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宅男随笔

他把那个放进我嘴里

儿子被打成了植物人,躺在医院里,每天大把的烧着钱,生而为母则刚,为了凑齐儿子的医药费,我不得不重操旧业,日夜奔…

儿子被打成了植物人,躺在医院里,每天大把的烧着钱,生而为母则刚,为了凑齐儿子的医药费,我不得不重操旧业,日夜奔波,只为一个‘钱’字。

我终于找到一个白天在售楼处售房的工作,正好,下班后稍微收拾下,再去夜场坐 台,售酒。

凭借一些手段,渐渐的,售楼处的提成收入超过了夜场,我重心也开始转移,毕竟,正经的工作收入还是让人尊重。

我已经是三十多岁的女人了,沧桑的经历,让我厌倦了那嘈杂的轰鸣。

可是,人,久处污糟之地,脚上一定会踩上污垢,身上也一定会沾染风月的气息。一般人也许看不出来,但流连欢场的人,只需一眼,就会看出你历尽千帆的的风尘味儿。

就在我准备撤出欢场之际,一个恶魔,却又将我重新踩进泥潭。

这天下午,经理特意让我留下,说有位客户打电话来指明要我接待,说他准备要入手两套大跃层。我兴奋极了,可一直到等到下午6点别人都下班了,那个人才姗姗来迟。

已经有了意向的准客户,在我眼中就是一沓沓的钞票,想想儿子,想想那张等着我将数额快速增长的银行卡,我打起一万个精神,迎了上去。

见到他时,我心神一点恍惚,似曾见过的模样。但是无论酒吧还是售楼处,每天人来人往,我实在记不起在何处曾经相遇。

看过一应的图纸,详细介绍了房子的情况,他忽然提出,要去实地勘察一下。我们公司的这个房子是现房,为了能促成今晚就交定金,我还是去登记拿上钥匙,跟他出了门。

而这一去,我便踏进了地狱的大门。
24
遇见紫阳

京都此时已是初冬,七点,天色已经黑的透透的了。

我身上只穿着一套小西装裙,脚上黑色小半靴,一出门,便被寒风吹得拽了拽衣服,抱紧了双臂。

我原打算带他去样板间,那里有暖气,只是到了那后,他说这都是装好了的,已经隐藏了所有的短处,要去实地看而不是看样板间,无奈,我只得带着他继续往里面走。

楼道里寂静的让人害怕,我们上了电梯,听着铰链嘎嘎的往上滑,为了活跃气氛,我一直不停的介绍着这栋高端楼王的好处。

他一句话不说,就站在我身后,我能感到那道目光停留在我的臀部。电梯停在了17楼,一出去,我就去开楼道的灯,可是,却没有亮。

我心里一阵紧张,用手机打开了灯光,引领他进了要看的房间。

房子还没有通电,我拿着手机各处扫着,这是一个复式的大跃层,楼上楼下近320平,从凉台俯瞰下去,隔壁公园的美景就是自家的后花园,从宽阔的露天阳台俯瞰下去,就是商业街闪烁的霓虹,真的是很适宜居住的好房。

看完下面,我带着他向楼上走去,脚下一个不稳,我就摔向楼梯的边缘,手机摔了下去。这是毛坯房,楼梯是没有栏杆的,他一把拽住我,我心噗通的跳着,急忙感谢,想从他怀里脱出来。

“美女,你是真的不记得我了吗?”他并不撒手,反而紧紧的把我搂在怀里。

“先生,我,我们见过吗?”男人我见多了,想趁机揩油的比比皆是,像他这样的,我是不怕的,如果揩下油能售出两套高端房,我毫不在乎。

只是他下一句却吓了我一跳!“那美女枕下的钱还记得吗?”

我一愣,旋即明白,这是我在‘艳遇’的恩客!

我放下心来,顶多,再出卖下自己,他若签了字,两套跃层的提成有好几万了,离着儿子要出国的日期又近了一些。

我不再忸怩,任他搂着问,“先生,我自然记得!很感激您的慷慨,后来我也就从那地方出来了。只是,您怎么认出是我来了?”

“呵呵呵,”他笑着,“你太迷人了,让人过目不忘。我后来去找过你几次,你都不在,不想今天在这遇到了。既然来了,那就乐呵乐呵吧!”说着,他掐着我的胳膊,就向楼上拖去!

 

我跟呛着被他抓着紧走了两步到了楼上,只是我没想到,楼上还站着一个人!

我怕了。

这肯定是有预谋的啊!自己这究竟是被谁算计了?

