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宅男随笔

小青蛇(下)| 唐海燕

第二天一大早豆豆就起床了,他想早点去学堂给小青蛇找一个安全的家,他背着书包在学堂旁边转悠,放在自己的书桌里吧,…

第二天一大早豆豆就起床了,他想早点去学堂给小青蛇找一个安全的家,他背着书包在学堂旁边转悠,放在自己的书桌里吧,同学多,要是被先生知道了那就惨了,不行!家里不行,学堂又不安全,放哪儿呢?“有了!”豆豆一拍小脑瓜,撒腿就往学堂后面的小山上跑,他突然想起山上有一座破庙。
寂静的山路上,豆豆只能听见自己的脚步和喘气的声音。
突然,一只野鸡从路边的茅草中拍打着翅膀腾空掠起,吓得豆豆打了个寒颤,小青蛇在书包里伸出小脑袋,好奇地看着那渐渐飞远的野鸡。穿过一片松树林,一座小庙出现在豆豆的眼前,两尊石狮龇着牙守在门口,大门右边竖着一根四米左右的竹竿,竹竿顶部飘着几片褪色的布幡,布幡上依稀可见“赤龙寺”三个黑字。大门的正对面是两个石头砌成的香炉,里面只剩下少许香灰。
据说很久以前这个寺庙香火旺盛,它的来历与村里的赵员外有关,赵员外在70岁时突然瘫痪在床,而且久治不愈。一日,他梦见一条赤龙对他摇头摆尾,好像有事求他,老员外叹了口气:“神龙啊,你看看我自身难保,哪能帮你做甚?”没想到赤龙竟然开口说话:“老人家,我本是此地修炼已久的赤链蛇,现在想脱胎转世成龙,如果你能帮我,准保你身体恢复健康、家宅兴旺。
”老员外急忙拱手作揖:“单凭大仙吩咐!”于是,赤龙便如此这般地告诉了他,并且一再叮嘱他天机不可泄露。说完赤龙便“嗖”的一声,化作一道祥光不见了踪影。老员外突然惊醒,却发现是南柯一梦,他痛苦地摇摇头轻轻地叹了口气:“唉,梦龙升天,我大概气数已尽了……”老员外正在哀叹自己的命苦,却突然感到自己的脚底无端地出现一股暖流,渐渐地这股暖流慢慢地向他身体的上半部蔓延,三年了,他第一次感到他的腿有了知觉!老员外欣喜若狂,他以为是在做梦,用手使劲掐了一下大腿,“好痛!”大腿竟然也恢复了知觉。他这才明白:刚刚自己经历的不是一场梦。他很快想起了赤龙所托,于是,他用拐杖敲醒了正在打瞌睡的家丁:“小六子啊,快扶我坐起来!
”小六子揉了揉朦胧的睡眼:“老爷,您又在说梦话了吧?您要是能坐起来,咱院里的铁树就开花啦。”他边走边说来到老爷床前,老员外一把掐住了小六子的胳膊,他疼得“嗷!”的一声跳了起来,“我让你扶我坐起来,你却这般的啰嗦,等老爷我病好了再收拾你这个狗奴才!”六子不敢再言语,他心里嘀咕:老爷可能是回光返照,一个将死之人何必和他计较呢?
于是,小六子小心翼翼地把老爷扶起来靠在枕边,没想到老爷身体竟然直立着坐在床上,接着他的双腿也交叉着盘在一起,宛如一尊即将涅槃的得道高僧,小六子惊愕地张着嘴吧,顷刻间,只见老爷枯瘦的身子冒出阵阵热气,蜡黄的额头渐渐地恢复了红润,“老爷,您这是怎么啦?你……”小六子有点不知所措。
“你去把我的那三个逆子叫来!”老爷闭着眼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六子吓得一溜烟冲出了老爷的房间,好在三个儿子都住在左右隔壁的厢房,“三位少爷,老爷叫你们过去!”小六子站在院子里伸着脖子喊了一嗓子。不多时,二儿子首当其冲披着衣服冲出了屋子,儿媳妇披头散发紧随其后,她趿拉着鞋子边走边扣着旗袍扣子,嘴里不停地念叨着:“是不是老爷子不行了啊?这死老头都快进棺材了,还不告诉我们那颗夜明珠的下落!
我说当家的,今儿无论如何要撬开老爷的……哎呦,摔死老娘我了!”院子里的一截小木棍把二媳妇绊了个狗吃屎,二爷没有理会她,径直冲向了老爷的房间。很快三个儿子以及媳妇像打了鸡血似的冲到老爷的房间,看到老爷红光满面地盘坐在床上,都吓得不轻,他们双双匍匐在地:“老爷吉祥!”“吉祥?你们这群孽子!
是巴不得我早日升天,在我生病的这段时间,你们有谁过来嘘寒问暖?要不是觊觎我的宝贝,恐怕我已经死了三回!”老爷子轻蔑地看着跪在地上的不孝儿媳们。“现在我已经病入膏肓了,你们要是帮我完成最后一个心愿,我就告诉你们宝贝的藏身之所,宝贝就归你们。”老爷的一番话,让儿媳们兴奋不已,他们齐声高呼:“愿听父亲大人差遣!”
三个儿子按照父亲的吩咐,花了一个多月的时间,在对面的山顶修了一个寺庙,名曰“赤龙寺”,寺里供奉着赤龙大仙泥塑,供街坊四邻焚香膜拜。一时间,赤龙寺香客如云。
过了几年,老员外的身体愈加硬朗,儿媳们不敢再提夜明珠的事,直到老员外百岁寿辰那天,老员外才告知儿孙们:夜明珠乃赤龙修炼之物,早就物归原主,他的身体的复原以及整个家族的丁兴财旺,都是幸得赤龙庇佑。同时,他一再告诫子孙们:手莫长心莫贪,心存善念有人帮。说罢,老员外含笑赴酒泉……
老员外死后,二儿子心里时刻惦念着那颗夜明珠,有一天夜里,他悄悄潜入赤龙寺,他挖开神龛,果然找出了那颗夜明珠!他欣喜若狂小心翼翼地怀揣宝贝往寺外走,刚出寺门,他感觉身后有一股冷风袭来,还没有等他回头,一只龙爪已将他轻轻拎起,他刚想喊“救命”,漆黑的夜空突然划出一道闪电,闪电击中了他和赤龙,瞬间他们都一命呜呼!那颗夜明珠也不知所踪。
 
