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宅男随笔

白骨精的罗曼史

话说这白骨妖精独居深山几千年,百无聊赖,没有人陪她跳广场舞、侃大山、斗地主,最要命的是没有网 络,没有wifi…

话说这白骨妖精独居深山几千年,百无聊赖,没有人陪她跳广场舞、侃大山、斗地主,最要命的是没有网

络,没有wifi,想玩个游戏都不成。

 

一日,她心血来潮,把自己定位在了谈婚论嫁的年龄,并给自己定了个小目标——找一个可以托付终身的人

嫁了,她想感受一下婚姻的甜蜜和家庭的温馨。

 

然而,目标虽然小,但要实现,还并非易事。

 

在这人迹罕至的茫茫大山之中,到哪儿去找那心仪的白马王子呢?白骨精常为此事愁眉不展,寝食难安。

 

正当白骨精心灰意冷之时,便见打遥远的东方来了一队人马。

 

为首那人,骑着一匹高大的白马,仪表堂堂,气宇不凡,白骨精好不欢喜,暗道: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

全不费工夫。她立即幻化成了一个村姑,淡扫蛾眉,略施粉黛,手上挽着一个花篮,迎了过去。

 

书中暗表,这队人马,不是别人,正是奉了唐王之命,前去西天取经的唐僧一行。

 

唐僧稳坐马鞍,缓缓前行,突然抬头,见一美眉正用火辣辣的眼神看着自己,不禁心头一惊,世上竟然有

如此美貌之女子,唐僧端详着白骨精,眼睛久久地不愿离开。

 

“嗨,官人,到哪儿去呢?”白骨精主动给唐僧打招呼。随之,抬袖掩面,一脸娇羞。

 

“我、我、我们到处转转,女施主意欲何往?”

 

“我进山游玩,迷失了方向,能否让我跟你们结伴而行,走出山去?”

 

“当然可以,我们正觉得旅途劳顿,女施主如愿意同行,必然会增添不少乐趣,我等求之不得呢?”

 

悟空朝八戒与沙僧拌了个鬼脸,急急地往前面走远了。

 

白骨精纵身一跃,落在了白马之上,一伸手揽住唐僧的腰,侧着头靠在了唐僧的后背上。唐僧勒住了彊

绳,慢悠悠的走着,与白骨精嬉笑打闹,俨然一对回门的小两口。

 

看看天色将晚,悟空三人寻得一处陈年古庙,稍加打扫,等待唐僧过来,将就一宿,明天再走。

 

等唐僧与白骨精缓缓到来,已经是夜半时分。猪八戒早就饿得不行了,抱怨连天,见师父到来,假装睡

着。孙悟空在跟沙和尚比划石头剪子布,以此决定谁去找吃的。

 

“嗨,哥们,饿了吧,”白骨精一到,气氛一下子活跃起来,她自告奋勇的说:“想吃什么东西,我来想办法。”

 

八戒一骨碌爬将起来,拿袖子擦擦口水,盘腿坐着说:“不管是什么东西,只要能吃,尽管拿些来。”

 

白骨精一转身,端来了一蒸笼热气腾腾的馒头,又一转身,提了一壶老白干,并且说:“哥们敞开肚皮,吃

好喝好,不限量。”

 

猪八戒一口气吃了百来十个馒头,灌了几碗老白干,揉了揉他那随时都有可能爆裂的肚皮,打着饱嗝跑到

屋外草地上,倒头大睡。悟空与沙僧也说要出去方便方便,一溜烟跑得无影无踪了。

 

白骨精挽着唐僧要进里屋,唐僧说:“施主自己去睡吧,我在外面给你守着。”

 

“官人说哪里的话哦,都什么年代了,还那么封建,走嘛,走嘛,一起去睡。”

 

白骨精一边摇着唐僧的手,一边娇声娇气的说。拿眼睛直勾勾地盯住唐僧。

 

唐僧心头一热,一把将白骨精拥入怀中,拖进里屋,熄灯上床。颠鸾倒凤,不在话下。

 

唐僧把沿途的一应事务交由悟空管理,自己与白骨精朝夕相伴,夜夜笙歌。

 

一路无话,转眼半年有余,每每白骨精提及他们俩的婚事,唐僧总是推诿搪塞,顾左右而言其他。

 

这日,白骨精对唐僧以要挟的口吻说:“如果你不给我一个明确的答复,我将离你而去,永不回头!”

 

唐僧一改平时的温文尔雅,对白骨精吼道:“要走就走,没有人会留你!”

 

“难道我们之间的感情就一文不值了吗?”

 

“你真幼稚,实话告诉你,现在我是在出公差,与你玩玩是可以的,但是,我既不能把你带到西天净土,更

不能把你带回都城长安,你好自为之吧。”

 

白骨精闻言,如遭五雷轰顶,一转身便没了踪迹。

 

白骨精返回山中,象是经历了一场噩梦。

 

想起唐僧,气就不打一处来,那唐僧看起来还人模狗样的,实则是那么的薄情寡义,算我瞎了狗眼,白白

的耗费了青春……

 

“哎,”白骨精想着想着,一拍脑门,有了。

 

其实那个大师兄人还不错,虽然毛头猴面的,心眼一点儿都不坏,跑点路,弄点吃的,毫不含糊。俗话

说:“嫁汉嫁汉,穿衣吃饭。如果跟了他,不就吃穿不愁了吗?”

 

主意打定,白骨精立即改头换面,浓妆艳抹,穿金戴银,飞身前来,落在路边,挡住了唐僧师徒的去路。

 

唐僧窃喜,这不又是天降美人么?

 

正要上前搭讪,白骨精径直跑到孙悟空面前,娇滴滴的说道:“猴哥,加个微信好吗?”

 

“当然可以。”悟空连忙回答,一边打量着白骨精,一边掏出手机毕恭毕敬的递了过去。

 

以后的日子,悟空便与师徒们聚少离多。

 

唐僧也睁只眼闭只眼,不闻不问,只是八戒经常抱怨,大师兄为人不地道,重色轻友。

 

相处了一段时间,白骨精发现孙悟空那双眼睛有些吓人。有几次悟空举起手中的金箍棒,就要打她,她被

吓出了一身冷汗。

 

一天,她趁悟空心情好,向悟空提及他们的婚事。她认为,只要悟空把她堂堂正正的娶过去,她就会有了

安全感,他总不至于当众承认自己的妻子是妖精吧。

 

“还是算了吧,看在我俩相处一段的份上,我不揭穿你,不将你一棍子打回原形,就算是仁至义尽了,你还

是哪儿来就回哪儿去罢了。”

 

白骨精见事已至此,只好离开。

 

回到山中的白骨精,前思后想,忧郁成疾。

 

后来,她又想到了猪八戒,虽说猪八戒相貌粗鄙,贪吃贪睡,但人好当不得饭吃……

 

白骨精不敢再往下想了。她知道,猪八戒在高老庄还有一个明媒正娶的老婆,我不可以去给他当小三的。

再说了,猪八戒还跟嫦娥有一腿,这样的男人靠不住。

 

白骨精还想到了沙和尚,那人能吃苦,少言寡语,会疼人……

 

算了,白骨精又不敢往下想了,我怎么的也是个大美人,一朵鲜花,就是枯了,也不能插在牛粪上呀?

 

看起来,世界上真是没有一个好男人。

 

白骨精万念俱灰,还原成了一堆白骨,永久性的躺在了大山之中。

 

粉波网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abcminc.com/224.html

作者: 粉波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