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宅男随笔

庄生晓梦迷蝴蝶

近段时间,她夜夜做梦。仿佛自己的灵魂进入了另外一个人的身体。   医生说,这是更年期症状。平时加强营…

近段时间,她夜夜做梦。仿佛自己的灵魂进入了另外一个人的身体。

 

医生说,这是更年期症状。平时加强营养与锻炼就好。

 

多梦,是更年期最轻微的反应,严重些的,会有世界末日感呢,医生宽慰道。

 

多梦、烦躁、空虚、孤独,世界末日感……?其实,这些症状,她样样都有。有过之而无不及,只是她不愿提及罢了。

 

自从那年南下深圳,离开安于现状的初恋,她的灵魂与肉体就疏离了。

 

这些年,她见证了深圳从一个小渔村到国际大都市的变迁,也领略了生命的酸甜苦辣。靠着努力拼搏,她总算为自己挣得了一席之地。

 

更年期综合症?人类对生命的虚无意识?抑或,只属于她个人的烦恼?

 

她听从医嘱,合理膳食,早晚健身。

梦,夜夜如是,像山鲁佐德的《一千零一夜》。

 

后来,只要一闭上眼睛,梦就会继续下去。

 

她梦见自己生活在一处僻静的山区。那里环境优美,空气清新。那里有她平凡的幸福。她感觉,梦里的人生,比现实更真切。

 

她开始觉得好奇,然后是诧异,最后,她决定去弄个水落石出。

 

她用提前准备好的纸笔,记下了梦里的地址:H市XX金矿。

她买了一张下午三点去H市的机票。

 

下午三点,飞机在深圳宝安机场准时起飞,两小时后到达H市。出了机场大厅,她叫了一辆出租车,忐忑地把地址告诉了司机。

 

司机没有露出任何怀疑的神色,按下计价表就出发了。半小时后,他们拐进了一条乡村公路。

 

阳春三月,金灿灿的油菜花漫山遍野。这景象,她在梦里常常见到。十分钟后,车子开进了矿区大门。在一个篮球场旁边,她让司机停下了车。

 

篮球场离她“家”不远。她想慢慢走着过去。

司机帮她从车尾箱里拿下行李,掉转车头走了。

 

她拖起行李箱朝“家”的方向走去。

 

一种强烈的现实感,开始慢慢侵入到她的意识里。离“家”越近,这种感觉也愈加明显。

 

一个小男孩拍着篮球迎面而来,身边是一个高大的男人。男孩一看见她,就朝她奔过来。

 

“妈妈,妈妈。”小男孩边跑边喊。她连忙蹲下身子,张开双臂接住了孩子。

这是梦,还是现实?

男人疾步来到她跟前。

 

“亲爱的,你提前回来也不给我打个电话。我和儿子好去机场接你啊。”

 

“我想给你们一个惊喜嘛。”她突然记起昨夜的梦,梦里自己正在北京参加一个研讨会,于是,赶紧编出了这段说辞。

 

男人拿起她的行李,孩子牵住她的手,他们并排朝“家”走去。

 

他们的“家”位于单位家属楼,两居室的房子。

 

“家”里的摆设和她梦里见到的一模一样:客厅里靠门的墙边是一个桃木书架,书架最显眼的地方摆放着一套精装版《莎士比亚全集》;一套中华书局87版的《古文观止》。

 

餐厅正对门的墙上是一幅莫奈的《日出·印象》。

 

他们的儿子多可爱啊!他常常情不自禁地跑过来,搂住他母亲的脖子,亲吻她。他是那么爱她,依恋她。

 

她的心里甜丝丝的。

隐约中,她想到了自己在深圳的家,还有那空荡荡的别墅里无数个凄清的不眠之夜……

 

“去洗把脸吧,亲爱的。马上就开饭了。”丈夫从厨房里探出头来说。

 

她走进卫生间,抬头望了一眼墙上的镜子。一个年轻漂亮的女人正从镜子里打量着她。

 

她下意识地咬了一下手指头,一阵刺痛伴着血腥令她眩晕。

 

这不是梦?

 

她赶紧跑向卧房,打开手袋,翻出那本总是随身携带的《瓦尔登湖》,从书页中间抽出一张登机牌。

 

登机牌上清晰地打印着:始发站北京,到达站 H。

 

她的心猛地一惊,登机牌从她手里滑落,像一片轻盈的雪花飘舞在她梦幻般悠远的意识里。

粉波网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abcminc.com/358.html

作者: 粉波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