第二天,香客们在寺外发现老员外二儿子和赤龙被烧焦的尸体,从此,赤龙寺便再无香客,老员外的后人也从此家道中落……
多年以后,无人问津的赤龙寺成了孩子们玩耍的地方,豆豆和小伙伴们来过几次,今天,他带着小青蛇来到此地,只想给它找一个安身之所。他赚着胆子走进寺里,十六根黑漆的圆木柱子支撑着黒黑的屋顶,屋子的正北面是一尊泥塑的赤龙,棕红色的赤龙盘卧在一块青石上,那张牙舞爪的姿势让人感觉有点胆寒,豆豆双手合十朝赤龙作了几个揖,嘴里小声地念叨着:“神龙、神龙,请你帮忙照应一下可怜的小青蛇,阿弥陀佛!阿弥陀佛!
”他绕到神龛后面,发现有一个大木箱,就把小青蛇放了去,小青蛇无助地看着他,豆豆不放心,到寺外拽了一些枯草垫在木箱的底部,然后,他从书包里拿出饭盒打开盒盖放在木箱的拐角,他轻轻地抚摸着小青蛇的头:“小青蛇,你乖乖地在这里呆着,我每天给你送吃的。我要上学去了哦!”小青蛇很听话地点点头,它那伤心的表情,让豆豆不忍心离开,“Duang——Duang——”学堂的钟声从远处传来,豆豆不敢再耽搁时间了,他朝小青蛇挥挥手,撒腿往学堂跑去……
以后的日子,豆豆每天早上把自己的午饭送给小青蛇,而自己却是饿着肚子,每次同学问他,他总是说自己中午不想吃东西,其实,他真的很饿,有好几次感觉饿的不行了,偷偷地跑到野外找一些野果充饥。

 

小青蛇一天天长大了,它的胃口也越来越大,虽然豆豆带得午饭越来越多,但也无法满足它身体的需求,为了给恩人减轻负担,小青蛇经常夜间出去找一些野味充饥。有一次,它发现了一窝野鸡蛋,自己舍不得吃,衔回来送给了豆豆。
两年后,小青蛇已经长成了碗口粗的大蛇,从此,它可以独立地生活,而且隔三差五的青蛇会给豆豆家送一些野鸡、山雀的野味。一天晚上,豆豆正在油灯下读书,青蛇从窗台神色慌张地爬了进来,它拉起豆豆的衣角就往外走,厨房里,豆豆妈妈倒在地上,她的眼睛紧闭,嘴唇发紫,已经没有了知觉。旁边一只半米长的蜈蚣正吸着豆豆妈妈腿部的血,青蛇冲过去一口把蜈蚣咬成了两截,豆豆半跪在地上想抱起妈妈,青蛇对他摇摇头,它指了指伤口,豆豆立刻明白,他找来一根布条把妈妈的伤口捆扎了起来,青蛇拍拍他肩膀对他点点头,然后它一阵风冲出了屋子,豆豆明白青蛇肯定是想办法去了,半个时辰后,青蛇嘴里衔着几颗草药回来了,豆豆赶紧熬成水剂给妈妈喝了,不一会,豆豆妈妈睁开了眼睛,青蛇则悄悄地离开了。
一年冬天,豆豆妈得了风寒,一连几天,豆豆端茶送水,他发现厨房里的柴火不多了,于是,他带了一些干粮准备去十里外的大山里砍些干柴,没想到豆豆到了半山腰就遇到一股瘴气,他感到头晕目眩,立刻屏住呼吸往山上跑,不知不觉跑到了一处断崖,他一脚踏空跌下了悬崖,此时的豆豆仿佛魂已出窍,断崖下面伸出的树枝接二连三地被他砸断,最后,他重重地摔落在灌木丛中。等到豆豆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三天后的黄昏,他微微睁开眼,发现自己睡在一个黒黑的山洞,
身下是一层厚厚的杂草,最让他惊奇的是——自己的嘴里竟然衔着一颗发亮的圆圆的东西!他想坐起身,可是却没有一点力气。这时候,他听到窸窸窣窣的声响,扭过头一看,青蛇嘴里衔着一大块蘑菇一样的东西过来了,豆豆知道,那是救命的灵芝!青蛇对他笑笑,把灵芝轻轻地放在他的嘴边,然后它帮豆豆取出嘴里的明珠,豆豆撕了一块灵芝放入嘴里嚼了几下咽了下去……几天后,豆豆的身体复原回家了,他用青蛇送给他的明珠治好了妈妈的风寒。
多年以后,豆豆考取了功名,青蛇也得道成仙,豆豆幸得青蛇庇佑官运亨通,丁盛财旺,年享百岁。
粉波网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abcminc.com/491.html

作者: 粉波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