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宅男随笔

今天是我结婚的日子,在镜子前我站了将近两小时,却并没看出自己有印堂发黑的迹象。可是我能感受到,有一个鬼魂跟在我…

今天是我结婚的日子,在镜子前我站了将近两小时,却并没看出自己有印堂发黑的迹象。可是我能感受到,有一个鬼魂跟在我的身后,用冰冷的手抚摸着我的肩膀和头发。

 

就在昨天,当我为亲友弹奏完钢琴,大家都大汗淋漓地坐在那里,唯有我周身清凉。

“你们怎么这么热?空调不是在制冷吗?”

“你刚弹琴就停电了。”亲友回答说。

 

我怕极了,身体筛糠似的抖起来。想必那股凉气,是从什么鬼怪身上散发出的阴冷气。

 

男朋友请来好几名道士,却一个个都无功而返,都说并没有鬼怪。我不信那些道士,肯定是鬼怪将他们收买了。

我甚至可以清楚地看到鬼魂的一举一动,它的样子那么可怕,腰背成月牙形的弯着,头从中间裂开,像一颗炸壳的板栗,然而脸却是模糊的。

“爸爸,我长大了要当钢琴家。”突然,我听见某个小女孩说了这么一句话,话的内容和声音很熟悉,又很飘渺,像是从非常遥远的地方传来的。

接着,好几个人的说话声在空中交错:“兄弟,看你的衣服都穿破了,买一件新的去吧。”

“儿孙自有儿孙福,咱们还是不要太亏了自己。”男人们的。

 

“儿啊,你瘦的不成个样子了。一个女仔子,结了婚就得靠男人,学那个什么琴有什么用?”老太太的。

嘈杂声灌满我的耳朵的同时,我仿佛拥有了复眼,面前的世界呈现出五个不同的时空。

分别是,小女孩站在参加钢琴比赛的舞台上领奖,鬼怪肩顶百来斤的东西,在上下十来层的楼,它在自言自语地说:“当她开自己的演奏会,我会是坐在最前排的那一个人。”

 

小女孩站在更大的舞台上领更大的奖项,鬼怪的腰部绑紧了绳索,在大厦的高空外墙上飞来走去,又自言自语地说:“当她开自己的演奏会,我会是坐在最前排的那一个人。”鬼怪腰部的绳索崩断的瞬间,我看见小女孩在它的眼睛里开自己的演奏会,万人瞩目,掌声雷动。

我的新郎轻拍我的肩膀,把我从那种诡异的场景中拉了回来。当他把玫瑰花递给我,我的心立刻涟漪迭起。可我却回忆起,每次从爸爸紫黑色的手里接过学费时竟转身就走,毫无感动。

我心神不宁地开始在婚礼上致辞:“结婚后,我将全心照顾家庭。为我爱的人,我愿意放弃我的理想……”

 

人们纷纷对我举起大拇指,我也被自我的牺牲精神感动了。

鬼怪还在那里,它落寞地流下了泪,我看见它的魂魄正在消散。这一刻,我看清它的脸,我伸出手去挽留它,我从床上猛地坐起来,梦醒了。

梦里的情景本是我生命中的部分,那些最美最好的东西什么时候被我遗忘了?明天就是我的婚期,并答应了爱人,在婚礼上宣布放弃理想的决定。可是现在,我后悔了。

终于到了开个人演奏会的那天,在我演奏的地方特意没有开冷气,我相信会在第一时间感受到爸爸的到来。

粉波网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abcminc.com/299.html

作者: 粉波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