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宅男随笔

最后一面

刘老太太住8号病床。   这个病床是全院最好的,配套设施完善,有小厨房,独立卫生间,光线充足,还有两…

刘老太太住8号病床。

 

这个病床是全院最好的,配套设施完善,有小厨房,独立卫生间,光线充足,还有两张看上去昂贵的真皮

沙发。

 

最重要的是,一天二十四小时有专人守护。老太的吃喝拉撒完全不是问题,就算住院,也是滋润的。

 

比起大多数挤一个病房,共用卫生间,吃着难以下咽的饭菜的病号要好上千倍。至少许多小护士是这么认

为的。

自从半个月前住进医院,一个眉眼极像她的中年人来过两次。

 

每次都是衣着光鲜,拿着油亮的公文包,皱着的眉头似乎相当不耐烦,他有一种居高临下气势。

 

喜欢说:“我妈情况怎么样,要用最好的药,钱不是问题。我妈想吃什么就给买来。”“医生呢,主治医生为

什么不在?我很忙的,要签字赶紧。”他的态度透露着无比的优越感。老太太大多时候眯着眼,看表演一样

盯着儿子,嘴角有一丝嘲讽似的微笑,不说话。

偶尔有一位长相富态的女人跟着中年人来。

 

穿着一身名牌,大波浪卷发,脸上厚厚的脂粉掩饰不了疲倦和黑眼圈,十个指甲上着鲜红的油,衬着雪白

的肌肤。

 

一双凤眼目光冰冷地左看右看床上的老太太,仿佛在探究什么。然后就一屁股坐在沙发上。

 

不到半小时,富态女人会在中年男人的示意下站起来,对老太太说几句客套话,然后扭着腰两人一起离开。

 

有一次,有个小护士无意间听到富态女人说:“你倒是快问啊,得确定遗嘱写的是你名字,那可是有上千万

啊,要是老太太忽然挂了,问题就多了。”中年男人嗯嗯地应着。

消息传得很快。

 

好事的人总结出几点,一、老太太身家不菲,二、跟儿子媳妇关系不太好,三、这家有着典型的富贵人家

争遗产问题。于是,各种羡慕、猜测、嫉妒应运而生,甚至说老太太有私生子之类的荒谬事。

 

而流传在护士们中的是,老太太会经常打一个电话,说话声音非常温柔,充满关怀。诸如:“小白啊,你要

乖啊,要听话,要吃东西。”“小白啊,今天有没有出去晒太阳啊,你有没有瘦啊,放心,我没事的,会很快

出院的,你陪了我5年,我怎么舍得你呢?”还有很多,老太太在打电话的时候,神态安详温柔,声音软绵

得能滴出水来。

于是,小护士们像八卦的人一样,交头接耳地猜测,唤醒着全部的聪明细胞去断定着什么。

 

得票最多的结论是,老太太的这个不是私生子,因为不会用这样的语气说话,那肯定是孙子辈的。而且很

得老太太欢心,那对中年夫妇的担忧并不是空穴来风,这是明摆的事实,遗产的争夺者隐藏得相当隐秘。

 

老太太住最昂贵的病房,得到最高的待遇,不过是中年夫妇在讨老太太欢心。这人心啊!不需要多说,老

太太是得到众人的同情的。

 

日子一天天过去,老太太的病情时好时坏。好的时候总会打电话给小白,总是老太太说的话多些,在通话

中,还有一个叫林芳的名字,应该是老太太熟悉的朋友。老太太说着说着会掉眼泪。

 

老太太的儿子和媳妇一来,总会催促老太太赶紧叫律师来之类的话,然后匆匆离去,仿佛多待一秒脚都会

疼。其余的时候,老太太会盯着窗外那棵翠绿的大树,看得出神,她会幽幽地叹一口气,有着无奈、不舍

和幽怨。

 

老太太病情恶化是在那个大雨之后,倾盆的大雨下了两天,大风也刮了两天,把窗外的树叶吹得变了形。

 

中午的时候,老太太忽然剧烈咳嗽,然后是喘不上气。护士和医生很快就到了。在检查会诊之后,打了一

针,老太太才平静下来。

 

医生在床前说,要通知家属来,情况危急,要见最后一面。老太太睁开眼,说不要通知她儿子,她只要见

林芳,并且林芳不是一个人来。

 

在医生听了老太太的要求后,大家都为难了。有一个领导模样的医生说要请求一下院长。接着,大家都退了出去。

 

不到十分钟,院长和医生们一起走了进来。

 

院长很和善地对老太太解释,只能林芳进来,而要一同的就……因为医院有规定,不能违背。老太太恳求

着,流着泪描述着自己的思念。

老太太情况非常糟,医生悄悄通知了她儿子,那位中年男子。他立放下手头的工作飞奔来到老太太病床前。

 

老太闭着眼,看也不看,只念叨着小白小白。中年男子脸一下惨白,狠狠地嘀咕:“到底谁是小白,比我还重要?”

而院长办公室,正在接待一位衣着整洁的,自称叫林芳的中年妇女。

 

院长静静地听着林芳,不时喝一口茶。林芳说完,院长站起来,面有难色地说:“医院有规定,我也爱莫能

助。就算你带来了,守门的保安也不放你进来啊。”林芳眼睛一亮,赶紧说谢谢离开了。林芳一走,院长就

拿起了电话。

林芳离开医院一个小时左右就回来了,怀里抱着一个小被子,遮盖得很严密。守门的保安揭开被子看了一

眼说:“进去吧,这么小的东西,尽量不要打扰到别人。”

 

林芳感激地连连说着谢谢。一路到了8号病房,里面的医护人员都离开了。

 

原本微微闭着眼的,在病床上的老太太看到林芳,眼里有了光芒。

林芳小心翼翼地走到老太太面前,什么话也不说,再小心翼翼地俯下身,把怀里的小被揭开。

 

老太太看着,小被子里那只漂亮的腊肠狗,那对同样关怀的眼睛正滴溜溜地看着她,两行浑浊的泪流了下

来……

第二天下午,老太太安静地离开了。听说,没多久,律师就宣布,老太太所有财产都留给那只叫小白的腊

肠狗。

粉波网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abcminc.com/222.html

作者: 粉波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