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宅男随笔

白兰地

累了一天回到庄世宏的别墅,看到桌上有打开的红酒,这红酒开着瓶口搁置一晚上也就不能喝了,我倒在杯里,把剩下的多半…

累了一天回到庄世宏的别墅,看到桌上有打开的红酒,这红酒开着瓶口搁置一晚上也就不能喝了,我倒在杯里,把剩下的多半瓶就喝了个干净,好久就是好酒啊,入口酸中带甜。

 

没过瘾,又把旁边的一瓶打开的白兰地喝了,哇,这是谁带回来?只觉口中的香味一层层的不断翻滚着,经久不散,上品啊!

 

我贪恋杯中之物,是在老板酒吧时练出来的,可就是老板的酒吧,这种上品也存货不多,我估计这一瓶也要我在服装店一年的收入了,这么好的酒不喝真是浪费,我轻晃着酒杯,不知不觉都喝了下去。

 

带着几分醉意我爬上了床,迷迷糊糊,半夜就觉得身边睡了个人,我以为是做梦,翻了个身就又睡,哪知,那人就亲了上来!

 

半醉半醒之间,我只觉得浑身的渴望被吊起,久不曾碰男人,我也想被人疼爱,在睡梦中,我贴了上去…..

 

一夜沉沉浮浮,耳边一直一个熟悉的名字不时响起,只是在身体飞升与坠落之间,那个名字不重要,无数次的索取无数次脑海中空白的炸裂后,我瘫成泥般睡去。

 

第二天我浑身酸软的醒来,一睁眼,就吓了一跳。昨夜的欢爱我依稀记得,可是我是和谁?

 

这不是我的房间,我急忙翻滚下床,两腿虚软,无不提示我昨夜曾经的疯狂,我一下就摔倒在地上。我趴在地上看屋里的装饰,这间屋子我从来没有来过啊!

 

我从屋子走出来,才发现这是庄世宏房间里的一个套间!我打扫多次,竟不知道这里面还有一个套间!

 

只是,我昨晚是怎么进来的?昨晚是庄世宏吗?

 

越想越觉得蹊跷,看来这个房子我不能再白住下去了,大宅门里有多少不为人知的秘密,我一旦触动,不知惹来多大的灾祸,我的一双儿女尚且年幼,我还是赶紧撩丫子走人吧!

 

我给老板娘请了一上午假,把楼上楼下,包括那个套间都收拾干净,写了一封信用钥匙压在客厅的茶台上,碰好门,走了。

 

服装店我也不能再做了,我总有一种不好的感觉,那种内心的不安让我恨不得立马逃的远远的。

 

老板娘知道我家里的情况,多给了我半个月的工资,我千恩万谢的走了。

 

只是,我要去哪呢?

 

带着一堆行李,我在大街上晃荡着,去了几间店面,不是工资低就是不适合,路边的小店里我简单的吃了碗面,拖着大包小包不知道去哪里。

 

“姐姐,需要租房子吗?我是那个中介的,您要是需要,我可以给你推荐个便宜的,今天刚腾出来的房子,特合适。”

 

我正困倦倦的有些坐在那打盹儿,一个女孩儿拍了拍我。我睁开眼,“你怎么知道我要找房子?”

“我看你这大包小包的。”女孩儿抿着嘴笑。

 

“便宜吗?”我手里就刚发的那点工资,两个月,我还要把两个孩子的学费和短期的生活费凑齐,这会儿,一分钱都恨不得掰成两半儿花。

 

“便宜,我刚拿了钥匙,就是两室的房子只租一间,另一间房东存放原来的旧东西。这边现在两室大概两千元左右,这一间他只要800,这价格,我回去一登记,瞬间就被抢了。”

 

“800?”我心里盘算着,真的不贵,我租的那间楼下隔间还700呢!“什么时候可以去看看?”

 

我跟着女孩儿东拐西绕到了一栋居民楼前,四楼,楼层还不错,向阳的主卧房,我同意租了,叫来房东后,我又东缠西说,700百块押一付二,我兜里的钱只够这几天的饭钱了。

 

“姐姐,”女孩临下楼叫我,“您需要找工作吗?”

 

我两眼冒着精光:“你有合适的?”

 

“姐姐气质这么好,不知道愿不愿意做,我们中介因为要开新店,一直在招人,你若不嫌弃,可以去试试,没准儿吗,这200的中介费也能免了。”

 

真是困了有人递枕头,下床有人拾鞋,“哦,那,那你们一个月能挣多少钱?我能做的了吗?”

 

我一个问题,让一只脚迈出门的小姑娘又进来屋里,滔滔不绝的说了半小时,随即,我简单洗了把脸,就跟她去见了房屋中介的老板。

我的工作有着落了。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我也算是时来运转了!

 

我被安排跟着那个小姑娘实习。她虽年龄不大,但是已经做了三年了,据说,自己已经近水楼台按揭买了一套房子。

 

她待我真是推心置腹,只要知道的对我毫不隐瞒。

 

我除了感激,也有了希望,卖掉一套房子我就能拿到万元左右的佣金,这个季节,刚好是房产交易的黄金季节,学区房,婚房,我眼前一片光明–别人能做到的,我也能!

