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宅男随笔

那年那月的事

他喜欢卷着裤脚,给人感觉像是刚刚插秧回来。可是他走起路来,却是端庄、稳重。 车站门口的车夫们都是主动搭讪旅客,…

他喜欢卷着裤脚,给人感觉像是刚刚插秧回来。可是他走起路来,却是端庄、稳重。

车站门口的车夫们都是主动搭讪旅客,坐车吗?去哪呢?他倒好,愿者上车,一副姜太公钓鱼的态度。

夏天晚饭后,街坊四邻坐在屋檐下乘凉,侃大山,只有他闷坐在屋里。
他家是寂静的,尤其是夜里。

除了万不得已要说话,他一般不开口。他好像自成一个世界,古镇里的任何事情好似都与他无关。

他曾经是个活泼开朗才华横溢的年轻人,76年县里唯一保送去北京上大学的名额落在了他身上,古镇的人都说他家祖坟冒青烟了,日后必定大有出息!

可万万没想到的是,半年后他从学校回来了!回家后的他像变了一个人,再没有踏出家门。没人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在人们的猜疑中,他的父母带着遗憾相继离开了人世。他的姐姐出嫁广州前去了趟北京,回来给弟弟带了一封信。

他的眼角掠过一丝惊慌,他颤抖着手接过信。信笺里娟秀的字迹像一把冲击钻插进了他的心,一阵巨痛后,他觉得他的心有了知觉。

他的脸上滚下了晶莹的泪水。他打开小窗深深地松了一口气,一朵暗室里的菌子终于见了天日。

“姐,你该去广州了!”

姐姐手里的杯子摔在了地上,这是弟弟从北京回来后说出的第一句话!姐姐把弟弟抱紧,父母临终前嘱托她照顾好弟弟,弟弟开口说话了,姐姐这一刻反而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任凭眼泪哗哗地流。

姐姐帮弟弟置办了人力车,安顿好弟弟的生计后,启程于已经推迟了很多年的城市。

他的世界也许荒凉,也许兵荒马乱,他一直不愿意和人交往。他白天拉车晚上回家,俨然一个老舍笔下骆驼祥子的模样,不同的是这个祥子曾经上了半年大学。

时间煮雨,古镇的人看着他在四季中走过了最好的年华,偶尔也有人叹息当年的高材生如今活成这样。

社会变化很大,经济飞跃物质条件在上升,古镇所有人都在不同程度的改变,唯有他,固执地活在自己的世界里。

一个细雨飘零的傍晚,姐姐回来了!

姐姐看着弟弟斑白的头发,她百感交集,想起弟弟上大学前的意气风发,她的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

姐姐又带回一封信!

弟弟仍旧是颤抖着手接过信,娟秀的字迹!弟弟的眉头像是多年撑不开的伞终于展开了,泪水无声地淌过他那不再年轻的脸上。

“姐,明天帮我收拾一下家!”

“好、好的。”姐姐擦干了泪水。

第二天,阳光明媚。姐姐说所有的东西都不要了,弟弟说柜子留下。姐姐发现柜子里堆满了五元十元的钞票,这些钱散发着一股霉味,有些钱手一碰就碎了,姐姐不吭声,弟弟的心不能再受打击了。

“银行卡,收好,你柜子里的钱都存进去了。”姐姐偷偷往卡里打了一笔钱。

他说他要把人力车换了,买一部三轮车,要开始认真赚钱!他脸上的雾霾换成了早晨的阳光。

他的眼神充满了期盼,想到即将到来的见面,幸福的笑容频频地出现在脸上。

慢慢的他家里有了一些即将参加高考的学生,房间里开始飘荡着他朗诵英语的声音。

他从脚趾到发梢散发出春天的味道。走在街上的时候,人们恍然想起他的青春,至于流逝的年华,那也许是命运的安排吧!

两年后的秋天,他离开了古镇,没人知道他去了哪里。

秋末,古镇来了个风尘仆仆的男人,男人说着一口京腔,找到他的家,房门紧锁。

邻居接待了远方的来客,男人是他76年大学里的室友,他说这些年一直惦记着他,没想到来得不巧,男人很失望。

知道他的一些事情后,男人带着不可捉摸的感伤,眼睛呆呆凝视着地上。
男人沉痛的还原起当年发生的事情。

当年样貌不凡的他在学校与她一见钟情,她并不嫌弃他来自遥远的小镇。
一个礼拜天,他让人诬陷偷了手表,她不想心上人受委屈,极力维护,言语和肢体冲突之下她失手将诬陷方推至楼下。

她因此被判了死缓,有一年她在监狱里救了狱友,立了功改为有期徒刑,算算时间也该出来了,可怜的人,男人说。

粉波网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abcminc.com/240.html

作者: 粉波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