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宅男随笔

亲      生

月光像碎银一样洒在大地,波光粼粼,林晓木木地坐在窗前,双眼盯着窗外波光粼粼的大地。   林晓是一名初…

月光像碎银一样洒在大地,波光粼粼,林晓木木地坐在窗前,双眼盯着窗外波光粼粼的大地。

 

林晓是一名初三的中学生,正值青春叛逆期的花样年华。

 

“你不是我喜欢的类型,我喜欢漂亮的女孩。”今天,林晓表白她心中的白马王子兼同桌后被拒,痛苦不堪。

 

“你和你妈长得一个天一个地,莫不是捡来的吧。”白马王子的这句话让她觉得世界末日。

 

“我怎么可能是捡来的呢?妈妈为了让我过得更好,拼命工作,身上的衣服永远是一成不变的工作服,唯一不同的是从短袖换成长袖,长袖又换成短袖。”林晓想到这,信心十足自己一定不是他所说的捡来的,肯定不是充话费送的。

 

“可是,如果是亲生的,至少长像会有地方相像。”林晓心里突然冒出这样的声音。

 

她从窗前移到衣橱旁的立地镜前,镜中的人,五短的身材,数得清的头发似乎很不情愿地贴在小脑袋上,小眼睛上架着一副眼镜,黝黑的皮肤。

 

林晓讨厌镜里的人,拼命用手拍打,只是那人依旧无任何的改变。越看越自卑,似乎同学的话说得没错。

 

“有个方法可以测试是否亲生,”林晓边想边往外走。

 

凌晨3点半,林晓的妈妈张娜下班回到家里发现女儿不在家,打电话只听到优美的声音不断地重复:“您好,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后再拨。”

 

张娜吓得倦意全无,顾不上疲惫,把家附近里里外外都翻了个底朝天,网吧、电影院、商超,连林晓一根毛发都没翻到。

 

张娜在脑海里找记忆,星期三去学校看望林晓,她很开心考试总分排全校第一,还眉飞色舞说受到校长的亲自表扬,把学校发生的趣事统统说给自己听。

 

今天周六,张娜因执行任务到很晚,清早特意打过电话给女儿,并没听出有异常。

 

“莫不是离校后碰到坏人?”这一想法蹦出脑海,张娜全身打了个冷颤。

 

天刚亮,张娜把林晓的老师们、同学们打了个遍,都表示下课离校后各自回家再没联系,住得近的同学帮忙一起找。

 

“女儿一定是碰到不法分子,”张娜不敢往下想,掏出手机准备报警,随后默默放下,不一会儿又拿起,紧接着又放下,拿起、放下……最后她拨了一个私人电话。

 

大约二十分钟后,三辆警车载着十几个人来到张娜的跟前,她很是愧疚地看着她团队的队员们。

 

“从业二十年来从未以权谋私,但这次迫不得已,如果孩子有个不测,如何对得起那两个灵魂,”张娜自言自语道。

 

张娜和同事们如同追捕罪犯的方式对全城以及周边城市展开地毯式的搜索。

 

经过几个小时的排查、搜索,终于从一监控中发现林晓坐在一火车站的大厅里。

 

张娜赶过去看到安然无恙的女儿,一块悬着的心终于落地。

 

“你背着包来火车站是要去哪里?”张娜一把拉过女儿紧紧抱着,生怕一松手就会不见了。

 

“我想离家出走看看您是否会紧张,是否会找我,”林晓心里暗喜,他是胡说八道,看我妈这么紧张,一定是亲生的。

 

张娜一把推开女儿,气不打一处来,手扬到半空中突然停了下来,捋捋凌乱的秀发,带着女儿一起回家。

 

“说说,你为什么要演一场离家出家的戏,”张娜深深呼吸后问道。

 

“同学说我是捡来的野孩子,”林晓紧盯着妈妈的眼睛,似乎要从这双眼中找出答案。

 

“你听谁乱说?怎、怎、怎……你怎么可能不是我亲生的呢!”张娜躲开女儿带着祈求的双眼,这双眼像极了当年那两双眼。

 

“您一头乌黑的秀发,水汪汪的双眼,白皙的皮肤,笑起来两个迷人的酒窝,高挑的身材,还有,照片中的爸爸和明星一样帅气,而我刚好相反,我有知道真相的权利,求求您。”

 

“你,你……”

 

张娜欲言又止,回忆如泄洪的闸门。

 

十四年前,她和男朋友,也就是林晓照片中的爸爸一起执行缉毒任务,林晓的父母是这个团伙的头目,在战斗中,男朋友用生命换来任务的完成。

 

“张警官,您的为人我们早就听说了,孩子托付给您我们死了也放心,求求您带走,她以后就是您的女儿,永远不要让孩子知道我们是她的父母。”林晓父母双双跪在张娜面前叩谢。

 

张娜犹豫片刻后答应林晓父母临终的请求,十几年来她和林晓相依为命,早已融入她的生命里。

 

“你是我们的女儿,千真万确,虽然没有遗传我和你爸的外貌,但你品学兼优,不正是遗传到我们学霸的基因啊。”

 

张娜本想告诉林晓的身世,但,林晓父母一遍又一遍的请求回荡在耳边,让她打消这个想法。

 

“妈妈,谢谢您!”林晓紧紧抱着张娜。

 

粉波网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abcminc.com/476.html

作者: 粉波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