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宅男随笔

泡      汤

温泉汤室第一格水池边,一个年轻人,裹满了泡泡,他模仿着卓别林电影里的各种动作。旁边的同伴被他滑稽的样子笑的捂住…

温泉汤室第一格水池边,一个年轻人,裹满了泡泡,他模仿着卓别林电影里的各种动作。旁边的同伴被他滑稽的样子笑的捂住了肚子。他继续模仿,但是他身上太滑了,一不小心摔进了水池里。

 

水池边有人!一个年轻人,蹲着的身子往后挪了挪。

 

改革开放了,街上的人都不叫山子的名字,叫他胡子,山子说‘胡子’听起来像土匪。刚子很有经济头脑,他看准了省城很多食品厂缺乏原材料,而古镇恰巧盛产此物。刚子一下子成了万元户。他扩大经营拉着山子一块做,安排他负责与各食品厂结账。

 

月底了,按道理山子该从省城回来交账,刚子想着他也许是让什么事给耽搁了。又过了几天,山子还是没有回来。有人说胡子老婆一个礼拜前去了省城。刚子视他如亲兄弟,他不愿意往坏处想。

 

水池里晃动着一张英俊的脸,拉碴胡子,不可能!不可能!老刚揉了揉眼睛,午夜两点的温泉室里,三尺的距离外那个年轻的拉碴胡子正望着自己。

 

老刚慌忙上了石梯,毛巾也没拿,湿漉漉地身子抱了衣服就往外走。

 

三天了,老刚换着时间段泡温泉,年轻的拉碴胡子随着自己出现。一阵冷风伴着热气袭来,凉和暖碰撞的感觉还是令他出其不意。老刚点燃一根烟狠狠地吸了几口,思绪随着烟雾飘。

 

山子卷款跑了!三十万。天文数字啊!除了银行的贷款外还有一部分是从亲戚朋友那里借来的。

 

刚子确定山子卷款跑了的那刻觉得天塌了!

 

刚子在床上躺了三天三夜,他无颜面对亲朋好友。半夜,刚子跌跌撞撞地来到普济高桥上,望着桥下温泉室里冒出的雾气,他突然改变了主意,泡个温泉再上路吧。

 

水好像很热,他和衣泡在里面。池里的雾气越来越大,迷迷糊糊中他像飘在浮云上,软绵绵的。

 

一双有力的大手把他从浮云上拉了下来,凉风夹着暖暖的热气吹拂到他脸上,模模糊糊中看见一个高大的身影,他在掐自己的人中。

 

兄弟,想开点!人生很漫长,没有迈不过的坎。啊!醒醒!醒醒!

 

刚子慢慢地恢复了意识,压抑了多日的痛苦像崩了缺口的堤坝。

 

高大的身影端详着他,沉默片刻后从随身的包里掏出几叠钱。我知道此刻你正经历着人生的苦难,刚才我在桥上就留意到你了,要好好活下去!我的货车还停在桥头,我得走了!高大的身影似说着一口外地方言。

 

想到那个高大的身影,老刚心里一万个后悔,那晚为什么不问对方的联系方式!!老刚又狠狠地吸了口烟,烟头冒出了丝丝火星,这些年他一直为此事懊恼。

 

刚子躺在温泉室门口的石板凳上,他想了很多很多,自己是个没担当的人吗?不是!亲人朋友的债能不还吗?可以扔下家里人吗?不能不能!

 

他望着手里的钱,整整三百。沉甸甸的温暖和希望,他要从头来过。

 

刚子用这三百元钱做起了黄豆生意,空闲时他还用单车揽活,起早贪黑只为了能早日把债还上。

 

经历了艰辛的还债过程,刚子成了老刚。老刚每天都来泡温泉,他幻想着能再见到当年那个高大的身影。老刚摸了摸口袋,这几天的烟瘾有点大。

 

一根点燃了的香烟递了过来!如此相似的脸!老刚愈合的伤口像是要被慢慢撕裂,他本能地推开拿着香烟的手,他不想看到这几天泡温泉时出现的那张脸。

 

叔,叔,我爸爸,他叫我务必要找到您,不乞求叔原谅。年轻的拉碴胡子满脸是泪。

 

我,我不认识你,老刚的声音在颤抖。

 

我替我爸爸向您赔罪,年轻的拉碴胡子突然跪在了地上。

 

老刚打了个趔趄,跌在温泉室外的石墙上,他扶着石墙站了起来。老刚在右边口袋里摸到了香烟和打火机,拿打火机的手颤抖的厉害,老刚的香烟没点燃。

 

叔,我爸爸一直很后悔!因为三代单传,他想无论如何也要延续下去,那个时候已经有了姐姐,妈妈恰好又怀孕了,计划生育不允许,他起了邪念。带着那笔钱,走了好多地方后,我来到了这个世界。

 

叔,爸爸说他是罪恶的魔鬼,他要回去向你赎罪!在我三岁那年,爸爸带着我们朝赎罪的方向上了火车。

 

下火车的那晚,天很冷,月亮把路照的苍白,我们出了火车站,想着找个地方夜宿一晚再赶第二天的汽车。在拐角的地方,我们看见了一个人。

 

那个人,很可怜,身上流着血衣衫不整地躺在路边,爸爸脱下外套给他盖上后又到火车站给他买了水和食物。

 

他不能动弹,爸爸把他送到了医院,医生说他的腿伤的很严重。我们没有马上走。爸爸说他需要照顾。

 

那个可怜的人能开口说话了,爸爸叫我唤他海伯伯。海伯伯始终不能下床,他说他让一辆车给撞飞了,肇事司机跑了,是爸爸救了他。

 

爸爸说我得走了,告知了要去的地方。海伯伯说好兄弟我有一事相求,能否,能否帮我去看望一个人,在你们家乡的普济桥上,我遇见过一个人,一想到他无助的样子我的心像压了块大石头。

 

海伯伯认真地说出那个人的样貌,听到右耳朵下边有个小小的洞,爸爸发疯似的把头往墙上撞,爸爸一夜之间变得很苍老。

 

我们在海伯伯那里留了下来,他家里有年迈的老爷爷和三个小哥哥,爸爸说这也许是宿命。

 

年轻的拉碴胡子呜咽的声音停顿了一下,他抬头看了看老刚,暗黄的灯光下,闭着的眼睛里流出浑浊的水,那水经过满是沟渠的皱褶,无声无息地往下流。

 

爸爸的时日不多了,肺癌。他想和您说他错了,他对不起您。海伯伯行动不便,他说世事沧桑,爸爸负你,他负爸爸,这也许是命运。

 

孩子,起来吧!老刚上前扶起跪在地上的年轻人,那张英俊的脸,熟悉的拉碴胡子,老刚仿佛回到了刚子的年代。

 

孩子,明天早上我要好好泡一次汤,然后,我和你一起出发!

粉波网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abcminc.com/401.html

作者: 粉波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