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宅男随笔

又见茉莉花

又见茉莉花 学生带着女友来家,提着一盆茉莉花。 我小心地从袋子里掏出茉莉花,不由得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好香啊。…

又见茉莉花
学生带着女友来家,提着一盆茉莉花。
我小心地从袋子里掏出茉莉花,不由得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好香啊。”我忍不住感慨道。

有很多大名鼎鼎的花,我都接受不了它们的香味。比如百合,喜欢它纯净的花瓣,但那种浓郁的甜腻腻的香气真能让我窒息。连带着也不喜欢香水。很多香水,我闻来都觉得刺鼻。不过,也许,顶尖级名贵的香水我并没有见识过,也就无从体验那种高雅的香气,倒是让廉价的香水败坏了嗅觉也未可知。
没办法,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

但我喜欢茉莉花。喜欢它小小的毫不张扬的花瓣;喜欢它白净的颜色,就是开败后那种污污的白色,也不让我讨厌,倒惹人怜惜;喜欢它的香气,淡淡的,刻意去闻,有时反倒失望,不经意间倒钻入你的鼻孔。
曾经有过一盆茉莉花,在我对花的喜爱还停留在叶公好龙阶段的时候,在我对所有的花还都缺乏了解的时候。

朋友单位搬迁,原先种下的花就被大家瓜分了,朋友分到了一盆茉莉。他毫无兴趣,我又刚搬了新家,他就转送我了。

那盆花是朋友雇了一辆三轮车拉来的。两个大小伙吭哧吭哧,歇了好几次,才从楼下搬进了我四楼的家里。

我第一眼看到,就发出了惊呼。这花盆太大了,真不适合在家里养,应该养在公共场所那种阔大的空间里。我本以为自家的客厅还凑合,但这盆花放下来,一下子显得空间逼窄得不成样子了。

那是夏天。我蹲下来观察,原来这就是茉莉啊,如雷贯耳的茉莉原来就长这个样子啊。我原先只在纸上熟悉它,或者在图片上见过它,一睹真颜这还是生平第一次。它长得枝繁叶茂,密密的叶子中间点缀着星星点点的花儿,有深蓝色的,有浅紫色的,还有白色的。我闭上眼睛嗅了嗅,高兴地对朋友说:谢谢,是我喜欢的那种类型的花。

这盆茉莉在客厅里放了一段时间,叶子落得厉害,行家说是缺少光照的缘故。我只好请人把它抬到了阳台。果然,从夏至秋,花儿次第开放,直到冬天降临。

怕它挨冻,我又极辛苦地找人把它抬进了客厅。每一天,花盆旁边都会落下一层叶子,直到只剩下光秃秃的枝干。我担心它会死掉。到了春天,它和季节一同苏醒,新叶子陆陆续续冒了出来,自夏至秋又是不间断地开满了各色的花儿。

有时,我摘下一些花瓣,散放在房间的各处,于是,整个房间里就弥漫着茉莉淡淡的宜人的香气。
又是冬天。我嫌麻烦,就让它继续呆在阳台上。悲剧发生了,春天到了,它却没有随着一起苏醒。
虽有遗憾,倒也不是那么刻骨铭心。

后来,我把对花的喜爱落实到了行动上,慢慢地养的花越来越多,但选择的都是生命力极强的,也都是极廉价的。

我越来越喜欢在卖花的地方流连。我看到的茉莉都种在小小的塑料盆里,开着些许白色的花儿,十来块钱一盆,很廉价。但是,我再也没看到紫色的茉莉花了。
难道是我张冠李戴了?把不知什么花儿当成了茉莉记忆到了现在?

我蹲下来,向卖花的老人打听。他说我说的那种茉莉叫鸳鸯茉莉,也叫五色茉莉、番茉茉莉、双色茉莉。开花有先后,在同一棵上能看到不同颜色的花,刚开时深蓝色,后变为浅紫色、白色。
我终于能确定曾经那一盆茉莉真的存在过,不是张冠李戴了。

有些东西,一旦错过不再有了,即便有,也不会是原先那一个了。那还是珍惜眼下这盆小小的普通茉莉吧。

粉波网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abcminc.com/49.html

作者: 粉波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