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宅男随笔

下跪的母亲 

初二那年暑假,父亲因病突然离世。母亲交不起我的学费,初三就不上学了。从此,每天跟在母亲身后割猪草,垫猪圈,养鸡…

初二那年暑假,父亲因病突然离世。母亲交不起我的学费,初三就不上学了。从此,每天跟在母亲身后割猪草,垫猪圈,养鸡喂鸭……

 

母亲看出了我的不开心,但也只有无奈地叹息。

 

一天午后,我蹲在灶膛口煮猪食。母亲翻出我的书包,挂在我肩上。

 

“孩子,妈再上学校找找老师去。只要你想上学,妈就是砸锅卖铁,豁出这条命不要也供你。”

 

我又走进了学校继续学习,一年后,我考上了县城重点高中。

 

到了县城,我就像刘姥姥进了大观园,看花了眼。

 

同学们穿着时尚靓丽,像是白天鹅一样,优雅地在眼前晃动。再低头看看自己过时破旧的衣服,恨自己没有投好胎,生在了农村。自卑让我承受不了同学们不屑的目光,经常一个人躲在角落里。

 

一天,我买饭票时,身后有人轻轻拍了一下我的肩膀。我扭过头一看,半边脸都觉得烧得慌。原来是我们班的帅哥。

 

“我帮你买吧。”他说。

 

“谢谢,我已经买好了。”我受宠若惊地回答。

 

此后,他找各种理由接近我。看到同学们羡慕嫉妒的表情,我变得很得意。

 

他经常带我出去跳舞,看电影,逛街,上网吧。期末考试,我的成绩从班级的前几名,到了末数一百名。

 

一天上午,我们俩在学校附近的小餐馆吃饭。忽然,从后厨传出一阵嘈杂的声音。服务员们放下菜盘子,急急忙忙地跑过去。我们也好奇地站起身跟过去。倚门向里面张望。

 

只见一个穿着朴素的妇女,手足无措地站着。眼前是一地被打碎的盘子。

 

我的心不由一动。多么熟悉的身影!

 

“老板我赔,我赔。”她向身旁的男人说。

 

“你赔的起吗?你拿什么赔?”老板脸红脖子粗地叫嚷。

 

“你认识她?”同学瞄了我一眼问。

 

“哦,不,不认识!”我躲闪着他热辣的眼神。

 

“可是你的脸都白了。”他追问。

 

“老板,从我以后的工资里扣出来好吗?”只听那个熟悉的身影,祈求着。

 

“滚蛋!”男人粗鲁地骂到,“连个碗都涮不好,还留你做什么?”

 

妇女一听连忙跪在地上,向前蹭了几步,停在老板脚下,连连磕头。恳求地说:“求求您!老板,留下我吧!”

 

老板也对她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一跳。哼了一声,甩了那妇女一下。

 

没想到老板用力过猛,把那妇女甩倒了,她的头撞在了炉子上。鲜血沿着她的额头向下淌。

 

“妈——”我不顾一切地冲出去,一把抱住了她。

 

母亲透过血泪模糊的眼睛,认出是我后,开口就问:“妮子,你都看见啦?妈给你丢脸了!”

 

“妈,是我不好!”我痛哭着,拽起母亲往外走。这才意识到,他已经悄悄离开了。

 

这件事情发生后,我不再跟他出入舞厅,电影院和餐馆,而是坐在教室和图书馆里。还利用课余时间卖手机贴膜,在节假日打零工挣钱。不但还清了小餐馆的盘子钱,还攒出了下学期的学费和生活费。

 

手里捧到大学录取通知书那天,我跪地给母亲磕了三个响头。

 

粉波网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abcminc.com/431.html

作者: 粉波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