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宅男随笔

墙上的伙伴

黄宏和宋丹丹演的一个小品中有这么一个镜头:宋丹丹把一份报价单糊在了天花板上,看的时候伸脖仰头地在床上走来走去。…

黄宏和宋丹丹演的一个小品中有这么一个镜头:宋丹丹把一份报价单糊在了天花板上,看的时候伸脖仰头地在床上走来走去。每次看到这儿,我都会心一笑,不由得想起自己的学生时代。

我上小学的时候,除了课本,能找到的读物几乎为零,而我那时侯却如饥似渴地迷上了读书。妈妈用来夹鞋样的一本书,早已发黄了,没头也没尾,是介绍中草药的,插图是许多植物,我也津津有味地读了好多遍。毫不夸张地说,只要是有字的东西,都会让我爱不释手。

那时农村住的是土坯房,过年要糊墙。买纸是舍不得的,爸爸便从单位拿回一沓旧报纸,这些报纸还是那种小四版的日报。报纸拿回来已是年根了。妈急忙用面粉打成糨糊,我的任务是在一张炕桌上铺开报纸,用刷子抹上糨糊,提起来递给妈妈,妈妈再把报纸整整齐齐地糊在墙上。用报纸糊墙,我感到实在可惜,可又无可奈何。妈妈总嫌我磨蹭,催我快点,再快点,可我就是快不了。原因是每一张报纸我都想尽量把好看的一面留在外面,以后还有机会看,如果糊在里面可就再也看不到了。为了选择,我没少挨妈的骂。

糊完墙后,我一门心思都在三个房间的墙上,但年前的活儿实在太多了,又是搞卫生,又是蒸包子——我抽不出时间看墙上的报纸。好不容易熬到了大年初一,一切就绪了,其他孩子穿着新衣,戴着新帽,放着鞭炮,在外边疯玩。我安安静静地躲在炕上看墙上的报纸,姿势比宋丹丹夸张多了:有时端坐,有时躺倒,有时站着,有时又踩在被子、枕头上——在接缝的地方,有的报纸是倒着糊上去的,我就只好随时调整阅读的姿势了。看完一个房间,再转移到另一个房间。最让我痛心疾首的是看到“上接x版”或“下转x版”这样的字眼,那也就意味着我永远不知道文章的开头或结尾是什么了。没想到有一次出了意外。

那年,爸拿回的报纸比往年多,妈就把一个房间全糊上了,包括房间的整个顶棚,而不是以往那样只糊炕的周围。我转战三个房间,看完了所有能看到的,便把注意力放在了顶棚上。我先搬来一个高凳子,上面再摞上两个小凳子,爬上去,仰着脖子艰难地看了起来,当看到一个叫《诗歌与爱情》的相声时,我忘了自己是站在高高的凳子上,向前移了一小步,一下子摔了下来,磕得鼻青脸肿。这次意外倒让我因祸得福了。爸看我这么喜欢读书,便向人咨询了一下,给我订了《儿童文学》《少年文艺》,竟然还有《收获》!之所以没订报纸,是因为那时邮局投递不及时。但只要爸爸回家,必定把厂里的日报带给我看,新与旧对我来说无所谓。我那时觉得自己简直成了天下最大的富翁了。

订这些杂志不算贵,在现在看来差不多等于白送。可当时,起码是对我们家来说,那是一笔很可贵的开支。因此,我非常珍惜这些来之不易的杂志。

我对读书的兴趣便这样开始了,并越来越沉迷其中了。我的语文一直比较出色,作文总有那么一点与众不同的地方。在“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还十分盛行的时候,我义无反顾地选择了文科,并如愿以偿地走进了大学中文系。

忠心地谢谢你,我昔日墙上的伙伴、今日生活中必不可少的朋友。

粉波网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abcminc.com/162.html

作者: 粉波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