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宅男随笔

一人回家,众人协助——接高考生回家

太阳躲在云里避暑,红彤彤的小苹果笑嘻嘻地跟考生打招呼,海棠果你争我赶地迎接家长,浩浩荡荡的高考专用车有条不紊地…

太阳躲在云里避暑,红彤彤的小苹果笑嘻嘻地跟考生打招呼,海棠果你争我赶地迎接家长,浩浩荡荡的高考专用车有条不紊地停靠在校门口。高考结束日,不计其数的家长在道路两旁手捧鲜花等待多日未见的孩子,场面看似混乱不堪实则井然有序。

在校门口悠闲的逛了两个小时,终于轮到家长进宿舍接孩子,这时完全能够感受到家长们急切的心情——在楼道上我的鲜花差点挤成了鲜花酱。

本着独立的原则,没有请大家长们来接,我和刚高考完的老妹利索的打包好行李,边打包边想:看来没有家长也是可以的,这么快就收拾完毕了。几大袋被子、衣服、日常用品丝毫没有难度的搬到楼底,当两个女孩集中火力搬三麻袋书时,才意识到男女力量悬殊的差距。

我跟老妹合伙把一袋书拖出宿舍房间,一鼓作气,两人四手抓四角向楼梯口冲,无奈我两用多大的力气,胳膊上的血管都暴起了,这一麻袋书依旧岿然不动,静静地躺在地上,仿佛在说:“小样,就凭你两还想挑战我的体重?

”多次尝试后,我们决定把它踹到楼梯口,从楼梯上把它滚下来。可是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两个人手脚并用,对其“拳打脚踢”,麻袋还是稳如泰山,再看看来往家长扛着书本自由穿梭在楼道里,一阵绝望感涌上心头,欲哭无泪,衣襟湿透。楼道监察的保安哥哥实在看不下去了,疏通人流后帮我们“一举拿下”这顽固分子,第三袋是老妹好友的父亲帮忙才顺利下楼。

说来也巧,我在聊城大学读书,老妹从初中开始六年的好友也是聊城人,我们家与聊城挺有缘分,这不高考刚结束,老妹便跑到聊城度假,感受古色古香的聊城文化。

聊城叔叔为人极好,书本太重,即使已经搬到宿舍楼底也无法抬到小拉车上,聊城叔叔丢下自己孩子的行李帮我们把书本麻袋固定在小拉车上,并多次确定牢固后才离开。宿舍楼到校门口的距离第一次感觉有一亿千米之远,经过教学楼时高三老师们特地在地上铺了一个铁板并帮我们推拉,我得到短暂几秒钟的休息,望着似乎看不到头的路,想到了可以解救我们的大舅妈,

当机立断请刚下班还未到家的大舅妈前来营救我们,我跟老妹推着三大袋行李磨磨蹭蹭、艰难前进,推了半个小时终于看到了维护秩序的交警哥哥,也许人家看我们可怜,竟让我两在交警休息棚等大舅妈,并允许把车停到休息棚傍边。听到大舅妈声音的那一刻,

我感觉希望之光已来临,救星到达满血复活。也许知道大舅妈来解救我们脱离苦海,那淘气的拉车竟罢工了,那呻吟的声音仿佛在说:“我累瘫了,走不动了,别再压榨我的劳动力了。”无奈只能如愿,三人一车来回六趟步履维艰的搬运活动终于结束。披星戴月回家喽。

高考结束日感恩大家帮助我们,当大家走向我们时,我们原想获得黑暗中的一缕光明,大家却给了我们整盏台灯。

粉波网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abcminc.com/410.html

作者: 粉波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