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宅男随笔

只要孩子能好我做什么都可以

昨夜的我发着烧,头重脚轻的赶到售楼处,喷嚏一个连着一个,昏沉沉的走着时,刚买的新手机还没有顾上调声音大小,大大…

昨夜的我发着烧,头重脚轻的赶到售楼处,喷嚏一个连着一个,昏沉沉的走着时,刚买的新手机还没有顾上调声音大小,大大的叮咚叮咚的响起来,我低头打开看的同时,一个不小心,就撞在一个人身上。

 

抬头一看是经理,慌乱中手机就掉在地上,我打开的视频还在放着,大尺度的画面伴着羞人的声音发出来,大厅里被惊得一片寂静,那一高一低的叫声愈发听得清楚。

 

我也呆了,羞愤难堪地捡起手机就跑了出去。

 

这人真他么的是丢大了,我一边跑一边想,这工作就这么砸了,后面该怎么办啊!好不容易能逃出那个场所,如今又被我自己搞砸了。眼下,这售楼处是回不去了。

 

要怎么办?坐在马路边,我真是愁的头发都要白了。攥着手机,我忽然想起,那段视频上的人,是我?!

 

我后知后觉地急忙再点开看,不是我是谁?!那画面简直不堪入目,我竟不知自己还可以如此的放浪!虽然只有短短的十几秒,但剪辑后该有的内容都有了……

 

这是那个站在一旁的男人发给我的?

 

我想起昨晚的一幕,拿起电话打了过去。对方很快接通了,“怎么样?美女,很刺激吧?如果你不想这视频散播出去,那就晚上九点,艳遇见。”说完,便自行挂了电话。

 

这他么的是哪一出?我招谁惹谁了?我一个单亲妈妈,不过是想为孩子筹点医药费,老天爷,你这是要把我逼上绝路吗?

 

我抱住头,在马路边呜呜痛哭。

 

没办法,晚上我准时到了‘艳遇’。一直到子夜,那个男人也没有来。

 

我心里十分不安,跟着一个曾经的客户,出了台。

 

晚上在一起时我心不在焉,挑不起一点兴致。

 

尽管他十分不满,但是当他听完我说的,“你还是赶紧走吧,我不知道你是得罪谁了,才会这样害你,只怕,以后这碗饭你不好再吃了。我也帮你出不了什么主意,只能劝你别为了这点钱,把自己搭进去。”

 

说完,他给我留下钱,匆匆走了。

 

我躺在床上,感到自己是那么的孤注无依,出了事,连个能商量的人都没有。悲哀与绝望蔓延开来,明知眼前就是绝壁,我却被一只股无形的大手推着,不由自主地往前走去。

我想带孩子走,可是京都没有办法医好儿子,回到那连线都数不着的小城市,岂不是耽误儿子一生?

 

我翻来覆去琢磨一夜,也想过去找老板,可是一年半过去了,他早已新欢在怀了吧?何况当初我走的那么决绝,也没脸再去找他。事已至此,大不了就是一死吧?

 

只要孩子能好,就是刀山火海,我死又何妨呢!

 

想到了最坏的结果,我心一横,什么也不再想,既然老天爷一定要我吃这口饭,那我也就不再挣扎,趁着还有些姿色,赶紧挣钱带儿子去国外医治才是正事,管它视频不视频,就是发出去,认识我的又有几个呢?

 

哭着想着,我睡了过去。

 

孩子治病的钱我一天也等不得,第二天晚上,我准时到了艳遇。

 

今天运气不错,一群小年轻进门看见我,便叫我开了一间大包,开单就是四瓶洋酒加十打百威,果盘、小吃,我带着几个陪酒的姑娘,帮忙活跃着气氛。

 

年轻就是好,我看着和儿子相仿年纪的他们,各种起哄,做着各种尺度稍大的小游戏,嘻嘻哈哈、一推一摸之间,暂时忘了心中的苦楚。

 

一首歌没唱完,一个少爷借上果盘之际,塞给我一张纸条。

 

我看完,和金主说了一下,出了包间,就看到卡座上,那天要买房的那个男人。我坐了过去,开了一瓶啤酒(我必须多喝,客人点单越多,我提成越高)碰了下他的杯子,自顾喝下去。

 

“昨天约了我怎么没来?”

 

“昨天?昨天我没约你啊?”

 

我拿出手机,把视频让他看,还有发给我的那个号码。

 

他看完皱着眉,片刻才说“我不知道这个人是谁,你的视频是在我这儿,但是我拿来不是用来威胁你的。我黄大龙做事,还没有那么下作。可视频在我这,这是哪里来的?”他也不禁疑惑。

 

“是不是你那个朋友?”我脱口而出。

 

“他?不可能。摄像机还在我这,何况…..不可能。”他点燃烟,皱着眉抽起来。

 

沉默良久,他塞到我手里一沓钱,走了。

 

我回到包房,满怀心思的坐在那,前途吉凶未卜,我真有些怕了,到底是谁还有我的视频?我感觉自己在一步步走进别人设计的陷阱里面。

 

31

遇见紫阳

 

直至两点,那一群孩子才散了,我不敢独自回住处,便和几个小姑娘去了她们的宿舍。

 

或许是换了地方,一夜辗转反侧不能入眠,从头捋到尾,我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

 

虽说我初中毕业,18岁就生了孩子,一直混迹于欢场,可是我从未生过害人之心,跟了老板之后,几乎是被他豢养着,每日只管吃吃喝喝,真正的那些打打杀杀他从不让我涉猎。

 

我想到天明,也想不出个所以然,头晕脑胀的爬起来,去了医院。

 

儿子依旧是老样子,医生说他的脑电波线越来越短,如果需要救治,还是要趁早。一番话说完,我两眼含泪,恨不得扒了自己的皮,卖了自己的五脏六腑,去救治我的儿子。

 

我的孩子已经等不及了,我要怎么办?

