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宅男随笔

救赎

强拆闹出了人命!   “钉子户”刚子娘和刚子媳妇暴死,主管的镇长胡振江这几天焦头烂额地处理善后,坐卧…

强拆闹出了人命!

 

“钉子户”刚子娘和刚子媳妇暴死,主管的镇长胡振江这几天焦头烂额地处理善后,坐卧不宁。

 

傍晚,他一个人喝了闷酒,酩酊大醉,怎么上的床都不知道,意识恢复时已是半夜。

 

“水,水……”他叫了几声,但老婆并没像往常那样半嗔着递上。

 

床那边空着,他这才想起老婆去“欧洲八国游”,走了快一周了。

 

头疼得像要炸开,骨头也像散了架。

 

恍惚间,他见窗户忽然打开了,一股阴风裹着些腥气钻了进来。

 

黑暗中传来一种声音,“沙沙”地,并伴有某种尖锐的挠地声,似乎一个精灵在痛苦地挣扎。

 

胡振江不觉打了个激灵,头发立了起来,额角渗出冷汗。

 

尽管在半醉半醒之间,他确信,这绝非幻觉,分明是有某种东西在他的卧室里爬行,像在寻找什么。

 

他惶恐地闭紧眼睛。

 

这声音在黑暗中格外清晰,有东西悉悉索索地摸过来,抓挠着床脚。他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儿。

 

“姓胡的!老子早晚跟你算账!”“挨千刀的,雷怎么不劈了你!”不止一个人这样咒他。这两年,他结的怨太多了,常半夜惊醒。

 

比如说,他低价转包村民的土地,狠捞了一笔,带头闹事的刚子被他设局收拾了。

 

有一天,刚子泼辣的媳妇闯进他的办公室,将一把菜刀插在他桌子上,他居然没敢报警。

 

又比如说,他与镇政府旁边开饭店的老板娘偷情,被老板发现。

 

那老板有次趁着夜黑,把胡振江的车逼停,带着几个汉子痛揍了他一顿,声称要打折他第三条“腿儿”。

 

最后胡振江花了三万才摆平,躲到外地养伤,猫了好一阵子。

 

刷刷,嚓嚓,呜呜,咔嚓……

 

胡振江越想逃避,那些抓挠人的声响越是入耳、入心。

 

一道闪电“刷”地撕破夜空,接着就是一声惊雷,窗子“哐哐”作响,有个巨大的黑影扑在窗上,“呜呜”的风中似乎还夹杂着女人的哭声。

 

他感觉肾上腺素哗哗地分泌,心怦怦狂跳。

 

平素总喝酒应酬,他不光喝伤了肝和胃,还喝坏了心脏,此刻胸口像压了块巨石。

 

冷汗渐渐湿透了衣背,酒彻底醒了。

 

这次并购镇上的农田,开发商往他家里跑了两趟后,除了撇下一张数码一串儿“0”的银行卡,还给他老婆奉上价值不菲的大钻戒及欧洲游团费。

 

这老板的背景比较牛,黑白通吃,做事狠辣。

 

胡振江拿人手短,在他的纵容下,进行了强拆,直到闹出人命。

 

这夜半魅影和各种异响,令胡振江魂魄不安。

 

屋里的那“唰唰、嚓嚓”的声音,抓挠完床角,又去挠他的门,他简直要窒息了……

 

从宣传干事做到村主任,又从村主任做到镇长,胡振江想尽办法发展村镇建设、招商引资,带领乡民发家致富。

 

那些年,他随便在街上一晃,就有四邻八舍拉自己回家吃饭。从几时起,他们一个个都躲瘟神似的绕着自己?胡振江乱七八糟地想着,想到了这次“村镇开发”。

 

强拆出了命案,被人举报到了上头,组织上便找胡振江约谈。

 

胡振江一想到这些,心口就一阵阵地紧和疼,冷汗直流,几乎虚脱。

 

好不容易挨到天蒙蒙亮,他爬起来。

 

镜子中的自己,眼里布满血丝,一夜间似乎苍老了许多。

 

刷刷,嚓嚓,咔嚓……

 

那些令胡振江恐惧的声音再度响起。

 

他抬起肿胀的眼皮望过去,猛地拍了一下自己的秃脑袋——是房地产公司的老板,昨天差人送来的大闸蟹,放在一个大塑料盆里。一个个张牙舞爪,有的逃出了塑料盆,有的仍在挣扎。

 

一场秋雨后,寒意渐浓,胡振江所住的院中落了不少黄叶。

 

他盯着螃蟹猜测:那些借着闪电出现在窗上的大黑影呢?也许是狂风吹歪的树影,也许是自己的错觉,也许根本就不是错觉?

 

胡振江小心翼翼地包起螃蟹,送进附近的小河里。

 

他默默合十祈祷,还给沉入水中的螃蟹鞠了个躬。

 

放生归来,心里竟有种莫名其妙的宁静。他开始整理材料和账目,决定去检察院……

粉波网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abcminc.com/201.html

作者: 粉波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