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宅男随笔

离婚的女人

女人穿着睡衣,头发散落地披在肩膀上,顾不得别人异样的眼光。但是,她依然可以听得到:你看,你看,就是这个女人。 …

女人穿着睡衣,头发散落地披在肩膀上,顾不得别人异样的眼光。但是,她依然可以听得到:你看,你看,就是这个女人。

 

她掩面低垂,假意听不到别人的议论,内心却慌张不安起来,这又不是我一个人的错,为什么所有的人,都只是在议论我一个人,错的不是我。

 

这些话,她并没有说出来,只是在内心的世界里呐喊。她在村里的小路上狂奔,一路上都能听到荒草的沙沙声,还有风在耳边狂笑的声音。

 

跑累了,她躲在村口的榕树下,躺了下来,面容里也透露出了疲惫之色。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谁家有个什么事情,瞬间就可以传的沸沸扬扬。

 

村子的女人,不会有太多的事情,很多女人都会坐在家门口,搬着小板凳,手上磕着瓜子,聊着谁家的媳妇儿勤快,聊着谁家两口子刚打完架。总之,传出来一个消息,并不是什么难事,甚至还会被绘声绘色,形容地淋漓尽致。

 

“欸,你听说没,赵家媳妇离婚,两个孩子一人带一个。”

 

“我也听说了,你说孩子这么小,两口子也太作了,就不能为了孩子将就一下?绝对是女人不检点。”

 

村口坐着两个老者,一边磕着瓜子,一边议论着女人离婚的事情。

 

这些话,女人都听在耳朵里,她猛地站起来,可是却下意识地拍了拍身上的土。她也想像一个泼妇一样,将这些话全都怼回去,可是,她们是长辈,所有的中华美德、三从四德她都有啊,如果顶撞上去,只会引来更多的风言风语。

 

女人想了想,放下了所有的不快,悄悄地从树后离开。

 

女人无精打采、漫无目的走到了回家的路上。到了家中,不经意抬头看到了镜中的自己,原本刚过如花一般的年纪,却因长期哭泣,漂亮的大眼睛底下竟然多了两条泪沟,不知何时,左眼睛的下方,竟然多了一颗泪痣。

 

刚嫁到赵家时,笑靥如花的样子依然还如昨天一般,床头的照片为此留下了清晰的记忆。可是,现在,发黄的皮肤,散乱的头发,若不仔细看去,这个女人,与照片的女人,莫不是两个人?

原来,曾经女人也有一个幸福的家,男人一门心思想要离开村子挣钱,想要给她们娘儿仨过上更好的生活。

 

只是,看到了外面花红柳绿的世界,心也收不住了,有了外遇。而女人,成了这场婚姻的牺牲者。

 

收拾行囊,女人离开了居住了30多年的村子。

 

几个月后,女人回到了村子,走在路上,离婚的男人再次看到了离婚的女人,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此时的女人,女人谈笑风生,似乎没有看到男人对她的注目礼。

 

这时的她,穿着高跟鞋,脸上画着精致的妆容,皮肤白嫩,言谈举止都成为了所有女人羡慕的样子。除了这些,女人身边又多了一个男人,女人看这个男人的时候,柔情似水,两人手挽着手。

这时,村里又有人说:看,以前的赵家媳妇真能耐,听说自己开店了。

 

又有人接着说:是啊,这回够赵家后悔的了。

 

女人路过的时候听到了,嘴边露出了一抹苦笑。

 

粉波网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abcminc.com/341.html

作者: 粉波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