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宅男随笔

醉      酒

自去年冬天农家乐的鹅宴后,我对夏一的书画展失去了兴趣。   夏一说,艺术能提升人的品行修养,能培养人…

自去年冬天农家乐的鹅宴后,我对夏一的书画展失去了兴趣。

 

夏一说,艺术能提升人的品行修养,能培养人的洞察力和领悟力。夏一说我现在处于一片低矮的小丛林中,为了拯救我的单薄和浅平,他决定为我和几位远离了艺术灵魂的朋友进行一次心灵的洗涤。

 

夏一的话虽有所偏颇,却也道出了我的庸常。

 

拯救艺术灵魂的场所选在一间风景优美的茶馆里,夏一提议来一壶上等的“曼松”。

 

曼松的香气弥漫在不大的空间里,夏一品了口茶,鸡爪似的手捋了捋下巴增加了文人墨客形象的胡子,轻轻地咳咳一声,算是开场白。

 

夏一说,对艺术有追求的人必须具备深广的同情心,有深广的同情心内心才能丰富,才能看见美。

 

譬如看一棵树,博物家、园丁、木匠、画家所见各有不同,前三者都有目的,都想起树的因果关系,而画家不同,画家只是欣赏树的姿态,仅是形式性,不是实用性,换言之画家看到的是美的世界。

 

艺术家的心,对于世间一切事物都给予热诚的同情心。我创作的时候把自己的心移入于儿童天真的姿态中;又同样地把自己移入于乞丐的痛苦表情中绘画乞丐,与绘画的对象共鸣共感,共泣共笑。倘不具备这种深广的同情心,所画的至多仅抵一幅照相。

 

去年有幅《鹅》,在我的指导下,我的学生将同情心移入于鹅的绘画中,这种渗透于其中的精神力是能经得起时间考验的。

 

“就是我买下的那幅《鹅》吗?”我觉得我好像误会了夏一,那幅《鹅》差点拉远了我和他的距离,也就是艺术的距离。

 

“是的,艺术家的同情心,不但及于人物,也普遍地及于一切生物,犬马花草。”夏一抑扬顿挫,不那么生动的五官流露出才华横溢的表情。

 

夏一侃侃而谈,他对艺术的造旨超出了我之前对夏一的了解,另外几位朋友也纷纷发言夏一对艺术的认知让他们感到意外。

 

“艺术是无止境的,我一直在往深度探索。”夏一谦虚的说。

 

朋友们庆幸这次参加了夏一的心灵洗涤,艺术的修养立竿见影,一朋友趁大家不注意悄悄买了单,那壶曼松可是价格不菲!

 

“夏一,晚上喝一杯?我车上有瓶蓝带。”我觉得我应该对艺术要有重新的认识。

 

夏一和几个朋友对我一起喝一杯的建议表示了肯定。

 

喜相逢餐厅在河滨公园旁边,五分钟的车程就到了。

 

“可怜可怜我吧!”一个衣衫褴褛的乞丐晃动着空了一只手臂的空袖子向夏一乞讨。

 

“你这假乞丐,离我远点!”夏一晦气地掏出纸巾擦拭着被那只空袖子拂到了的右脸。

 

空袖子的主人看了一眼文人墨客形象的夏一,默默地转身离开。

 

进了包间,夏一又继续茶馆的话题。

 

夏一谈起画家丰子恺先生的童趣,徐悲鸿的奔马,情至深处,夏一感叹当今社会缺少个性分明的画家是多么的悲哀……

 

菜上的很快,清蒸鳝鱼,三黄鸡,椒盐牛仔骨,啤酒鸭……

 

“艺术来源于生活,但又高于生活。今天感觉到你们的领悟力很强,我由衷地高兴,这种心情,适合喝点激情燃烧的小酒!”夏一的言语表达出属于他个人的幽默风趣。

 

我与夏一碰了下杯子,感谢他培养我的艺术意象,夏一说人不能在原地踏步,要提炼出能以质取胜的思维去欣赏一幅画。

 

“这酒有点年份,好酒!”夏一喝了一口酒习惯性的捋了捋下巴的胡子。

 

“下月初又得举行一次书画展,想迫切得到艺术感染力的人太多了,没办法啊!”夏一一副力不从心无可奈何的表情。

 

几个朋友纷纷举杯预祝夏一的书画展能顺利进行。

 

夏一喝得尽兴,夏一说你们要来捧场,我有珍藏品。

 

夏一因为即将举行的画展重复了干杯的意义。

 

一千毫升的蓝带洋酒不一会荡然无存!

 

这酒喝的妙,醺醺然的夏一谈笑风生。他说今晚我要敞开心扉和你们交流,作为一个文人墨客,我承认我才华横溢、前途无量,这很难得。

 

夏一的脸红的像关公,看来是有醉意了。

 

夏一说我的身份经营艺术作品特别得心应手,那里面的水深得很,上次的书画作品,我一转手就赚了,夏一比划起五个手指。

 

夏一确实喝多了,语无伦次,他说咱们开酒不喝车,喝车不开酒。

 

夏一走的颤颤巍巍,我搀扶着他的肩膀走出包间。夏一喃喃自语,我是个天才,无人能及,嗯嗯,一幅一百八十元的《鹅》我可以卖到一千八百元……

 

那幅移入了同情心创作的《鹅》让我猝不及防,我触电般地松开了扶着夏一肩膀的手。

粉波网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abcminc.com/278.html

作者: 粉波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