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宅男随笔

寻宝

人生,在不断寻宝的经历中度过。少年的宝贝是梦想,青年男女的宝贝是爱情,盲人的宝贝是光明。有人问我:“身为珠宝行…

人生,在不断寻宝的经历中度过。少年的宝贝是梦想,青年男女的宝贝是爱情,盲人的宝贝是光明。有人问我:“身为珠宝行的老板,你最想寻得怎样的宝贝?”

我说:“一个乞讨的老人。”

 

朋友疑惑地看着我,于是我说:那是在夕阳下,秋末的风吹动稀疏的白发,黝黑而肮脏的脸上那双略显混浊的眼,直直地盯着过往的行人,像执意要在他们身上寻找到什么宝贝似的。

 

我拿出一些钱给他,却被他拉住了胳膊,如同混水澄清了般,他的眼睛突然明亮起来,却显得很急迫的样子问我的姓名。感到有点不安的我挣脱他走开了,他跌跌撞撞的在后面追,一声急促的刹车响起,他躺在了街道的中央。

被车惊吓到的他在病床上醒来,看到我又显得那么激动,他再一次问了我的姓名、年龄,以及父母家庭等等,我都一一做了回答。不是我毫无防备之心,只是挂在他脖子上的那颗宝石深深吸引住了我。

从很多年前开始,我一直做着同样一个梦。有个男人手捧宝石站在我面前,那宝石像是蓝色的墨汁落在水里未曾化开,红橙黄绿青蓝紫各色光线凝聚其中。男人说:“我先替你保管它。”

那蓝宝石虽然价值不菲,却非世间罕见。我的父母是做珠宝生意的,从小我见过的宝石自然不在少数。尤其是蓝色的,我从世界各国寻得了不少。

 

但都没有梦中的那颗蓝宝石,所带给我的那种极度想要拥有的感觉。就像世上的男人千千万万,而打动我的终归只有那么一位。

我多年寻找的宝贝,居然在年老的乞讨者身上,这实在是件不合乎逻辑的事情,是他地问话,把我从思考中拉了回来,而当我问他问题的时候,他却沉默了。第二天他就出院了,回到原来的地方继续乞讨。

“您没有家吗?”我把他带到一家餐馆的包厢里,等他吃饱了我问,“您有颗名贵的宝石,怎么还露宿街头?”他怔怔地看着我却什么也不说。我只好直接表明想买他的宝石。

 

“不卖!”他说得那般坚决,毫无商量的余地。等我再次送因淋了一夜的雨,陷入昏迷的他去医院,才得知他已患了血癌。

“您得了这么重的病急需用钱,我愿意出高出市场两倍的价格,买您的蓝宝石。”

“不卖!”他从叹息里发出这两个字。

我有点失去理智,提高了说话的声调,再昂贵的珠宝也无法与生命相比,说他真是个守财奴。我把他住院治疗的费用单拿出来:“这些钱,我只是替您垫付。不想还也可以,把宝石卖给我。”

“不卖!”很快他出了院,当我又在街头见到他,他却把乞讨来的钱通通塞到我手里,说是还给我的。以后每次见面都是如此,直到把欠我的钱还清。

这个老头子应该不简单,应该有家人,我如果找到他们,说不定他们肯卖掉宝石。那天我看见他捏着一张我刊登的为他寻找家人的启事,以为他会为此感谢我,谁知,他将启事撕了个粉碎,我仍然听见那两个字:“不卖!”

我已无计可施,人生中有些重要的东西是注定得不到的,因为那是属于别人的,我正努力说服自己放弃,可他主动来找我了。他让我去做骨髓配型,要是成功就捐献骨髓给他,宝石自然归我所有。

配型成功了,我竟再也找不到他。他留下的蓝宝石像是想要钻进我的掌心,刺破了我的皮肤,放出了我的血。

 

“父女!”医生的话是什么意思?怎么可能呢?我去抚摸刘海下从小就有的疤痕,难道这里面藏着一些秘密吗?

粉波网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abcminc.com/356.html

作者: 粉波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