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宅男随笔

杨乙己破产记

杨乙己就叫杨乙己,跟孔乙己没什么关系。   杨乙己是个讲师,讲课水平全国排名前十。这不是吹的,杨乙己…

杨乙己就叫杨乙己,跟孔乙己没什么关系。

 

杨乙己是个讲师,讲课水平全国排名前十。这不是吹的,杨乙己黑色皮包里随时装着“中国新生代十大金牌讲师”证书。再说了,新浪、搜狐这么说,头条这么说,抖音上也都是这么说的。

杨乙己讲课很具亲和力、穿透力,能迅速让人打开神秘天线,对接宇宙能量,调整气场、格局、运势和命格,从此走上家庭、人生和事业的坦途。这太有市场了,源源不断的个人、单位、媒体求上门来。

 

于是,杨乙己欣然应命,不辞劳苦,带上证书,夹上黑包,在全国巡回演讲,足迹所到处,中央商务区、创业创新中心甚至寺庙道观内,随处响彻着他振聋发聩的声音。

芸芸众生都在忙着赚钱,忙生存,杨乙己不用忙,他赚到的都是响亮亮的名头——第一教练、首席专家、特聘顾问、客座教授、访谈嘉宾、国学大师……

 

杨乙己最信奉“跟着亿万富翁赚千万,跟着千万富翁赚百万”。他最常说“B2B/B2C/O2O”、“模式/平台/资源”。最幸福的,要数杨乙己的夫人了,除了订票、接站、送站,就是收快递——日本智能家居马桶、限量版兰蔻驿动、防撞ufo无人机……

 

不过,杨乙己一边发达着,一边发觉同行们竟然都在转行:做净水机的,搞互联网的,玩人工智能的。还有包地的包地,养猪的养猪,跑传销的跑传销。

杨乙己从内心看不起他们。于是,他继续很用心、很辛苦地飞行、演讲。但讲课的机会却越来越少,杨乙己有时居然一个月都没处讲课去。

他慌了,也开始跟着同行们的步伐走向各个风口。这周北京,下周上海,今天陕西,明天贵州……

 

杨乙己总是一边吃饭,一边打手机,一边翻看投资学书籍。

 

每次见面,他都会兴奋地谈起一个又一个新的项目,从互联网到大中医,从主题宾馆到健康养老,从新化妆品到移动餐厅,从基金平台到方便米饭,这个项目3个亿,那个项目5个亿,随便做成一个抽取的佣金就可达七八位数。

杨乙己太忙了,他没时间带孩子,就说儿子根本不需要上学,将来会给孩子上全国最好的私塾;他没时间陪夫人,就说现在只管吃吃玩玩,将来会开房车带她环球旅行;他也没时间养父母,就说正在与人合作建设健康艺术养老体验国家示范中心,父母将可率先入住。

六月的一天,杨乙己接到电话,说他爸爸被车撞了,住院治疗和交通理赔都要找人找关系。杨乙己此刻还带着弟弟正在北京参与一个50亿元的大项目,说有可能拿回0.5%的佣金,就让朋友柳丁辛帮他夫人处理。

 

柳丁辛费了各种努力,却因住院费没及时凑齐耽误了老杨的骨科手术。柳丁辛只得一边继续筹钱,一边听手机那头杨乙己激动人心地描述他那个50亿元的名叫“天下无病”的中医项目,说是免费接诊、见效后再付费。

 

后来,老杨没等得及健康示范中心的入住,也没等得及“天下无病”项目的试用,只好在手术半年后,带着钢板就去了建筑工地操作塔吊,以偿付柳丁辛的亏空。

杨乙己就这么衣冠楚楚地努力着,怀揣着各种方案、报告、计划书,不断酝酿出各种模式设计、股权分配和分润模式,游走于全国各地行业峰会、高峰论坛,把讲了这么多年的模式、定律、方法逐一落地去,与各种平台、大咖、资源、项目逐一对接去。

可不知怎地,看着看着这个项目不行了,等着等着那个项目也不行了。

 

“现在事情不好做,很难有轻松的生意,怎么不做点儿别的什么?”有人问。

 

“做什么?靠体力赚钱过时了,靠资源赚钱过时了,靠资本赚钱也过时了,现在是模式时代,只要找到好的模式,一个就够了,就可以实现财务自由。”杨乙己娴熟地操动起他磨了半生的嘴皮,于是,问询的人赶忙跑开了。

 

“您国学功底那么深厚,为什么不给教育培训机构的孩子讲讲课?”又有人问。

“哼,一个小时一百二百的,那能多大利润点?就是讲,也要高端的客户,要赚有钱人的钱才有意思。”杨乙己又要兜售他的理论,问询的人也赶忙跑开了。

 

有朋友关切地问:“为什么您总是讲整合啊、平台啊、分润啊、磁场啊、智慧啊的?这些东西有人关注吗?”

 

杨乙己眼睛一斜,不屑地甩口说着“什么啊”,然后流利地逼视着问“那么我问你,假设说你钱赚够了,你会怎样?”

 

“呃,那,那我会更多关注精神,修身养性。”

“这不就得了,就是要提高你的能量、智慧和生活品质,这需要提前布局,我现在做的,不就是这吗?”

有朋友想请他合作经营,杨乙己辄振言道:“这必须首先要谈好分润模式,才好合作,至少要给到我50%的股份……”

朋友掉头就走,一边嘟囔:“我还不知道怎么做,有没有润,就开始分了,没有投入,哪来的什么股份。”

于是,关心和问询杨乙己的人就越来越少了,要找他合伙合作的人就更寥寥无几了

 

后来听说,在夜灯照耀下的解放桥桥头,人们时常看见一个西装革履、系着领结的人,每天晚上对着桥下奔流的河水,大声讲话。

 

走近一听,还是杨乙己讲了半生的塔木德、羊皮卷、教练技术和宗教智慧,还夹杂着什么密宗、同修、瑜伽、仁波切的,只不过与先前不同的是,他只有自己一个听众了。

粉波网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abcminc.com/264.html

作者: 粉波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