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宅男随笔

小青蛇(上)| 唐海燕

新河庄附近有一个稻堆山,山边有一个村庄叫蛇村,乍一听这村名,都以为这村里或山上有很多蛇,其实不然,只不过这个村…

新河庄附近有一个稻堆山,山边有一个村庄叫蛇村,乍一听这村名,都以为这村里或山上有很多蛇,其实不然,只不过这个村的外形像盘踞在山腰的一条蛇。村里的孩子读书,都要经过山下一座小木桥,每到秋末,木桥下的小河就干了,孩子们上学就可以不通过小木桥走近道去学校。
有一天,村里的娃娃头铁蛋约了村里几个小伙伴捉迷藏,有个叫豆豆的小伙伴每次总是第一个被找到,大家都说豆豆懒不愿意跑,如果再这样,下次大伙儿就不带他玩了。这一下豆豆急了,他拍着小胸脯对大他两岁的铁蛋说:“铁蛋哥,这次保准让你找不着我!”没等铁蛋说话,他便撒丫子一般地跑了。豆豆边跑边想:这次要跑得远远的找一个秘密的地方躲起来,让同伴们见识一下自己的厉害。
他听见耳边的风声呼呼响,手背被路边的小树枝划开了一个小口子,感觉钻心的疼,他顾不得许多,只管一个劲地往村外跑。“这样跑目标太大,容易被发现。”他心里嘀咕着。灵机一动顺势跳进了路边的一条旱渠,他猫着腰扒开沟渠上面的茅草,没有发现“追兵”,他稍微松了口气,为了彻底摆脱“追兵”,他沿着渠底匍匐前进,不知爬了多久,豆豆突然觉得右边的膝盖剧痛难忍,他坐起身一瞧:妈呀,裤子破了,膝盖也被刮了一层皮!
鲜血正往外不停地流着。他疼得眼泪在眼眶里直打转,怎么办?站起来当“俘虏”吗?那样的话,从今以后村里的小伙伴就不再和自己玩耍了,那自己和村里的“二孬子”没什么两样了!想到这里,他咬咬牙,从渠底抠了一小块烂泥加了几口吐沫和在一起,做成膏药模样,然后轻轻地敷在伤口,这种临时“止血”的办法是他从爷爷那儿学的,没想到还真有点管用,血不流了,疼痛也似乎减轻一些,他心里一阵窃喜。“豆豆,我发现你了,你快快投降吧!”远处突然传来小伙伴的声音,豆豆明白,那是他们惯用的伎俩,
这一招叫“冒炸天空”,其实就是投石问路。通过声音可以判断,他们离自己已经不远了,怎么办?豆豆心乱如麻,他悄悄地探出小脑袋,发现旱渠外面不远处就是小木桥,他顺着渠堤来了个驴打滚,滚到小木桥的左侧。此时正值秋末初冬,小木桥下面的河水已经瘦成小溪,扁担宽的小溪欢快地流着,那淙淙的流水声让豆豆产生了一丝渴意,他刚想挪步去小溪边,同伴的吆喝声又从远处飘来:“豆豆,我看见你啦!哈哈,你的臭屁我都闻到了,哈哈哈!
”豆豆不敢冒险去喝水了,他舔了舔干裂的嘴唇,径直冲到小木桥下面。
小木桥大约两米高,六根直径约40公分的圆木柱子支撑着六根木头并排捆扎在一起的桥面,远远望去就好像一个横着的“E”。豆豆躲到桥头的角落,桥下一股冷风掠过,他不禁打了个寒颤。他转过身,发现身后有一些松软的枯草,用手一抓,草下面竟然有一个大洞!这时,他隐约听见小伙伴们靠近他的脚步声,他没有多想,掀开枯草挤进了小洞,然后再用草盖住了自己的头顶,小洞不深,豆豆半蹲着挤在里面……
铁蛋和春宝来到桥边,他们像鬼子进村一样搜寻着,豆豆躲在洞里大气都不敢喘,他闭着眼静静地听着外面的动静,两个小伙伴哼着小曲来到桥下,
豆豆紧张地蜷缩成一团,宛如一个避难的小刺猬。
“是不是我们跑错了方向?”“也许。”两人嘀咕着离开了。豆豆紧张的心终于放松了一些,他刚想站起来,突然感觉到屁股下面有东西在动,用手一摸,细细的软软的,“蛇!”他吓得从洞里连滚带爬地钻了出来,小心脏砰砰地跳着,仿佛要跳出嗓子眼,他闭着眼轻轻拍打着自己的胸脯,学着奶奶双手合十,嘴里不停地念叨着:“阿弥陀佛!阿弥陀佛!……”正当小豆豆默默祈祷的时候,阴沉的天空突然划过一道闪电,紧接着“咔嚓——”一声炸雷在小木桥上空响起,豆豆吓得捂住耳朵蹲在地上。
那从四野掠起的狂风好像雷神派来的天兵天将,它们携卷着尘土和树叶肆意地冲撞着一切,天空的乌云也越聚越多……“不好!天要下大雨了,我得赶紧回家。”豆豆自言自语地站起身刚想离开,豆大的雨点像一支支利箭从乌黑的天际斜射下来,小木桥被雨点儿砸得叮叮咚咚。此时的豆豆傻楞在桥下,他的大脑一片空白……雨在闪电的催促下越下越大,豆豆定了定神,偷偷地斜睨着身边那个让他心惊肉跳的小洞,他惊奇地发现洞口的乱草丛中探出一个浅绿色的小脑袋!
脑门上那两只圆溜溜的小眼睛正无助地看着自己,那眼神就像是家里的小狗阿黑向他索要吃的那种可怜兮兮的眼神,豆豆的心稍微平静了一些,但他还是对着小蛇打躬作揖,嘴里小声地嘀咕着:“小蛇,对不起!我不伤害你,你也不要伤害我哦。”小青蛇竟然对着豆豆点了点头!豆豆见状心里一阵高兴,但小青蛇却耷拉着脑袋,眼里流出了几滴眼泪,它不停地回头看着洞里面,好像让豆豆过去看看。豆豆以为小青蛇的尾巴被洞里的石头压住了,想让自己过去帮忙,于是,他壮着胆子小心翼翼地挪了过去,他轻轻地拂开洞口的杂草往里面看了看,这一眼让小豆豆顿时感觉毛骨悚然!

