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宅男随笔

老家的院子里面的葡萄架

老家的院子 喜欢暑假回老家。喜欢这个时候老家的院子。 走进去,我先仰着头在厨房前边的葡萄架下转悠。一兜娄一兜娄…

老家的院子
喜欢暑假回老家。喜欢这个时候老家的院子。
走进去,我先仰着头在厨房前边的葡萄架下转悠。一兜娄一兜娄的葡萄挂着架上,青的依旧青着,紫的自顾自紫着,谁不管谁,义无反顾。我抬手从一串上边摘下几颗紫透的,剥掉皮,塞进嘴里,惬意地品着。这葡萄上绝对没有什么乱七八槽的东西,极绿色,极环保,自然极放心。

移步向院子深处走去。几丛西红柿红红绿绿,红的极张扬,远远地就夺人眼目,让你的视线不自觉就全部聚焦在它们身上;绿的羞涩地把自己藏在绿叶下边,但它们的绿色其实跟叶子的绿色不一样,泛白偏黄,在一群叶子中怎么看都有点欲盖弥彰。

我蹲下来,仔细观察那些红色的柿子,从中找到一颗红透了的,连蒂把上也没有了一丝丝的绿意,小心摘下来,在旁边的龙头上冲冲,于是吃到了今夏以来最正宗的一枚西红柿。

西红柿的旁边是黄瓜架。顶花带刺在院子里的黄瓜身上那是再正常不过的。院子里的黄瓜像极了调皮的孩子,一点没正型,长得直溜溜粗细均匀、中规中矩的近乎没有,一个个随心所欲,长得自由散漫。看这一根,蜷着身子,首尾相接,差不多成了一个圆;瞧那一根,长着长着,中间突然细了,倒显出一种玲珑的曲线美,一定是根女黄瓜,难不成黄瓜届也流行束腰了?自小到大,我熟悉的自然状态下生长的黄瓜就是这个样子。心里不由得闪过一个问号:市场上的黄瓜怎么长得那么匀溜呢?

我摘下一根苗条的,随手洗洗,脆脆地咬了一口。天哪,是小时候熟悉的那股黄瓜的味道!这根没有了重量考量的黄瓜,咬到嘴里才真叫嫩啊!
肚子鼓鼓的。我继续往院子的深处走,给眼过过瘾。

这是几株茄子。有细细的长长的紫色新品种,有古老的圆滚滚的白茄子,自然也有圆滚滚的紫茄子,它们极力地鼓着腮帮子,好像在和谁赌气一般。
一抬头,天哪,这种豆角可有点恐怖,又粗又长,曲里拐弯,从架子上耷拉下去。我在自由市场见过,叫蛇豆,倒也名副其实。

这是一小片韭菜,那是一小片芹菜,还有几丛香菜,一片青菜。
我边走边看,院子后边竟然种着几株南瓜,长长的藤蔓顺地爬着,占据了一大块空间。我扒拉开大大的叶子,看到了下边的南瓜,最大的差不多有脸盆那么大了,静静地躺在地上。南瓜长到这么大个头,如果不是用来卖的,那大概只剩下观赏价值了。

更奇的是老爸还种了一大片玉米。这片玉米播种的时间分了好几段,为的是我们不管什么时候回家,都有嫩玉米吃。待会儿掰下三棵,做饭时煮了吃。
蒜苗已经干枯了。蒜薹早已打过。过不久,下边的大蒜就可以收获了。

院子里其实也不止种了这些实用的,还有观赏的呢。墙边的一片虞美人开得正艳,举着一片高高的茎,上边顶着楚楚可怜的各色单薄的花儿。还有一片指甲花也开得自得其乐。虽都是不值钱的草花,但和这院子极般配,倒也朴素得惹人爱怜。

视察完一圈,我心满意足地准备进屋了。转身的一瞬间,才发现我忽略了后墙根下点的几窝丝瓜。丝瓜顺着墙一直爬了上去,整个后墙完全成了一面绿墙。丝瓜结的极多,一根根直溜溜的,待会儿摘下一根做个汤吧。

还有房子一整面山墙上的爬山虎,单是那种气势,就极为醒目。一片片大大的叶子随着微风轻轻颤动,像是一片绿色水面上泛起了涟漪,平添了一丝凉意。
也许,退休后可以选择过这种陶渊明式的生活?

粉波网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abcminc.com/41.html

作者: 粉波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