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宅男随笔

棉花,一种不是花的花

棉花,一种不是花的花 我不知道我的老家为什么不种棉花了,产量低,病虫害严重,还是其他原因? 不得而知。 而我,…

棉花,一种不是花的花
我不知道我的老家为什么不种棉花了,产量低,病虫害严重,还是其他原因?
不得而知。
而我,确是好多年不见棉花了。
忽然间,就怀念起地里生长的棉花了。

棉花是怎么长起来的,我没有多少印象了。能回忆起来的是地里一窝一窝的小苗,大人挑着水一勺一勺地浇到根部。棉苗渐渐长高,高到一定程度,女人就下地掐尖,掐尖的作用可能一是防止棉苗疯长,二是促使棉苗分叉。再后来,好像地里就开了一片一片白色的花儿,渐渐会变成红色,一大片一大片的,煞是好看。

棉花的花,自然也是花,可又不同于一般的花。
人们眼中的花,大多体现的是华而不实的本色,好像只是因为好看才存在,派不上实在用途。花中大名鼎鼎的玫瑰,似乎也就是为了爱情才宝贝的。不过,花儿生活在中国,总得有用才行。所以,玫瑰花可以做香水,所以泡茶,可以做点心……即使如此,它最主要的用途还是观赏吧。

棉花的花就完全不同了,它压根跟看绝缘,好不好看谁在乎?它就是为了结棉桃才开的。想来,乡间田地里很多花都是这样,它们都被我们有意识无意识地忽略了。比如扁豆花、黄瓜花……
棉花的花谢了,自然就结成棉桃了。
下来我的记忆就比较清晰了。

棉桃是个好东西。说它是个好东西,不是因为它绽开后就是棉花,而是因为嫩棉桃可以吃。小孩们走到棉花地边,先贼眉鼠眼打量一下四周,发现没人,赶紧选几个大小合适的棉桃摘下,装进口袋里,装着若无其事的样子飞快逃离现场。如果被大人发现,轻则挨顿骂,重则挨顿打,所以,逃跑一定得迅速。

然后就是享受美味的棉桃了。轻轻剥掉外边那层绿皮,里边是初具棉花形状的“棉肉”了,水分很大,咬在嘴里甜甜的。挑选棉桃是个经验活,太嫩了没有吃头;太老了就柴了,失去了水分,味同嚼蜡,还不如嫩的呢。我们的经验都不足,好多棉桃都被我们糟蹋了,被大人骂成“败家子”一点也不冤。还好,那时地还都是生产队的,公家的东西嘛,心疼的人就很少了,我们才能胡作非为。如果棉花是私人的,估计我们当初的屁股早给打成八瓣了。

当地里的棉桃渐渐老去,青色的外皮慢慢变成黑褐色,然后裂开,雪白的棉花就从裂开的缝里探头探脑。地里的白色越来越多了,女人就收拾缝成两层的粗布围裙,准备摘棉花了。

来到地头,女人把围裙绑在腰上,一人管两行棉花,一字排开,边说边采。女人嘴里说个不停,手上的活儿却丝毫不受影响,双手在棉花上翻飞,一会儿就装满了围裙。最先装满围裙的女人总是很自豪、很张扬地走到地头,把围裙里的棉花倒进背来的背篓里,再回到地里继续采摘。

那时摘棉花是论斤记工分的,当然也看摘下来的棉花质量。有些笨女人,摘的量少不说,摘下来的棉花总粘上了很多枯干的棉花叶子碎片,搞得棉花品质下降,也会影响工分的。
棉花的开放是一波一波的,同一片地里就需要多次摘棉花。后来棉花开得时间很集中,女人们摘不过来,又怕下雨,村小的学生就派上用场了。

我最喜欢摘棉花了。反正那时上不上学没人在乎,学好学坏也差不多,坐教室里哪有在地里钻来钻去有意思啊?
我们小时候的书包都是自家用一块花布缝的,好些人家舍不得用花布缝,就用做了衣服剩下的各色布头拼接起来缝成书包的样子,当时嘴撅脸吊觉得寒碜,现在想起来都是工艺品啊。我们的书包都是空空的,只装了语文、数学两本书和两个本子、一根铅笔,轻飘飘的。要摘棉花了,我们就把书包掏空,把书包带子挂在脖子上,排着队来到地里。

老师讲完要求,我们就一人管一行,开始摘棉花了。
一帮小学生能帮多大的忙呢?尤其是那些猪狗都嫌的小男孩?不过小女孩还是不错的,手脚麻利,摘得也干净。那些男孩,一朵棉花总是留下根部白花花的几丝,看着就让人心疼。还没摘多少呢,几个人就在地里打开了,或者藏开老闷儿了,等老师高声叫骂起来,才一伸舌头老实一阵子。

摘棉花最开心的事是遇到一大丛黑果果。黑果果是一种野生植物,上边接一兜娄一兜娄小拇指指头盖那么大小的果实,如果果实由绿色变成黑色,那就说明成熟了,吃起来甜甜的。

我摘花又快又干净,总是把其他同学甩下一大截,就经常能在前边发现黑果果。有时这黑果果长在别人那一行棉花里,我就会悄悄蹲下,利索地摘下成熟的黑果果,飞快吃完,再不动声色地潜回到自己那一行继续摘花。过一会儿,有同学大呼小叫说发现黑果果了,接着就是失望的喊声:“唉,白高兴了,全是青的,还没熟呢。”我听后暗乐,得意极了。

把书包里的棉花集中起来,交给生产队,我们快乐的一天也就结束了。
现在老家的孩子只能从书本中看到棉花了,再也不会有我们摘棉花的乐趣了。
遗憾。

粉波网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abcminc.com/45.html

作者: 粉波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