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宅男随笔

一头瘟猪

中午,村民听到王麻子在嚎天嚎地的哭,哭得惊天动地。   我当村长的爹说:“莫不是王麻子娘死了?” &…

中午,村民听到王麻子在嚎天嚎地的哭,哭得惊天动地。

 

我当村长的爹说:“莫不是王麻子娘死了?”

 

他边说边往王麻子家方向跑,我也跟着他的屁股后面一路小跑。

 

当我们气喘吁吁跑到王麻子家院子里时,只见他娘坐在地上抹眼眼泪,再走进几步,王麻子小小的家集聚了十来个人,围着躺在地上的一头将近150斤的大猪,猪嘴里还残留着白色泡沫,双眼紧闭。

 

王麻子边抹眼泪边说:“我家的猪得了瘟病,”话还没说完又嚎天嚎地哭起来。

 

“养得这么大真是可惜。”村长蹲下抬起右手顺了顺猪毛。

 

“谁说不是呢,准备年前把它卖了。”王麻子他娘抹着眼泪颤颤巍巍地向人群走来。

 

“娘,这头死猪咋整?”王麻子终于停住哭,边说边上前搀扶他娘。

 

“等下麻烦大家帮忙抬去埋了。”

 

“杀了吃,埋了怪可惜。”突然从人群中传来一个声音。

 

“不能吃,这是瘟猪。”村长一脸严肃地说。

 

“村长说得对,吃不得,”王麻子娘说。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然后眼睛紧盯着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猪。

 

“还是吃了。”王麻子说,“大家都还没尝过猪肉是什么味。”

 

“是啊!吃了。”十来个人群中响起一片骚动。

 

“不能拿命开玩笑。”村长看了一眼猪后说。

 

“没事,没那么倒霉,那年我们去别的村捞死鸡吃,现在不好好的站在这儿。”一个高个子得意洋洋地说,好像鸡肉的香味还留在舌尖。

 

“是啊,鸡肉都那么香,猪肉肯定更香。”一个村民舔舔舌头说。

 

在场所有的人,包括村长在内,顿时两眼冒绿光,喉咙在蠕动着,仿佛躺在地上的大猪顿时变成一盘盘香喷喷的红烧肉。

 

“是啊!杀了吃,我去烧水,”

 

“我去磨刀”

 

“我去找大盆”

 

“……”

 

大家各自散开忙着准备杀猪。

 

不一会儿,水烧开,工具也准备齐全,大家要王麻子杀,他给人送猪的时候学过几下。

 

王麻子有模有样白刀子进红刀子出,只是流出来的血乌黑乌黑的。不一会儿工夫,刚才还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猪顿时被剁成一小块一小块。

 

“我们怎么做了吃?”

 

“村长,你的厨艺好,我生火你掌勺。”王麻子妈边说边走去抱柴火。

 

村长也不推迟,麻利地往大锅里倒水,然后把刚剁好的猪肉一股脑儿全倒入锅里,盖上锅盖慢慢煮。

 

没过多久,一阵阵热气腾腾的香气从锅盖边飘出来,在场的人垂涎三尺,啧地说:“真他妈的香啊!”

 

“香!香!真香!”王麻子又哭起来了。

 

“村长,可以吃了吧?”

 

“还不行,再煮煮。”

 

“熟了,熟了,可以吃了。”

 

“是啊,可以吃。”大家凑到灶台前闭上双眼深吸了口气。

 

一人拿着一个大大的碗,眼睛直勾勾地盯着锅,还没等村长再回话,七手八脚把锅盖揭开,一人盛装一大碗蹲着吃起了来。

 

村长笑眯眯地看着大家说:“慢点吃,锅里还有。”

 

他自己只夹了一块肥瘦相间的放入嘴里慢嚼起来。

 

“嗯,又香又好吃。”说完,村长装了几块瘦肉给我吃。

 

他是村长,什么事都得以村民为重,就连吃肉这么大的事他还要让,自己不吃不得紧还要求我少吃,好让村民多吃一些,我心里暗自骂这个当村长的爹真蠢!

 

一大锅肉瞬间被一扫而光,大家抹着油油的嘴巴,拍着肚皮满意地回到各自的家中。

 

我回到家大概2个小时,突然上吐下泻起来,肚子痛得在地上打滚,不一会儿,隔壁的王婶也在喊肚子痛,村长跑到刚吃肉的各家去看情况,有的在地上打滚,有的上吐下泻。

 

刚才在王麻子家高高兴兴吃肉的村民,此刻把村卫生所挤得水泄不通……

 

粉波网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abcminc.com/433.html

作者: 粉波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