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宅男随笔

花开富贵

“看我的衣服好看吗?” ” 我正在洗碗时,秀花婶拿着一件新衣服来了。   “哟!谁给你买的衣服,这么…

“看我的衣服好看吗?”

我正在洗碗时,秀花婶拿着一件新衣服来了。

 

“哟!谁给你买的衣服,这么好看。”我指着身边的马扎让她坐。

 

她没有坐,而是把马扎向旁边挪了挪说:“是我家三媳妇买的,花了六十多呢。”她故意放大声音说,“还是真丝的。”

 

我把手在围裙上擦干净,摸了摸说:“你还别说,三媳妇儿挺有眼光的,绿叶配大红,这大红的牡丹多好看,多喜庆,你穿上一定好看。”

 

“好看吧!好看吧!”秀花婶笑成了一朵菊花。

 

“好看,一定好看。”我继续洗碗。

 

“你看我这记性,忘了一件事。”秀花婶拍着脑袋说,“我磨了点苦荞面,给你装了一些,忘了带过来了。”

 

“待会儿你过来拿,我先走了。”她边说边站了起来,抬腿就走。

“急啥呀,家里蒸大白馒头呢?”

 

我收拾了一下,就去了她家。她的小院子里种着红的,白的,粉的,各样的花。

 

“秀花婶。”我喊了一声就径直走了进去。来到屋里,秀花婶半倚在床头上,擦着眼泪。

 

“这是唱的哪一出?”

 

秀花婶红着眼睛,拉我坐下。她擦去眼角的泪珠滚,她叹了口气。“孩子们心里,还是有我的。”

 

“可不是,你看她给你买的这衣服,多么精神。赶明,你就穿上它,去大街上跳舞,保险迷倒一大片。”

 

她噗嗤一声,笑了。

 

她的眼睛望着别处,望着墙上的那幅《花开富贵》。

 

红红的牡丹花比秀花婶那件衣服的牡丹花颜色暗了些。

 

“三媳妇儿才几天不和我吵架了?嫌我做的棉衣太大,嫌我给老二家看孩子,嫌我偏心。”她兀自絮絮叨叨地说着。

 

这事我是知道的,秀花婶有三个儿子,好容易把他们拉扯大,又要给他们看孩子。

 

常常,她抱着一个,拽着一个。孩子们又很调皮,她拐着腿,追都追不上。

 

三媳妇儿爱玩牌,把孩子往她院子里一放,也不管她还看着一个刚会走的。

 

“别和孩子们一般见识,她那时年轻。现在,多么好,还惦记着给你买这么贵的衣服。”

 

秀花婶又擦了擦眼睛,慢慢地抬起胳膊,还是忍不住唉呦了一声。

 

她上房晒地丁时,从梯子上摔了下来,胳膊摔骨折了,到现在还不时疼痛。

 

“真是人凭衣服马凭鞍,这衣服穿在身上,倍漂亮。”我故意逗她,“穿上这新衣服,再嫁个好老伴儿。”

 

“七十的嫁个八十的,光剩下吃了。”秀花婶说完,我俩哈哈大笑。

 

回到家,我熬了些粥,放了点她给的苦荞面。

 

我忽然想起来,秀花婶的男人,就是傍晚没的,才三十五岁,死于心梗。三个儿子,大的才十四岁,小的才五岁。

 

夜里,我都睡醒一觉了,看见她家还亮着灯,院子里咯吱吱吱的响着。

 

准是在碾谷子,一个人拖着磂碡,连个帮忙的人也没有。

 

唉,她是个苦命人。

 

我抬头一看表,都夜里两点多了。都说晚上不能想事,越想越睡不着。

 

我迷迷糊糊,躺在床上似睡非睡。

 

也不知过了多久,只听得门前一片喊声:“快点来人,去喊她的儿子们!”脚步声又乱又急。

 

我一激灵就醒了,睁开眼一看,天刚蒙蒙亮。

 

我胡乱地蹬上鞋,也顾不上洗脸,就跑了出来。

 

“好好的,人就这么没了。真是昨晚穿上鞋,不知道明天还能穿不穿。”

 

大家纷纷七嘴八舌地说。

 

还是多儿多女多福寿。你看秀花婶的葬礼,多气派。光是小戏,就有三台。

 

“花钱请小戏,怎么秀花婶活着的时候,不琢磨着对她好点?”

 

“你们看,秀花婶穿着新衣服呢,衣服上大红的牡丹花真好看。”

 

粉波网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abcminc.com/186.html

作者: 粉波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