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宅男随笔

脱      发

老张脑门锃亮,小张头发乌黑发亮。 他们是父子更是朋友。 老张最爱的是他的工作,小张最爱的是他的头发。 老张每天…

老张脑门锃亮,小张头发乌黑发亮。

他们是父子更是朋友。

老张最爱的是他的工作,小张最爱的是他的头发。

老张每天忙到深夜,小张则为他的头发操碎了心。

小张是村里第一个用上洗头膏的人,就为这事,老张拎着碗口粗的木头棒子,追着他跑了三条街,边追边

不满地吼叫“一个男孩干吗学那些娘们的作风。”

 

快上初中的小张边撒丫子跑边在心里不满地翻白眼:切!学你光头就是男子作风吗?

“兔崽子,跑得还挺快!”老张首先停下来,望着在他前面几步此时正呼哧呼哧喘气的小张,笑着说道。

小张明白,老张是让着他的,一个身经百战的警察怎么会追不上一个半大孩子?这就是他喜欢老张的原

因,尽管自己比较弱小,他却总是给机会让自己的赢。

可是自从上了初中学会生物这门课程以后,小张明白“遗传”无比强大的功能后,这喜欢就少了几分。惴惴不

安看好久,小张决定询问老张光头的原因,但又担心伤老张自尊心,于是换了一种委婉地问法。

“爹,我爷爷也是光头吗?”好不容易赶上老张有一天在家里吃晚饭,小张面带忧色,纠结良久,才忐忑不安

地问。

“不是,你爷爷头发浓厚了。”老张边狼吞虎咽地吃饭,边含糊地回答道。

小张一颗悬着的心终于落下了地,看来老爸光头是自己身体的原因,而非遗传。那就是说,他乌黑的头发

依旧会好好地长在他的头顶上,意识到这一点,本来没有胃口的小张,也学着老张的样子狼吞虎咽的吃了

两个大馒头。

“行啊!小子。”老张边擦嘴边大笑着说。

“那是。”小张喝了一大口汤,不服气的昂头回答,“不吃那么多,怎么给我这一头黑发提供营养?”

“小子,你能不能爷们儿一点,别学那些小姑娘似的那么在乎自己的头发?”

“老爹,你能不能有仪态点,别整天学那电影里的古惑子似的光着头?”

“靠!老子是警察,人民警察。瞎了你的狗眼了看老子像古惑仔?”老张把眼一瞪,气势汹汹地骂道。

“爹,我是中学生,像你一样光头,老师会把我赶出学校的。”小张倒是慢条斯理,未有一丝愤懑。

这样的对话,在此之前,已经出现无数次。在此之后,也出现了无数次。可是爷俩都是犟脾气,谁也说服

不了谁。最后老张继续光着头工作,小张继续保持乌黑发亮的头发上学校。

老张从未想过有一天,还没到退休的年龄,腿就瘸了;小张也从未想过有一天,无论使用任何办法,他乌

黑发亮的头发都保不住了。

老张在一次追捕的过程中,不幸中弹。本就熬了两夜一天精神有些不好的他,瞬间就晕了过去。不过在晕

倒的时候,他狠狠地抱住了歹徒的大腿,歹徒焦急,连打带踢,严重的腿上重伤加重,纵然医生全力以

赴,这腿还是瘸了。

小张警校毕业,接替了老张的工作。

接替了老张工作后的小张,乌黑发亮的头发先是慢慢失去光泽,再是一缕一缕的掉,最后竟然和以前的老

张一样,脑门锃亮。

 

邻居老中医的儿子,子承父业,不止一次告诫小张少熬夜,不然这头发永远长不出来。小张总是哈哈一

笑,未曾当回儿事。没办法,事情太多了,即使整天熬夜还做不完,那能早点歇息?

二十年后。

老张有些老年痴呆,他已经忘记了很多事情,可帮小张打听治疗脱发秘方的事却没忘,逢人就说:“我家那

小子,从小喜欢乌黑的头发,不知道怎么回事儿现在竟然成了光头。你要是有治疗脱发的秘方,还请记得

告诉啊?”

大多数都点头称是,然后继续匆匆赶路,就是一些老邻坊会说:“这事你问自己就成了,当年你也是光头,

这不,现在也长头发了嘛!”

在老中医儿子的帮助下,老张渐渐有了一些头发,虽说稀疏如小鸭绒毛,但好歹是长出头发来了。

“我早试过了,对他不管用。”

夕阳下,小张低着光头任由老张捣鼓。老张看着小张的光头,犹如农户看着刚种进地的种子,一脸希冀,

一脸憧憬。

过了些日子,发现依旧没有效果,于是老张再打听别人的方法,再捣鼓小张的头发上,如此不断循环。

傍晚的阳光,晕黄暖暖,慈爱又轻柔地照在父子俩的身上……

粉波网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abcminc.com/242.html

作者: 粉波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