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宅男随笔

借款

上世纪八十年代,我招聘为公务员,被分配到偏远的堤乡工作。   早上,乡里的干部们围在桌子旁吃早饭,周…

上世纪八十年代,我招聘为公务员,被分配到偏远的堤乡工作。

 

早上,乡里的干部们围在桌子旁吃早饭,周秘书刚进门,徐师傅递给他一张汇款单,啧啧啧地称赞道:“到底是中文系的高材生,常有文章发表,嗯!了不起!真了不起!”

 

杜干事咬一口馒头说:“周秘书,听说你要调去省农村报当编辑了?”

 

周秘书笑道:“是有这个事,但还要等通知。”

 

我兴奋地朝他喊道:“周秘书,我也喜欢写作,以后投稿给你可要帮我发哦!”

 

周秘书拍胸说:“只要我能调去,欢迎投稿……”

 

“请问,你们谁是秘书啊?”突来地问话,打断了我们的议论。

 

只见一个个子高挑,右眼角下有一颗痣的美女,手里拿着一张纸,站在门口急切地说:“我要为我哥开介绍信,他去武汉一家家具厂上班。”

 

周秘书帮她开了证明。

 

那女子站在门口没走,面露难色急切地央求道:“我出门换衣服时钱忘了带来,你们谁能借给我哥路费吗?下午我一定来还!”

 

“你去街上找你们队里卖菜的人借啊!”有人建议她,其他人都低头吃饭。

 

女子几乎带哭腔道:“如果误了这趟车,过了今天,我哥的工作就黄了。”

 

“之前以各种理由来借钱不还的人多了。”有人说着,其他人漠然地端碗盖住脸喝着稀饭。

 

“我是真忘家里了,下午肯定来还的!”女子着急地快要掉眼泪。

我问她:“要多少?”

 

女子期待地望着我:“十元。”

 

“小丁,你不要随便借钱给人!”年长的杜干事阻止我,又拉下脸对女子说:“口气还不小哩?开口就要她半个月的工资。”

 

我犹豫着。她如果真忘了带钱,让她哥丢了工作,可咋办啊?

“我先把我上高中的弟弟的生活费借给你,下午一定要送回来!”

 

“肯定,肯定的。”女子感激地连连点头。

 

“谢谢,谢谢!我一定会送来的。”女子认真地点着头,拿着钱转眼就跑得没了踪影。

 

“肯定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

 

“我们刚上班时谁没上过当?”

 

“就当是你出钱买教训吧!”

 

我在他们的声声议论中,忐忑不安地吃完了早饭。我期待下午早点来。她不是开了证明的吗?杨家桥村的,到时她不送来,我就找到她家里去。这样想着,心里踏实了不少。

 

中午,我骑自行车下乡回来,正在门口站车架,厨房徐师傅兼乡电话员朝我喊:“小丁,电话通知你下午去区里开会。”

 

我答应着,又慎重交待他:“徐师傅,那杨姓女子来还钱,一定要帮我收下,那可是我给弟弟准备的生活费。”

 

餐厅里的人都同情地看着我说:“那你还是先去借钱,给你弟弟把生活费送去吧!”

 

傍晚,区里散会后,我就飞快地骑车往乡里赶。一进餐厅,急切地问,她来了吗?徐师傅摇着头,并同情地说:“你自己都困难,还慷慨解囊……”

 

我望向其他人,他们都把头摇得像拨浪鼓似的,一副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的表情。

 

“她也许是有事耽误了没来。”我低头烦闷地扒着饭。

 

“今天下午市里召周秘书去谈话了,据说近几天就去武汉上班。”杜干事说。

 

听着他们的议论,我才发觉果真没见周秘书。

 

第二天,按区里安排,我们新招聘上来的十多名干部,去地区党校封闭式培训学习两个月。

 

学习期间,我邮寄了几篇作品给周秘书。两个月学满回乡里时,徐师傅笑容满面地递给我一张汇款单,口里又是啧啧啧地表扬道:“走了个会写的周秘书,你又跟上了,好!好!”

 

我见是周秘书寄来的十三元稿费。心想到底是在一起同过事,稿费还给的蛮高哩。我后来又寄了文章给他,都石沉大海。据说是又上调了,以后工作忙,就和他失去了联系。

 

后来,我去杨家桥村找那杨姓女子,村干部告诉我,他们全家都搬去武汉了。我只好自认倒霉!以后和乡里其他人一样,再也不敢随便乱借钱了。

 

多年后,我陪在武汉工作的小妹去商场买家具,老板听我们说话是家乡口音,十分热情,要按出厂价卖给我们。老板说他姓杨,是杨家桥村的。

 

“是八五年来武汉的,来时你妹妹说你没带钱,去向乡政府的人借的吧!”我满脸鄙夷。

 

“你咋知道呢?”

 

“这种不守信用人的东西,就是白送我我也不会要。”我黑着脸拉起小妹就走。

 

“你凭么事这样说?我不守信用?笑话?”杨老板凶巴巴地要我说清楚才能走。

 

买家具和卖家具的人都围拢过来看热闹。

 

这时,一个个子高挑,右眼下有颗痣的女子冲出来:“丁妹妹!真是你吗?什么风把你吹来了啊!哥,这是当年帮我们的恩人!”

 

杨老板手摸头,一脸雾水地忤在那儿。

 

“借钱不还,不守诚信的人!”

女子急得声音都变了调:“丁妹妹,这中间肯定有误会。”

 

“误会,这多年有见你人影?”

 

她双手互捶着:“我当天下午确实去还钱了。你不在乡里,后来碰到周秘书去搭车,就交给他了的呀!”

我转过身,怀疑道:“给周秘书了?”

女子慎重地点着头,如十多年前借款时一样认真。

 

女子说她和周秘书家具商场巧遇过。还互留了电话。

女子拨通了周秘书的电话,说明情况后,对方的声音从话筒里传来,“小丁啊,本来你稿费只三元,我是要注明含杨女士还款的。但一时忙,又加上写‘稿费’习惯了,就那样把钱寄给了你。哦,对了,后来有打电话给你,但都说你下乡去了……”

粉波网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abcminc.com/280.html

作者: 粉波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