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宅男随笔

帮忙儿

小芸娘肺癌晚期要死了,就这一两天的事。 村里以老旺叔为首的为数不多的几个壮劳力来到七爷家,他们想要一起合计一下…

小芸娘肺癌晚期要死了,就这一两天的事。

村里以老旺叔为首的为数不多的几个壮劳力来到七爷家,他们想要一起合计一下“帮忙儿”的事,七爷在村里

德高望重,村里的红白事都是他帮着张罗。

在我们这里,谁家死人了,除了要找主丧的,还要找几个帮忙儿的,男的女的都有,分成好几组,在主丧

人的安排下分头做好报丧、采购、装殓、发殡、宴请宾客、抬棺罩等事项。

 

孝子贤孙只负责哭丧。

主丧的、帮忙儿的都是义务的,顶多管顿饭。

 

但这三天很忙碌,起早贪黑很不容易。得心的帮忙儿活干得漂亮,还给当事人省钱;不得心的那就是折腾

孝子贤孙、还花很多冤枉钱。

一般情况下,村里人缘好、德高望重的人家有丧事,帮忙儿的都是不请自到的。但是像小芸儿这样的,大

家有点不情愿。

小芸是独生女,爹早死了,她娘给她找了个倒插门的女婿,前年离了。按道理,像这样的门户小的人家,

老旺叔等人应该自发去帮忙,可是想到小芸的为人,大家又拿不定主意。

老旺叔问七爷:“七爷,你说小芸娘死了的话俺们该怎么办?”

七爷坐在炕上抽着大烟袋,忽明忽暗的烟火映着他那满是沧桑的脸。

不等七爷说话,老根说:“这还用问,不能去。让小芸自己发送她娘。就她这种人,整天在村搬弄是非,惹

得东家吵西家闹的主儿咱就不能管!”

老旺叔叹了口气:“你说咱真不管的话,她家门户小,连个近便人都没有,到时就怕……”

不等他说完,一边的冬瓜叔说了:“老旺,你是不是又心软了?你忘了她是怎么把你家大闺女上班名额顶去

了?你忘了她是怎么编排你家二闺女了?你家吃她的亏可是最多的!”

老旺叔叹了口气:“可那都是很多年前的事了。再说了,小芸不也遭到报应了,婚也离了,工作也丢了……”

老根说:“离婚那是她不正经闹的,还有在单位挪用公款,辞退她算是轻的了。她是自己作的。”

这时刘五子说话了:“叔们,给别人帮忙我一点意见也没有,给她我可是不管。她仗着有几个臭钱,眼里一

个人都没有。那年俺奶病重,想吃口冰,大热天就她家有冰柜,我去她家求着给冰块冰,硬是没答应。就

这种心狠的人就应该让她试试这种孤独无助的滋味。”

其他人还想说什么,这时七爷在炕沿上磕了一下烟袋锅子,大家静下来了。

七爷又磕了一下烟袋锅,然后才慢吞吞地说:“其实俺知道,你们早已经有主意了,要不也不会来俺这儿。”

老旺叔等人不语。

七爷继续说:“唉,谁也不能自己发送自己。小芸再不好,不能怪在她娘身上。人死为大,都是乡里乡亲

的。其实你们来找我只是来当我面说道说道,是不是?”

老根叔说:“可不是,七爷,哪能不管呢。觉得良心下不去。”

一边的六五子和老旺叔等也点点头。

七爷说:“老人们不是经常说‘不责人小过,不发人阴私,不念人旧恶’吗,这是做善事,咱们老少爷们都得去

啊。”

 

大伙点点头。

粉波网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abcminc.com/244.html

作者: 粉波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