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宅男随笔

核桃和板栗

核桃和板栗 正是核桃上市的季节。 市场上,到处可见卖核桃的小贩。 他们的电动三轮车上堆着青皮核桃。靠外边放着两…

核桃和板栗
正是核桃上市的季节。
市场上,到处可见卖核桃的小贩。

他们的电动三轮车上堆着青皮核桃。靠外边放着两个小塑料盆,盆里套着塑料袋,里边装着夹开皮露出瓤的核桃。没顾客的时候,他们坐在三轮车的挡板上,左手戴着手套,右手拿一把小弯刀。只见他们左手抓起一个青皮核桃,右手的小弯刀轻轻划一道,青皮脱落,露出核桃黄色坚硬的真面目。

剥掉青皮后,他们的右手换上了一个夹子,左手灵活地转动,“格里啪啦”的声音过后,黄色的核桃皮就裂开了,卖核桃前期所有的准备工作就完成了。整个过程行云流水,体现了“熟能生巧”的古老道理。

夹好的核桃一般卖十二三一斤。从小贩车上随便扔着的一块硬纸板上,我知道了核桃的品种:香玲。这应该是个优质品种,不少小贩都标榜自家的才是正宗香玲。
核桃树在北方并不少见,也是常吃的干果,但知道核桃外边还包了一层绿皮还是比较晚的事了。那时候我都上小学四五年级了。

记得是中秋节前后,爸爸出差带回了很多吃的。橘子虽然不陌生,但我却是第一次看到了三五个挤挤挨挨在一根细枝上、还带着几片叶子的橘子;还有个头硕大的“橘子”——后来才知道那是柚子。不过那时候不喜欢吃柚子,那种微微发苦的味道,可能人小时候都不太喜欢吧。小时候大多数人都喜欢甜吧。想我在漫长的一段时间都很奇怪世上竟有苦瓜这种东西,那么苦谁愿意吃啊?现在,每到夏天它都是我餐桌上的常见菜,喜欢的偏就是它的那种苦味。

爸爸拿回来的东西里还有一样,绿色的小球球,掂着挺沉的。我和弟弟研究了半天也没搞明白,但知道是吃的确切无疑,就一人往口袋装了几个,忍不住出去在小朋友面前显摆。大家都没见过这个神奇的小绿球,眼巴巴看着我们。

我小心舔了舔外皮,涩涩的,苦苦的,看来是不能吃的,能吃的应该是里边的仁儿。我找了块砖头砸外皮,砸着砸着,本来面目暴露出来了,里边竟然是一颗熟悉的核桃。小朋友都忍不住大笑起来,哄一下散了。是呀,核桃有什么稀罕的?谁没吃过啊?家家过中秋节都有啊。我满心的好奇遭遇了沉重的打击,也一下子泄了气,手上还染上了一块一块的黑色,很久都洗不干净。

此前,我一直以为核桃在树上一开始自然是绿色的,成熟的过程中才慢慢从绿色变成黄色,直到被人们摘下来,或者自然落下来。

后来,见到核桃树,也有意识观察了一下。现在对那个裹着一层面具的核桃也算很熟悉了。

跟核桃同样让我困惑的还有板栗。
一到冬天,你在大街小巷走着,隔不多远就能看到一家卖糖炒栗子的。
以前的店铺,就是在门外支一口大锅,里边是黝黑发亮的小石子和板栗。老板用一把巨大的铲子不停地搅动,也许在你没看到的什么时候,他还放了糖进去,不然,也不好叫糖炒栗子嘛。时间一到,一锅冒着热气的糖炒栗子就新鲜出炉了。

现在街头炒栗子差不多都半机械化了,老板只负责把栗子倒进一个圆柱形的容器里,启动开关,机器就自动搅拌起来,省力多了。时间到了,再倒出来就行了。
老板把栗子装进盘子里,上边盖上一个小棉被,保温用的,揭起一角,腾腾地冒着热气,用来招徕顾客。
不知别人怎么样,反正我看到冒着热气的栗子就卖不动脚了。

十来块钱一斤,装在纸袋里,热乎乎地捧在手上,幸福感满满地溢了出来。毕竟一大把年纪了,不好意思在街上边走边吃,只能加快脚步往家赶。
回到家里,马上窝在沙发上,边看电视边吃栗子,所有烦心事都暂时被抛到了脑后。
我一直以为板栗也和我想象中的核桃一样,是直接接在树上的,未成熟时是绿色的,成熟后就变成深褐色了。到了收获季节,要么用竹竿打下来,要么等它自然落下来,人在树下捡就行了。

直到看《交换空间》,发现王小骞让两队选手用板栗的外壳做旧物改造,我才惊讶地发现原来板栗是包在一个满身是刺的圆球里,一个圆球里有好几个褐色的栗子呢。

年年冬天都无数次饱口福的栗子,原来我一点也不了解它啊。我从没见过栗子树,不知道栗子生长的过程,所以看到栗子寄身的那个圆刺球才那么吃惊。

以后再见到糖炒板栗,忍不住想起了包裹在它外边的那个绿色的长满刺的圆球球。

粉波网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abcminc.com/39.html

作者: 粉波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