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宅男随笔

陪着母亲去北京

那年打发完父亲,村里人都为我的未来担忧。   晚上我在灯下端详着母亲,她才三十二岁,几天时间鬓角就有…

那年打发完父亲,村里人都为我的未来担忧。

 

晚上我在灯下端详着母亲,她才三十二岁,几天时间鬓角就有了几根白发,好像一下老了许多。我搂着母亲,怯怯地问:“妈,以后怎么办呀?不行我就转到公立学校吧。”

 

妈妈却摇摇头说:“公立学校放学早,你必须有人监督才能学习更好,一旦放松,就怕考不上个好初中。”

 

母亲找到学校领导,说了我家的情况。

 

校长说:“你可以来食堂干活,我们给你一间宿舍,既可以解决了母子俩的伙食,又能陪着孩子。”

“太谢谢校长了,我一定要把孩子培养成人,将来让他报你的大恩大德。”

 

母亲除了在食堂干活,假期或周末时就送报纸,做家政。

 

晚上回来早点的时候,母子就陪我聊天:“宝儿,长大了有啥理想?”

 

“妈,我长大要考清华大学,在北京工作,把您接到北京享福,再不让您到处打工了。”然后又笑着问,“您的愿望是什么呢?”

 

“妈妈的愿望就想去北京看看天安门。”

 

2008年,我考入了梦寐以求的清华大学。当母亲拿着我的录取通知书时,抱着我又是哭又是笑。

 

她对着父亲的遗像说:“咱儿子争气,他要去北京上大学去。要是你活着,咱俩就送娃去学校,顺便看看天安门。可你不在了,我自己去有啥意思?”

 

开学时,母亲把我送上火车,她拉着我的手说:“妈就不送你了,你三年的大学还可费钱呢,妈要继续给你挣钱。”

 

大学毕业后,我应聘到北京一家科研单位工作。

 

五一节时,我拨通母亲的号码:“妈,你来北京吧,正好这几天我能陪你玩。”

“昨天你小刘姨约我明天送报纸,我已经答应人家了,不能失信呀!等下次吧。”

 

国庆时,我特意回家想把母亲接到北京,可母亲又说:“全友家私搞活动,要几个游行人呢,我已经报名了,每天给结现钱呢。”

 

后来我又有几次让母亲来北京,都因各种原因母亲没有来。

 

一天,突然接到舅舅的电话:“你快回来,你妈出事了。”

 

我请了假,连夜赶回去后,母亲已经不在了。

 

听舅舅说母亲趁假期时,又在一家ktv做清洁工,每晚下班就快11点了,那天她骑电动车回家时,被一辆小车撞倒了。

 

处理完母亲的后事,我返回北京时,在车站竟意外地遇到了当年的校长,他说:“你母亲真是太伟大了,那年本来我们学校食堂人员已满,是你妈苦苦哀求甚至下跪,要我给她一份工作,因为到别处上班,她不能每天看到你,因为她想陪着你长大。”

 

听到这里,我已泣不成声,原来我那卑微的妈妈,为了能有一份能陪着儿子的工作,竟…

 

在长城上、在故宫、在天安门城楼上,我每天在北京各个景点游览,每到一个景点,我自言自语说:“妈,你好好看看北京吧,儿子领你玩个够。”

 

人们以为我是神经病患者,而我说的话只有妈才能听到,因为我包里装着妈妈的相片。

 

粉波网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abcminc.com/335.html

作者: 粉波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