 

一个月下来,我没卖出去一套房子,但是租出去了几十套,提成也有一千多,加上底薪,也有三千多块,我留了300块饭钱,剩下的都转给了女儿,让她不要省着,兄妹俩吃点好的。

 

业务做得越来越熟练,渐渐的我也跟着学会了从中捞油水,有时出租的房子我也不再回去登记,而是直接转租出去,钱揣到自己兜里。

 

在这间“幸福之家”的中介,我相貌和气质算是很出挑的,多年来的保养让我依旧保持着年轻的美貌。新店开业,我直接被调了过去,我真是拼了,终于在8月中旬,我卖出了第一套房子!

 

那一刻,我激动万分,女儿的学费有了!

由于有售楼部的经验,加上这么多年的对人心理的掌握拿捏的恰到好处,没几天,我就开始了我的开挂人生。

 

我转换方向,站在客户角度替他们分析每个细节,付出换来的结果就是新店开业七天,我个人业绩4套成交,2套有意向,还有几套正在洽谈。

 

这么多年来,我第一次知道,原来努力工作还有这样的快感,那种签约时的心跳不亚于欢爱时的高潮,我沉浸在一次次在冲浪般的感觉里,客户的满意度越来越高。

 

我不耻下问,不懂的就晚上钻进网吧里去学,自己买来专业的书籍,研究各种法律条文,我以看的见的速度快速成长着,无论是形象还是答复客户的问题,越来越专业。

 

转眼月末了,带着满心的欢喜,请假回老宅和孩子呆了两天,然后,一同回了省城,让他们从这里直接回学校。

 

我提前支取了一部分提成,想着孩子们再也不用缩衣节食,脸上的笑容都不曾褪去。

 

送走孩子,我更是全力以赴,希望能早日还上肖溪的欠款,能早日和孩子们团聚。

 

于是,我接了一个大家都没有啃下来的大BOSS。

 

一个客户的别墅着急出手,和中介签了合约,三个月保证出售,除了买方支付的中介费用外,对方额外给三十万的佣金,否则就要支付违约金二十万。

 

时间已经过去两个月了,尽管重赏之下大家踊跃推销,但是至今一个意向客户都没有。

 

老板急了,开完每月的例会后把我叫进去,说如果我能售出,除了正常的提成外,三十万的佣金给我一半,之间的业务往来消耗费用,一律报销。

 

我站起来,诚恳的说:老板,我会尽全力去推。

 

虽然,我没有把话说满,但是我还是动了心。加上提成,加上佣金的奖励,二十万啊!我不但能还清肖溪的欠款,还能有不少的盈余呢!

 

对这套别墅我也有耳闻,听说是业主当年养的外室被逼死在那所房子,荒芜了几年,不知道为什么忽然就要出售了。

 

我研究了在公司登记的客户需求,虽然说我们“幸福之家”也有三家店了,但是实力还真的没那么大,那么如此以来,高端客户就少的可怜。

 

如何能找到定向的高端客户呢?我晚上睡不着,绞尽脑汁想着法子。

我拨拉着手机,在省城,我认识的人屈指可数,我去找以前‘夜色’的老板?看他手里有没有资源?我想着,手却停在“庄世宏”的名字上,我的心动了动。

 

两个多月前我不辞而别,现在去找他…..我不禁头疼,为当时的鲁莽后悔,就算睡了自己又怎样?!我无限懊恼,如果不走,他一定有资源啊!怎么能再和他牵上线呢?

 

一夜,我翻来覆去不能入眠,终于想到了一个好办法。

 

我算着庄世宏回家的日子,是夜,紧贴庄世宏家的墙根,顺着雨水的排水管爬上了他家的阳台。门是锁着的,想要进去,就要从洗手间的窗户爬进去,我看到那窗户是开着的。

 

要是翻过去应该不会掉下去吧?我目测着距离,心里有些拿不准。为了那二十万,还是要试试。

 

我扒着凉台的墙沿儿,想去迈到客厅的窗台上,然后再从窗台上进到洗手间的窗户,我紧张的满身是汗,随手拿起一个扫帚借力,小心翼翼,生怕掉下去。

 

人,为了钱真是有巨大的潜能,我真没想到,自己竟然还会翻墙越窗。

 

我拽着浴室的不锈钢隔栏,一脚踹下去,两根隔栏断了,我看四周无人,又用力踹断两根,还好他家是独栋别墅,不然,这动静早就有人报警了。

 

我钻进去,坐在马桶上缓了口气,悄悄拉开门刚想要出去,就听到外面有人说话! “宝贝,等你帮我拿到那人的遗产,你想要什么我给你买什么。”

 

“嗯~嗯,你就会哄人家,你家老头儿那算计,什么都把的死死的,他的保险柜密码都换了,我最近什么都探听不到……”

 

“那就要看你的本事了,遗产拿到了,咱俩什么好日子没有?你说呢?小浪货,看来是没收拾好你,咱们再来一次!小贱人,不给你点颜色你就不好好干活儿……..”

 

庄世宏的屋子里一阵长短的啃咬声缠绕声传来,真是现场版一级大片儿啊!

 

我急忙又关上了洗手间的门,心快的都要跳出胸腔,外面是谁?我来等庄世宏,那我刚才那么大的动静他们有没有听到?

 

就在我犹豫不知如何是好之际,一声声浪  叫传来,靡靡之音不堪入耳,我想是不是等他们完事儿再说,就听到套间的门开了!

 

“谁!”

 

这一声喝喊吓得我魂飞魄散,一脚登上马桶,急忙从刚才踹开的洞里钻了出去,不怕死的跳了下去!

粉波网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abcminc.com/456.html

作者: 粉波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