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宅男随笔

闲话葬礼

如果你能亲自设计自己的葬礼,你会怎么做? 我想起前段时间网络上“黑人抬棺”的视频。视频中,身着黑色西装的殡葬专…

如果你能亲自设计自己的葬礼,你会怎么做?

我想起前段时间网络上“黑人抬棺”的视频。视频中,身着黑色西装的殡葬专业团队肩扛一个大大的棺材,伴着动感十足的背景音乐,发出迷人的微笑,踩着鼓点跳起抬棺舞。何等的洒脱和快意!并非像电影里惯用的葬礼加雨的组合,每位来宾脸上都阴沉沉、灰蒙蒙——抬棺舞兴盛的加纳共和国总是骄阳似火。

这一定和文化基因有关。如果说,我们哭泣着降临于世是既定事实,那为何,我们不能去选择笑着离开呢?一个人的死亡,意味着生命的结束,但这之后,一定还有他留念或留恋着他的人或事物。以积极的方式说:“此生不虚此行,谢谢你们,永别了!”这样很大程度上能减轻生者痛苦的程度。

但是我没有经历过这样的葬礼。也许正是受文化影响,我对葬礼的印象都是肃穆到阴冷且嘈杂的。这两点毫不矛盾。它们来自我对三个地方的记忆——医院、殡仪馆、墓地。肃穆与阴冷来自亡者,而医疗仪器警告的滴滴声、撕心裂肺的哭声是嘈杂的。交谈声、宣告声、震耳的殡葬乐声是嘈杂的。道士快速又聒噪的做法声是嘈杂的。没有人的脸不是痛苦和疲倦的,除了平静的亡者。我的确不喜欢这样的葬礼。它给人带来的不是释然和理性的思考,而是依靠吵声和闹声一味宣泄情绪——而且是负面情绪。特别是殡仪馆和墓地的葬礼,这种渲染方式简直是和流水线车间做出来的一样,让人感慨之余还有点无奈。

如果我能亲自设计自己的葬礼,我一定会避免这种模式化。你说我对“独特”的价值太过在意也罢,但不得不承认,越个性化的东西也就越容易直击灵魂。葬礼就该这样——和来宾的灵魂面对面交流,毕竟,自己的葬礼多多少少都有点私心:拜托哎,我都死掉了,至少这个时候,你们能不能多想想我?

上次和老妈聊起的时候,她似乎很惊讶于我的想法。可惜的是,我们没能进行有效的深入交流——她表示,她不想在生前了解到自己葬礼的任何细节。于是,我们的对话在开头的问句后就戛然而止。

粉波网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abcminc.com/145.html

作者: 粉波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