 

洞里盘着一条碗口粗的蟒蛇,青色的蛇皮已经有点发黑,蛇头无力地低垂着,它眼睛紧闭鼻孔微张,靠近尾部的地方一条小蛇卡在母蛇的腹部,一些棕红色的血液不断地流出,可以看得出母蛇和它腹中的小蛇已经死了。看到这情景,豆豆不禁为小青蛇的遭遇感到叹息,他悄声对小青蛇说:“你妈妈和你弟弟都已经死了,你再难过它们也不会活过来,你要好好活着。
”小青蛇流着泪点了几下头,然后又用祈求的眼神看着他,豆豆似乎明白了它的意思,“你稍等一会儿,我回家拿点东西就来。”豆豆边说边往家里跑……
雨停了,石子路被雨水冲刷得干干净净,豆豆一路小跑来到村口,铁蛋和几个小伙伴正逗着二孬子踩水坑,看见豆豆回来,铁蛋愣了一下:“哎呀,你躲哪儿去了?这次我们可真的佩服你了!可我们也被你父母骂惨了,都以为你被雷劈了。”“滚你妈的小铁蛋!你才会遭雷劈呢!”豆豆妈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铁蛋身后,她一手叉着腰一手指着铁蛋的后脑勺骂开了,铁蛋没敢回头,撒腿就跑,“跑了哦、跑了哦!”二孬子拍着手在水坑里使劲地跺了一脚,黄泥巴水溅了豆豆妈一脸,豆豆妈瞬间就成了“黄脸婆”,她气得冲过去要揪二孬子的耳朵,二孬子吓得直往后退,脚后跟被石头绊了一下,“扑通”一声一屁股坐在了水坑里,“妈妈呀——”二孬子顿时发出撕心裂肺的嚎叫,豆豆妈见状也懒得理会,她气得一把揪住豆豆的耳朵径直往家里跑去。
可怜的豆豆被妈妈拎着耳朵拖回了家,妈妈让他跪在柴房,她顺手抄起门边的扫把,没头没脑地打了豆豆一顿。她边打边骂:“你这个小摊哑炮的!你充军充哪儿去了?害得老娘到处找!”豆豆咬着牙一声不吭,他知道妈妈的脾气,此时如果哭出声来,会打得更狠。豆豆妈打累了,就把豆豆赶到房间去看书,自己则去忙着做午饭。
豆豆打开《三字经》装模作样地读起来:“人之初,性本善……”嘴里念着,心里却想着小木桥下那可怜的小青蛇。
午饭后,豆豆妈叮嘱他在家好好看书,她挑了两个粪桶去了村西头的小菜园。妈妈前脚刚走,豆豆就忙不迭地出门了,他带了一把小铁锹,捏了一块饭团揣在口袋里径直往东面的小木桥飞奔而去。
小木桥下,小青蛇神情木然地伏在洞口,面对死去的亲人,它除了痛心,自己一点办法也没有,好几天没有吃东西了,它只能靠妈妈腹部流出的血水维持自己的生命,刚刚遇到的小男孩不知道会不会真的帮它?妈妈临死前曾告诉它,不管是谁救了它,以后要报答他一辈子。
小青蛇正在胡思乱想,豆豆上气不接下气地跑来了,他掏出饭团放在小青蛇面前:“小青,我家没有什么好吃的,你先吃几口饭吧。等我把你的亲人埋葬了,我带你回家。”小青蛇感激地点点头,它真的饿坏了,流着泪大口大口地吃起了饭,豆豆壮着胆子把小青蛇的弟弟从妈妈的腹部拉出来,把它们母子并排摆放好,用铁锹挖土把那个洞填平,然后在上面又垒起了一个小土丘,他跑到小溪边找来五个圆圆的小石头,用破瓦片在上面歪歪扭扭地写了五个字“蛇妈妈之墓”,最后把小石头竖着摆在土丘上。
小青蛇在旁边静静地看着眼前这个小主人,心里充满了感激。之后,豆豆把小青蛇放在自己的口袋里悄悄地带回了家。
豆豆前脚到家,妈妈就跟着回来了,小豆豆则装模作样地读起了《三字经》,小青蛇从口袋里探出小脑袋,豆豆吓得赶紧捂住了口袋,小青蛇很懂事地缩了回去。为了安全起见,豆豆找了一个小布袋,把小青蛇放在里面,然后把小布袋放到他的书包里。
粉波网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abcminc.com/489.html

作者: 粉波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