您的位置 首页 宅男随笔

拜访孔夫子

那天午饭后,我前去拜访孔夫子,想请教他一个问题:一年究竟分几季?   “四季!”   “三…

那天午饭后,我前去拜访孔夫子,想请教他一个问题:一年究竟分几季?

 

“四季!”

 

“三季!”

 

“四季!”

 

“三季!”

 

刚走近孔家大院,就听见有人在院子里大声地争吵。

 

我从猫眼里一望,只见子路在和一个绿衣人争执,两个人都一手叉着腰,另一只手在对方的面门上指指点点,满脸青筋暴露,唾沫横飞。如同两只斗红了眼的公鸡。

 

“是谁在此喧哗?”孔夫子从屋里走出来,边走边问道。

 

两人顿时停止了争吵,绿衣人仍然一手叉着腰;另一只手插进裤兜里抓住了手机,摆个马步,仰望天空,仿佛要在某个云朵里寻找个什么小鸟来。

 

子路转过身对孔夫子深深一揖:“适才,我正在打扫院子,这个人要见你,我说夫子在书房读书,有什么事跟我说就行了,他说,一年分几季?我说四季,他不依不饶,硬说是三季。因此发生争执,惊扰了夫子,实在不应该。”

 

“哦,原来是这样。”夫子看看绿衣人,转向子路道,“一年就是三季嘛。”

 

“你瞧瞧,还是夫子明白事理,一年肯定是三季。”绿衣人指手画脚的说道。随即一转身,扭头朝着子路“呸”了一声,余怒未消地朝大门走来。

 

“怎么会是这样呢?”

 

我猛地推门而入,与绿衣人撞了个满怀,绿衣人骂骂咧咧地走了。

 

我上前对夫子深施一礼,开言道:“刚才夫子所说当真?”

 

“然也。”夫子说。

 

“可是……”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夫子接着说道,“一年究竟分几季,这得因地理位置而异,通常说的一年四季,是指地球的南北温带,那里的春季草长莺飞、繁花似锦,气候宜人,夏季则是骄阳似火,酷热难当,秋季则是秋高云淡,百叶凋零,到了冬天,又是滴水成冰,雪被原野。四季变化,界限分明,周而复始。但有的地方,如赤道附近就只有夏季;南北两极属于极地气候,只有冬季;还有……”

 

“照夫子这么说来,一年究竟是几季呢?”我插嘴道。

 

“那依你之见呢?”

 

“以前,我们对一年四季的说法深信不疑,后来听说云南昆明市四季如春,河北承德气候宜人,今年我又在玉门关外呆了近一年时间,那里不见有春、夏两季,只有秋天和冬天,故而对一年四季的说法产生了怀疑,因此,才来请教于夫子。”

 

“如此看来,一年分一季、两季、三季、四季都有道理。”夫子说道。

 

“那么,请问夫子刚才你对绿衣人说一年是三季是何道理呢?”

 

“你看看那绿衣人。”夫子解释道,“浑身着绿,就是属蚂蚱的。

而蚂蚱一生之中只经历过春、夏、秋三季,压根儿就没有见过冬季,跟那样的人去争执,也是枉然,还不如依了他,让他早早地离去,免生事端。”

 

“但我总觉得夫子是另有隐情,才曲意迎合他的呢。”

 

“此话怎讲?”

 

“你其实也知道,那绿衣人并非是什么属蚂蚱的,他是司马大夫的小舅子,你如果不依了他,就会得罪司马大夫,这样一来,你那年薪六万还要不要?你那办学经费还要不要?你的私立学堂还开不开?再说了,你向每个弟子收取十条干肉,算不算违规收费?随便找你茬儿,治一治你,你就又会变得慌慌如丧家之犬,忙忙似漏网之鱼……”

 

“大胆!有你这么跟夫子说话的吗?”子路忍无可忍,边说边冲过来,一拳将我打翻在地,我一骨碌坐起来,醒了。

 

回想起梦中的情景,悔恨不已,我怎么能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呢?我狠狠地扇了自己一个大嘴巴,抓过手机一看:早该上班了。

粉波网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abcminc.com/123.html

作者: 粉波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