 

回到住处,我打开木盒,看着许念安的照片,嚎啕大哭,这个男人,给我了两个孩子,我却因为一己私心,把自己逼上了绝路。

 

看着照片上俊朗的许念安依淡淡微笑的面容,我真想把他撕碎,可是我不舍,那心中的爱恋,已经成了我这么多年来唯一的寄托,我真的不舍。

 

我拿起那两个玉佩,就看到折着的那张支票。还能用吗?还能吗?我不禁又是一顿痛哭,哭罢之余,我决定拿着去银行问问。

 

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我欣喜的从银行出来,直奔医院,问清楚一切事宜,我急吼吼回到住处打理行李,找人办理出国事宜。

 

晚上,我在纸上练了十几遍,才端端正正的在那张空白支票上填上了我需要的数字,第二天、第三天、第五天,第十天……在儿子主治医生的帮助下,找了专业的机构,把所有的手续终于基本办的差不多了。

 

在临走的那天,我去了银行没多久,那笔巨款就转到了我的银行账户上。

 

我第一件事就是欣喜的先给女儿转了一笔钱过去,这半年来,女儿一个人在厦门勤工俭学过得甚是艰苦,总要要孩子喘口气。

 

第二天一早,我便带着儿子去了机场。

 

走了,管它什么视频什么阴谋,再回来,我隐姓埋名,谁还记得我是谁?

 

美国的麻省医院,看着儿子一天天的检查报告越来越好,我悬着的心微微有些放下,但是在这人生地不熟、语言又不通的地方,我真是度日如年。

 

两个月后,儿子的手指有了轻微的抽搐,我雇了一个学医的留学生,每天帮他做两小时的专业按摩,顺带也能帮忙翻译下医嘱。

 

我每日在儿子病床前说他小时候的事,说他和妹妹的未来,说着说着就泪眼滂沱,只盼着这一双儿女能早日安定,我现在特别理解母亲当初为什么留下我,因为,我是她心里的那个男人的幻影,而我这一双儿女何尝又不是呢?

 

卡上的钱急剧的减少,儿子除了那天手指微微抽搐了下,又没了变化。我几乎绝望了,在这里,我没有打工的权利,每天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儿子,不知如何是好。

 

春节,女儿发来视频,说她想我,想哥哥,我把镜头转向儿子,女儿忽然就大哭起来,告诉哥哥,她在等他回去……

 

母女俩隔着万里对视哭着,我心如刀绞,恨自己没有能力还要将他们带到这个世界来受罪,我第一次觉得我错了,当初许念安让我流掉是对的。

 

取得许念安支票上的一千万已经消耗殆尽了,儿子还是没有任何起色,我手里的钱已经余额不多。

 

在这里,我几乎天天吃汉堡吃的都快吐了,我发誓,回国后再也不吃这玩意了,我从不在医院买饭,因为一餐下来,几乎是几百块人民币!我在外面买,二三十块也就能打发了。

 

都说这里是世界的天堂,没钱,这里就是地狱。

 

没钱了,他也没好转的迹象,我们只能启程回国了,因为,签证也要到期了。此时,我有些后悔,为什么当初不多写点?是不是再治疗一段时间,就会有改观?可这会儿说什么也晚了。

 

明天就要回国了,我收拾着行李,退了那只有7平方的阁楼,拖着大包小包到了医院。

 

我用热毛巾给他擦洗着,回去,要怎么办呢?回老宅吗?如今,我真的已无处可去,就这样养着他吧!

 

擦着擦着,心里无比的怨恨涌起,怨恨妈妈把我带到这个无依无靠的世界,怨恨许念安的无情,怨恨这一双儿女的拖累,怨恨我苍天待我不公!……..

 

多年来的积郁喷薄而出,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用力拍打着儿子,如果不是他,我何故去京都,如果不是他,我何故受人胁迫?如果不是他,我独自一人,什么样的好日子没有?我再也不想受这拖累,疯了般,一把将他从床上就掀了下去!

 

死了吧!死了才好,死了大家都解脱了!

 

医护人员听到屋里的响动都跑了过来,看到情况急忙把人抬上床,糟乱之中,就听到儿子小声说“啊疼,好疼!”

 

“疼!疼什么疼!疼死你才好!疼死你大家都解脱了!”我说完,屋内一片安静。

 

大家相互对视,忽然就叫了起来!

 

护士急急按了呼叫医生的按铃,一时间人仰马翻,我被人推搡出病房,我还有些没有转过弯来的愣愣站着,我这一推,把儿子推醒了?

粉波网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abcminc.com/453.html

作者: 粉波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