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宅男随笔

见风

调过座位后,坐在了窗边,个人认为这里是观看川附风景最好的地方之一,能看到对面庄严的逸夫楼,还有夕阳下的体育馆,…

调过座位后,坐在了窗边,个人认为这里是观看川附风景最好的地方之一,能看到对面庄严的逸夫楼,还有夕阳下的体育馆,一点星子,一轮月亮,还有些许不期而过的飞机,有树有光有风。

抛开那些纷繁的景致,窗边也是能够彻彻底底感受风的气息的地方。

一天下来,天色由暗至明,小雨微暗,雨停至晴,再到黄昏时褪去钴蓝的天色,和贯穿始终的风。

可能和别的女孩不同,她们喜欢明媚的春日,慵懒的夏日,抑或裹得严实的冬日,我却喜欢十几度的秋日,有点灰蒙蒙的阴天,雨天,还有像今天这样刮大风的日子,很难说清自己喜欢它们的那一点,词不达意,但仍想写下些晦涩的文字,记录此刻观感。

相反于狂风骤雨前宁静祥和的气氛,我更青睐力量微倾使树木刮得潦倒的样子。我能感觉到风从耳旁呼啸而过的声音,发梢被吹的不受控制,这样就算挡住视线也无妨了,在此中才能真真切切地感受到自然最原始的力量吧。

它会卷起落叶,带走微尘,把没关好的门吹的“邦邦”直响,穿堂风带着“呜呼”的声音,把窗帘吹的飘零飞舞。突然就想起武汉那个一直被记录的窗帘来,它一天一天在阴雨和大风里飘着,飘着飘着,叶子就发芽了,树慢慢也就长起来了,城也一点点的变好,所以“发泄”的风也并没有人们想象中的那么坏吧,我想。

喜爱这样天气的原因之二,大概是温度吧。我猜想有大风的六月初大抵也能降到十几度左右,虽算不上我最喜爱的那种天,但还是私心想着能够是17度。

像《半半》里说的那样:会好起来的,这世界自己会改变的啊,那就去依赖它吧,今天12度,明天17度,我会好起来的,今天很冷来着,明天会很温暖,我最喜欢17度,很适合散步的温度啊,正适合恢复的天气。大抵能够借此找到一个理由依赖一下天,依赖一下风,把愁思都带走,放空一下自己。不热不冷,一切也就刚刚好。

圣人说的“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大概是不能在我这个文科生身上奏效了,我还是会因为外物的好坏而或喜或悲。生活的真实感也是通过这样的喜乐悲欢和我建立联系的。有风的日子里,你不用再考虑头发有没有乱,刘海有没有飞,衣服有没有拉正……

联想到昆德拉所说:“她和生活的联系只赖于一根细线。”那我和生活的联系也不过一阵风而已。我能知道自己落到了细线的另一边的时间,也不过一瞬而已。

云还是淡淡的,很轻,天空是纯度很低的灰色,“行云流水”的时间从风间穿梭而去。

又是平凡的一天啊。

风还在刮,我透过窗子听着风声,想着迪迪写到的《见风》,等待着快要到来的雨。

再次感谢看到这里的你能够听完我的碎碎念。

粉波网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abcminc.com/147.html

作者: 粉波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