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宅男随笔

1983年的春晚

1983年的春晚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对春晚不再有那种如饥似渴的期盼了。 曾经,每一年除夕前很久很久,我就非常…

1983年的春晚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对春晚不再有那种如饥似渴的期盼了。

曾经,每一年除夕前很久很久,我就非常关注所有关于春晚的花絮。每一个花絮都让我对春晚的期盼更加急切。

为了完整地看春晚,我会在晚会开始前把所有该干的活儿干完,早早就守着电视机,从演员的准备看起,看所有的春晚回顾,眼睛盯着挂钟,看着时间的脚步如何地停滞不前。

终于,时针指向了八点。随着电视里的欢呼声,我的心跳也加速了。我的双眼一眨不眨地盯着屏幕,唯恐漏掉任何一个细节。

看节目的过程中,我有一个经常性动作,就是眼睛下意识地瞟向钟表,总是担心时间走得太快,12点如果到了,春晚也就到了尾声了。

什么时候不再这么期盼了?

我可以在春晚节目上演的时候,去厨房干干活;我可以站在窗前,久久地看着窗外绽放的烟花……反正,春晚不再是我关注的唯一对象了。

这时,1983年的春晚出现在了我的记忆里。

那年,我们村买了第一台17寸黑白电视机,放在大队部。

 

那年除夕,为了看电视,我和妹妹连团圆饭都没吃,唯恐占不上一个好位子。

可我们还是去晚了。

电视机早被搬到了大队部外边的院子里。中间密密麻麻坐满了自带小凳的村民,四周围着一圈站着的观众。我和妹妹只好挤在侧面,视线差不多和屏幕在一个平面上。

那年对刘晓庆和李谷一印象深刻。

刘晓庆怎么会那么漂亮呢?打扮得怎么那么好看呢?李谷一唱歌怎么那么好听呢?那种声音以前怎么就没有听过呢……

 

这一切固然印象深刻,但更深刻的是——冷!

 

除夕当然算冬天,30年前的冬天比今天的冬天更冷,尤其是乡下的冬天会更冷。

我和妹妹伸长脖子,从人与人的缝隙里艰难地看着春晚。双手拢在袖筒里,双脚冻得没有了知觉,想跺跺也不行,没有空间啊。

我穿着妈妈做的棉窝窝,双脚都冻麻木了。但就是冻掉了,我也舍不得离开缝隙中的屏幕。

妹妹捅捅我:“姐,让我穿你一只窝窝。”

我的第一反应:“为啥?”

“我穿的单鞋,脚实在受不了了。”

“你疯了?为啥不穿棉窝窝?”

“我舍不得穿嘛,我想明儿过年再穿新窝窝,我的旧窝窝太破了。”

我穿着棉窝窝还冻得不行,妹妹穿着单鞋不知会冻成什么样子。我把左脚的棉窝窝脱掉,给了站在我左边的妹妹,我的左脚穿上了妹妹的单鞋。

那时妈妈给我们做的棉窝窝是不分左右的。左脚冻得实在不行了,我就把左右脚的鞋换一换,妹妹也一样,我们终于意犹未尽地看完了1983年的春晚。

回到家,我和妹妹赶紧钻进被窝,好半天都没有暖和过来。

但那年的春晚,让我和妹妹回味了很久很久,每一个镜头都在大脑里无数次地回放,成了我记忆中最深刻的一届春晚。

粉波网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abcminc.com/164.html

作者: 粉波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