我边想着对策边努力将重心压在脚上,那个男人拖拽我的时候就有些费劲儿:“怕什么?你不就要钱吗?今天你陪我演好这场戏,给你十万都没问题!”

快点!今晚这一战,可关系着爷的生死大计,来吧!没时间和你耗着!”

我被他重重的摔在地上,凹凸不平的地上硌的我后背生疼。“大哥!您饶了我吧!如果不是因为孩子病重,我也不会走上这条路!求求您了!…….”

把那东西塞到我嘴里,冲窗边站着的那人说:“开始吧!”

我在地上用力躲闪着,任凸起的地面划破后背,他见我奋力抗拒,爬上来就狠狠的给了我两个巴掌!

“最好别把她的脸花了,不然,他就认不出这个贱人了,”一直站着的那个人忽然发话“你要让他看看,他心里一直装的女人在别人身下承欢的骚样儿!”

男人听完,拿出一个瓶在倒了两颗,撬开我的嘴里放了进去,我知道不能咽下去,想吐出来,他用力一捏我的鼻子和嘴巴,仓皇之间,我咽了下去。

片刻,我体内如着了火般,欲望无止境的涌到身体的每一处,“这身材,啧啧啧,真是让人欲罢不能呀!怪不得他一直念念不忘,哥哥,今晚我要玩儿个够!”

“老许?”我脑海里想要想起什么,却又被身体的某一处燃起的欲望无限限扩大、淹没,在喘息间,我抓住了什么东西,努力贴上去,想要将身体填满…….

我被他调弄的起起伏伏,浑浑噩噩仿佛又闻见那股熟悉的烟草味儿。

26
遇见紫阳

再醒来的时候,我浑身冰冷的躺在渣地上,除了身体的疼痛和被撕破的衣服,找不到一丝曾经欢爱过的痕迹。

现场被收拾的干干净净,就是我的下面,也被擦洗干净了。

我坐起来,就看到窗台那,还放着一摞钱。

顾不得裸着身体,我把钱拿过来一数,又是五万。他到底是谁呢?为什么会在这和我有这样一场苟合?我努力回忆着,记忆里有一个闪烁的小红灯,似乎我看到旁边那个男人在录像?

我一下清醒过来,是的!男人在我身上驰骋的时候,那个人手里拿着是摄像机在摄像!!

我感觉自己被卷入了一场阴谋里,只是,在这场阴谋里,我演的是什么角色,他们又为何会选上了我?难道是因为我和谁长的像?

我臆想着,急忙穿上撕坏的衣服,用手抓着裙子已经坏了的拉链,勉强遮挡着下了楼。

楼下,手机已经摔碎了,我捡起来,趁着天还没有亮,在出租车司机惊异的目光下,上车急急回了住处。

打开喷洒开关,热水浇下来,疼得我一下就跳了起来!我这才发现,我的后背几乎被蹭走了一层皮,镜子里伤口深深浅浅,后背被那间房子的地面已经搓成了筛子。

我收拾停当,看了下表,才早上5点多还不到六点,我还能躺下迷糊会儿再去上班,搂过那沓钱,我侧躺着,头挨着枕头就睡着了。

闹钟一遍又一遍不停的响着,又困又冷的我睁不开眼睛,浑身的酸楚袭来,我不想起床,我多想好好睡一觉。我好累。

我摸向手机,碎裂的屏面让我有些清醒,今天一定要去上班,万一那男人今天去,我不能付出了身体却让别人签了单啊!

再有几十万,或者到年底,我没准努努力就能把儿子的医药费凑齐了。想到这儿,我努力睁开眼睛,坐了起来。
27
遇见紫阳

做销售哪里能没有手机?我晕晕乎乎的出门后,我先找了个柜员存上钱,又去店里买了个手机,才打了个车去向售楼处。

我发烧了,昨晚冻得,尽管回去就冲了个热水澡,但此时身体各处关节的酸痛让我知道,这场病逃不过了。

我一边打着喷嚏一边往大厅走,还没设置的新手机叮咚叮咚的响起来,一条彩信跳进来,我低头打开看的同时,一头撞在一个人身上。

我一慌乱,手机掉在地上。视频还在放,正是我在人身下放荡的画面,羞人的声音在大厅传开来,大厅瞬间一片寂静。那呻 吟愈发听得清楚。

我站在那傻了一下,满脸涨得通红,尴尬地捡起手机,飞一般地跑了出去。

粉波网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abcminc.com/450.html

作者: 粉波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