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宅男随笔

遇见 酒吧 你醉过么?

A城大学。 许忻然慢慢睁开眼睛,望着宿舍白花花的天花板。 这已经不知道是第几天梦到她了,朋克风的黑夹克,浓妆,…

A城大学。

许忻然慢慢睁开眼睛,望着宿舍白花花的天花板。

这已经不知道是第几天梦到她了,朋克风的黑夹克,浓妆,褐色短发。那张和自己相似的脸最近总是在梦里叫着她的名字。许忻然坐起来,简单的洗漱完毕,化上满意的淡妆,胡乱地绑了个马尾便匆匆忙忙奔着教学楼的实验室走去。新课题的实验报告几番修改仍没入得了“魔鬼张”的法眼。

许忻然心想,果然没人能逃过这位知名教授的魔爪。好不容易“魔鬼张”点了头,许忻然一看表,已然是太阳挂的最高的时候了。长满梧桐树的柏油路上,都是行色匆匆赶去教学楼的学生。突然,一声消息提醒。许忻然解锁了手机,点开微信,发现是饭饭发来的消息。

“许医生,别总是想着拯救别人,你好歹也拯救拯救你最好的朋友吧,我失恋了,我命令你下午赶快来找我,别说什么你有课,墨染早就已经偷偷把你的课表发给我喽~”许忻然笑了一下,饭饭这个小妖精,才上了一个学期大学,这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和她说自己失恋了。许忻然知道这次自己说什么也躲不过了。

饭饭常说自己是学理科的渣渣,数字对她来说就像容嬷嬷的针,扎得她是苦不堪言。所幸,饭饭是一个一直知道自己追求的人。从初中起,饭饭就励志想当舌尖顶峰的女人。高中三年,她在数学课上煮过面,在物理课上拌过饭,甚至有一次,许忻然在她的包里发现了小型的电饼铛。

她对美食的热爱直至今日还是母校的传奇事迹。就连饭饭自己也没想到高考人品大爆发,让她从丑小鸭摇身一变成了白天鹅。虽然不是和许忻然一样的985重点大学,但饭饭心里每每想起自己高考的辉煌事迹,心里还是美滋滋的。

出租车开了20分钟后,许忻然在大学校门前看见了那只蹦蹦哒哒向她跑来,令她熟悉的“兔子”。

“宝贝忻然!”

“……….”

开学这么久你都不来找我玩,太不够意思了。

“我很忙啊,大姐~”

饭饭看了看许忻然脸上如大熊猫一样的黑眼圈,又好笑又心疼。

那天同饭饭逛完街,吃完饭已经是快黑天了,天边那一抹湛红色在一点点消散,许忻然踩着日落的尾巴回到了自己的学校,拖着一身疲惫,洗完了热水澡便早早进入了梦乡。在梦里,她仿佛变成了另一个人

1991年4月。

酒吧门口。

林瑾身穿黑色真丝短裙,雪白的双腿,春光乍泄。从酒吧出来已经是第二天清晨了,她点燃一支香烟,靠在黑色摩托的后座上,想起昨晚肥头大耳的黑人大佬在她身上上下其手,不由得一阵作呕。酒吧虽然是个鱼龙混杂的地方,但林瑾很满足于现在的工作,与被大佬们调戏的作呕相比,她更喜欢他们把大摞的钞票甩在自己脸上的感觉。

“阿瑾!”一双手突然从背后抱住她,林瑾下意识地楞了一下。“林倾许,别闹了,我累了。”那个叫林倾许的男孩霎时脸上充满了失望。这个曾经老是跟在她屁股后面,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叫着她阿瑾的男孩已然长成180的帅气小伙,全身上下看不出一点曾混黑道的影子。

林倾许的祖父曾是九龙地区最大的黑帮头子,遥想当年几个有胆有识的中国人满怀一腔热血,渴望在全是Brit管辖的地区混出一番名堂,林倾许的祖父就是当时最老的成员之一。在这样的家庭环境下长大的林倾许自然而然的成为了黑帮的少东家。后来帮派人员内讧,帮派也随之崩坏瓦解。

而用林倾许自己的话来说,自己的人生在遇到林瑾之后才是真真正正的开始。一年前,14岁的林倾许为摆脱仇家的追杀,一路跌跌撞撞来到了布朗克斯。虽然从小感受着弱肉强食、人情冷漠,但第一次在巷子口看见一个死去多时的,布满苍蝇的,快被蚂蚁啃食干净的黑人女孩时,林倾许还是吐了,而且是吐的很厉害。

一个未成年的少年想要在这里生存是几乎不可能的,在这里,人活的像蝼蚁一般,死是那么的微不足道。在林倾许最后一次动了自杀的念头时,他被一个亚洲女孩猛的扇了一巴掌。从那以后,他就经常跟着这个女孩的屁股后面。他惊讶于一个失去母亲的女孩是如何在这乱世中摸爬滚打生存下来的,与她相比,自己仿佛脆弱的一碰就碎。

林瑾的眼皮已经支撑不住在慢慢下坠了。她感觉自己浑身都疼,这种疼痛常年累月的跟随着她,不管用什么方法都没能彻底治愈。她索性冲回自己暂时的栖息地,一头扎在床上,用睡觉来缓解自己的伤痛和疲惫,在梦里,她看见了母亲端着热腾腾的菜向她走来,一筷子下去,唇齿间留下的不只有米饭的香味还有眼角处刚刚留下的二行热泪。

粉波网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abcminc.com/374.html

作者: 粉波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