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宅男随笔

鸡同鸭讲的爱情

他是美国飞虎队的大头兵,她是有些医疗知识的农村姑娘,本来没甚干系的他们,因为一场战争,聚到了一起。 那天,他所…

他是美国飞虎队的大头兵,她是有些医疗知识的农村姑娘,本来没甚干系的他们,因为一场战争,聚到了一起。

那天,他所在的部队受到袭击。尽管他们负偶顽抗,依然寡不敌众,彻底败北。最后剩下他和一个伙伴逃了出来,还未庆祝脱险,两人所乘坐的飞机就直直的落下来,只听“碰”的一声,飞机彻底散架。

 

又饿又困的他只觉眼前一黑,就彻底没了知觉。

 

再醒来,就看见她的身影。

 

用着他听不明白语言关切地询问,他一愣,用着她听不明白语言生硬回应,就这样,开始了他们鸡同鸭讲的交流。

 

明明互相听不懂对方的语言,却因为关怀的眼睛,温柔的语气,渐渐熟悉起来。

 

有天,她说,“我教你学习中文吧!”

 

他身子不由自主的向前倾,好像离得近些就能够听明白她的意思,但实际是徒劳,他也知道,但每次都忍不住这样做。

 

见他沉默,她以为他同意了。

 

于是指着杯子,字正腔圆地吐词,“杯子。”

 

他皱眉,以为她是在问这是什么,于是慌忙答道:“cup”。

 

从这天开始,他们开始互相学习对方的语言。

 

时间一天天过去。

 

他本来以为,与部队失去联系、异地他乡养伤、同伴死去只剩自己的日子,相当难熬。

 

可实际上,因为有她的存在,日子似乎也没有那么难熬。

 

他们约定多用对方的语言说话。

 

比如吃饭了,她会说“eat饭。”她还没有学习“饭”这个字的英语。而他则会说“吃food。”他还没有学会“食物”这个词的中文。

 

外人觉得别扭,因此不论他俩谁开口,都忍不住哈哈大笑。

 

为了避免对方尴尬,现场只剩他们自己的时候才会如此说话。

可这样的情况实在少之又少。

 

由于日方的猖獗,她这个临时的小诊所里塞满了人。

 

每天她都像个陀螺似的忙得团团转,一天里虽说经常见面,单独相处的时间少之又少。

 

有段时间,看她白日忙碌,晚上同他学英语,整个人累得憔悴不堪,想让她放弃。

 

可他还没学会“放弃”这个中文词语,所以无法表达出自己的心意,在他的期待与纠结中,如金子般的时光就这么缓缓流走了。

 

他从未放弃过学中文,哪怕是被身上的疼痛折磨得大汗淋漓。

 

他经常默问自己为什么?是担忧?担忧他不能给她一个未来。是难过?难过他未能如正常人一般站起来拥抱她。是焦虑?焦虑她会拒绝他。

 

那天,日军又来扫荡,他在转移的时候由于走路太急,腿又疼了起来。

 

他一直坚持,实际证明,他高估了自己,一如他高估了自己对她的爱。

 

他大声呵斥,用尽各种办法让她走,她都坚定如钢的带他一起走。

 

枯瘦的她咬牙肩负他前进,豆大的汗珠,粗暴的青筋,咬破的嘴唇,每每想起,他都心疼如绞。

 

无数的日子里,他都想着若她当真离开,他是否舍得?每次答案都是不舍得。

 

于是,他决定向她表达爱意。

 

虽然不知道中文的“我爱你”如何叙说,可这难不住他那聪明的脑袋。

 

他小心翼翼又忐忑不安地向其他中国伤友询问:“我吃饭,我爱夏天,你很好。用中文如何说。”然后把“我”“爱”“你”三个字组合在一起,不断的默默练习。

 

那天,是“七夕”。

 

临时搭建的诊所内,有好几对男女互表爱意,有成功的,也有失败的。

 

他就打算向她表白,话到嘴边竟然吐不出一个字,脑子一片空白,竟然忘记了那些倒背如流的话语。

 

他十分紧张,她则温柔地看着他,眸子里带了几分期待。

 

终于,他战胜了紧张,冲着她说出了磨烂于心的三个字——“我爱你!”

 

然后他看见了他那心爱的姑娘眼神温柔如水,脸红犹如苹果,唇笑犹如桃花。

 

然后他听到了那张樱桃小嘴用着十分地道的英语说,“I love you。”

粉波网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abcminc.com/199.html

作者: 粉波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