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宅男随笔

遇见 上海,你来过么?

2016年6月,上海。 夏季的蝉鸣。 饭饭拍了拍正望向窗外的许忻然,此时的教室已经空无一人。 “看什么呢?这么…

2016年6月,上海。

夏季的蝉鸣。

饭饭拍了拍正望向窗外的许忻然,此时的教室已经空无一人。

“看什么呢?这么入神。”饭饭一边整理起自己书桌上厚厚的一沓模拟卷子一边问道。

“没什么。”

许忻然最近常常在想自己的人生太过于按部就班了,从小到大,自己都从来没想过自己的梦想是什么,从来不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甚至不知道自己的未来是否值得自己去努力。许忻然的父母是M城知名大学的教授,和其他父母相同的是,从许忻然6岁起,她的父母就为她安排好了她接下来的“道路”。当然,父母们选择的路很少是我们真正想要的,这些年,许忻然从幼孩时期的懵懂到最终知道了什么叫做身不由己。

“忻忻,走了。”

许忻然从恍神中清醒过来,发现墨染已经站在教室门口了,还是熟悉的白色衬衫和干净的校服外套。

“男神又来接忻然嗷~”饭饭扯着自己尖细的嗓子,空气中弥漫着八卦的味道。

在饭饭的印象里,自从自己和许忻然在小学成为了最好的朋友之后,她的身后总是跟着一个长得白白净净,嘴里叫着忻忻,忻忻的小男孩。墨染就是从小父母口中的别人家的孩子。饭饭一直认为书香气的男孩子要么是个书呆子,要么是个Gay。偏偏墨染成了个例外,这件事更是一味打破了她17年来的价值观。

许忻然到家时,浓浓的饭香率先袭来,许妈妈仍在厨房擦擦蹭蹭着,还未注意到许忻然已然进了家门。“回来了。”许爸爸拿着一本时代周刊,走到饭桌坐了下来,这期间眼皮都没抬一下,聚精会神地看着最新的时代新闻。“嗯”父女俩的对话到此结束。

未曾可想,在许忻然长大之后,再次回忆起当初不苟言笑的父亲,特别后悔当时没在和他说几句话。青春的遗憾就是这样,我们都曾对着自己催眠说没有遗憾的青春根本称不上是好的青春。

饭后与往常日子一样,许忻然掏出带有蓝莓味道的中性笔,在数学卷子上奋笔疾书。数学对于她来说,从来不是令她费心的问题,相反,在学数学的过程中,许忻然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超脱释然。在饭饭还在哭爹喊娘抱着自己43分的高考模拟数学卷子的时候,许忻然已经开始研究定积分的运算了。家庭环境的影响,父母的教导,老师的期望,铸就了像橱窗里的娃娃一样的许忻然,美丽而耀眼。

“梦想?自由?勇敢?”那本厚厚的日记被刻下的是少女的一个个心事和情怀。许忻然合上了日记,转而进入梦乡,同周公相伴。

 
02
1990年12月,纽约。冬季的凛风。林瑾走在布朗克斯的街头,耳机里放着Marilyn Manson乐队的歌,寒风嗖嗖地吹过,那双插在上衣口袋的手攥得更紧了。街边的商店挂起五颜六色的圣诞彩灯,林瑾这才想起一年一度的圣诞节就要到了。在这条街尽头最不起眼的那个地方,是林瑾生活了10年的甚至都不能称得上家的地方。家至少还有家人在等你。10年前,林瑾的母亲带着年幼的林瑾背井离乡,远赴美国。起初,日子虽然窘迫,但在小林瑾心里,只要自己还有母亲陪伴,那生活至少还是有些许光亮的。林瑾的母亲是个极其漂亮的女人,白皙的脸蛋配上诱人的身材,大概是个男人都会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但在20世纪80年代的布朗克斯,这无非是对女人的致命打击。

身为纽约最臭名昭著的街区,这里从很久以前就是穷人们把酒言欢的场所。在这里亚洲人的生活是暗无天日的,小孩子从很小的年龄就知道如何去吞云吐雾,街边常常有光着膀子的黑人男孩熊抱着花枝招展的妓女又亲又啃。一个单身母亲,带着年幼的女儿,身处异乡,这种种的无奈使得林瑾的母亲很快也成为了时代泥石流的受害者。

好景不长,在林瑾10岁生日那年,也是同样的一个白雪皑皑的冬天,小林瑾穿着单薄的毛呢衣站在母亲回家的必经之路上,渴望见到那个熟悉的身影将她拥入怀中,只可惜,等到夜幕降临,那条路上最终都没有一个人带着微笑向她走来。第二天清晨,贫民区女尸的消息传得沸沸扬扬,那是林瑾的母亲。衣不蔽体,俨然经过了一晚上的翻云覆雨。没人可怜得扶起她,任由其在寒风中变得惨白僵硬。消息来的快,去的也快。不过半天,茶余饭后的话题就改了风向。从此,林瑾像变了一个人。

卖火柴的小女孩划起一根火柴,在烛光中,看见了美味的佳肴,看见了面带微笑的外婆,看见了自己从未看到的美好的未来。讽刺的是,当最后一根火柴燃尽时,这一切的美梦都随即破碎。林瑾从小就知道,在自己烂透的人生里,没有希望。她是一个小女孩,但却是一个想点燃火柴奈何都没有火柴的女孩。

粉波网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abcminc.com/372.html

作者: 粉波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