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宅男随笔

偷拖鞋的小孩

这天中午,我看到父亲的头发在枕头上已经蓬乱起来,我知道他是睡熟了。我猫着腰走到父亲的床下,提了父亲的拖鞋就跑。…

这天中午,我看到父亲的头发在枕头上已经蓬乱起来,我知道他是睡熟了。我猫着腰走到父亲的床下,提了父亲的拖鞋就跑。

 

小伙伴们已等在后门的井口旁。我把拖鞋扔了下去,而后顺着墙根爬了下来。父亲的拖鞋,安全,毫无意外的到了我们的手里。几个小一点的看到父亲的大拖鞋,伸了一下舌头,欢呼雀跃起来。

 

“嘘!小声点,让云姐她妈发现剥她皮的……”一个小伙伴说。

 

“牙膏壳鸡内金烂拖鞋嘞!”

 

一个戴着没有边沿草帽的收破烂人,挑着担子摇着拨浪鼓扯着他那嘶哑的嗓子边走边喊。

 

“武大,拖鞋,大的,”我们围了上去。

 

“三毛!”武大短小的身子从担子里拿了称装模作样地称了一下。

“新拖鞋,我妈说这是塑胶的。”

 

“武大骗小孩是王八!”伙伴们从后面掀掉武大他那没有边沿的草帽,几个调皮的还想抽开他的腰带。

 

“还有一只呢?一双一起卖八毛!”

 

“那你这次不能让我父母找到这双拖鞋,”我要武大保证。

 

“一双鞋想卖给两个人呐?人小鬼大!”武大的鼻子用力抽了两下,匍匐在唇上的两条毛虫随即滚动了起来。

 

没有边沿的草帽回到了武大的头上,小伙伴们满脸欢喜。

 

“这次我们给茶婆买什么呢?”小伙伴们七嘴八舌地讨论着。

 

“买点米,油,盐,再买些肉,”大鸭蛋数着手指说。

 

“大鸭蛋,八毛钱你以为是八块钱呀?还想买肉,难怪考试总是鸭蛋!”小伙伴们哈哈大笑。

 

鸭蛋家正在屋檐下睡觉的大黄狗给我们的笑声吵醒了,大黄狗伸了个懒腰加入了我们的队伍。

 

“八毛钱买点米吧。”

 

茶婆七十多岁了,是个可怜的五保户。

 

茶婆在门口用石头砸龙眼核。

 

“茶婆,砸这龙眼核要来干什么呀?”

 

“晒干后是一味中药,可以卖钱呐。”

 

“茶婆,我们给你带了一点米!”

 

“好孩子,又给茶婆买东西,家里大人知道吗?”

 

“嗯呐,茶婆,知道的。”

 

帮茶婆弄好了龙眼核,小伙伴们还把她院子前后扫了一遍。

 

“茶婆,再见!”

 

“好孩子,别跑太快,当心摔跤啊!”

 

小伙伴们飞奔着前往矮桥的小河边,那里是我们的娱乐场所。

 

“大鸭蛋,今天拖鞋的事……不能告密啦!不然下次不带你玩啦!啊!大鸭蛋?”

 

“哽哽!”大黄狗冲着我们吼,大鸭蛋伸了一下舌头不吭声。

 

我们大笑起来,像一群鸭子扑棱扑棱地下了河。

 

夕阳西下,不远处已炊烟四起,伙伴们湿漉漉地上了岸。

 

我想起我妈那根专门用来对付我的竹篾条。

 

一个废弃的风车站在我的身后,那大轮子上边盖着蛛网。小伙伴们都回家去了,我的眼角噙着泪,我觉得我和风车一样可怜。

 

月亮爬出来了,一只萤火虫在我身边企图与黑夜划清界限。

 

远处传来大黄狗“哽哽”的声音,大鸭蛋带着妈妈来找我了。

 

还是挨打了。我伏在窗台用舌尖舔着自己的眼泪。

 

“死大鸭蛋……还告密!”我一边哭一边诅咒她。

 

过了一个礼拜,我把她告密的事情忘记了,我和伙伴们趴在她家院子的墙上嘲笑她睡觉尿了裤子。大黄狗冲着我们不停“哽哽”,我们笑的更加没心没肺。

 

“牙膏壳鸡内金烂拖鞋嘞!”

 

“笑什么?你们今天有故事吗?”武大抽了下鼻子用手摆了摆他那没有边沿的草帽。

 

“小孩拖鞋一毛五分,给你!”

 

“大鸭蛋,晚上你哥哥打你的话到我们家里躲!”小伙伴们有点担心。

“抓住他!抓住他!抓偷东西的贼!”胡同口有个熟悉的声音在喊。

一个穿灰色上衣的人箭一样往我们这边跑。

 

“偷了我的手表!拦住他!”

 

“阿云姐,是你妈在喊呢!”

 

“大黄,快!快!拦住那个人!”大鸭蛋嚷嚷着。

 

大黄狗飞快地扑了上去,穿灰色上衣的人‘哎呦’一声蹲在地上,大黄狗紧紧地咬住了他的库管。

 

“看你往哪里跑!偷表贼!”母亲气喘吁吁地跑来了。

 

“啊!偷手表啊!”武大赶紧松了他的腰带把穿灰色衣服的人手绑了。

“手表还给你,放了我吧!”穿灰色衣服的人浑身在颤抖,脸和衣服的颜色一样。

 

“武大,这小偷从后门上了楼,偷了手表就跑,送派出所吧!”母亲凶狠狠地说。

 

“光天化日偷东西!胆子不小啊!”武大朝那个颤抖的人踹了一脚。

 

“偷东西是要坐牢的!看到没?小偷的下场就这样!你还敢不敢偷拖鞋?”母亲重重地拧了下我的耳朵。

 

“拿家里的,也算?”我惨白了脸声音小的跟蚊子似的。

 

“家里没得偷了就会偷别人家的,小偷都是这样。”母亲板着脸。

“父亲是我的,那父亲的拖鞋不是我的吗?”

 

“你没经过你父亲同意就是偷!”

 

“也要进监狱,戴手铐?”我看着手给绑上腰带的小偷心里觉得害怕。

“坐牢!戴手铐!”母亲说得很肯定。

 

小伙伴们手扯着衣角吓得不敢说话,大鸭蛋把一毛五分还给了武大。

花开半夏,我们的小身影穿梭在大街小巷,茶婆的门前屋后晒满了小伙伴们拾回来的龙眼核。

 

武大帮我们把龙眼核卖给了说潮汕话的收购商。

 

大鸭蛋数着手指说这次我们可以帮茶婆买油盐米肉了!

 

“哈哈哈!大鸭蛋你终于算对了一次!”小伙伴们欢呼着掀起武大没有边沿的草帽往天上扔。

 

“你们这群小家伙,没偷拖鞋了我还以为变乖了!”武大摆动着短小健康的身子和我们一起抢草帽。

粉波网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abcminc.com/293.html

作者: 粉波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