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宅男随笔

责任心 | 孟润梅

2020年正月初三那天,夜幕降临的似乎更早一些。当常青青整理好当天采访的稿件,关掉电脑走下楼时天已经完全黑了下…

2020年正月初三那天,夜幕降临的似乎更早一些。当常青青整理好当天采访的稿件,关掉电脑走下楼时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她戴好口罩,竖起大衣领加快脚步向家走去。
 
因突发的新冠肺炎全国人民都在家隔离,金鸡市也不例外。白天街道上都没有行人,天黑了街道更加清寂。只有路灯的光亮把她的影子照得忽近忽远,忽长忽短。突然电话铃清脆的响了起来:“喂,建军你回来了吗?”
 
“是的,青青你咋还不下班?”
 
“下了,没有公交车我往回走着里。”
 
“别急慢慢走,我来接你!我也刚从“巨宁”厂出来往家的方向走着。”
 
不大的功夫青青两口子就汇合到一起了,她那冻得通红的小手,被建军厚实宽大的手有力地握住,顿时感觉暖暖的,她们并肩往家里走着聊着。
 
“老婆大人你的兵要汇报,我们已经把生产口罩的机器设备和材料都采购回来啦,还是优质的呢,隔离服的材料都采购齐了。多亏你腊月二十九提醒我们早做准备早采购,这一路可不容易,否则一切都连不上了。”说着他看四下没人飞快的在老婆脸上啄了一下。青青瞪了他一眼说:“大众场所请注意形象。我问你工人呢?”
 
“我正要向你说“巨宁”厂在腊月二十六以前给工人放假了,现在留守厂里的几人已经开始着手安装设备了。说是找生产工人的事交给我解决。老婆,你帮我吧!”
 
“是呀,现在到处都封了,远一点的工人肯定是出不来的。不过没事,办法总是比问题多。”她紧挽了一下丈夫的胳膊说:“娃她爸,你辛苦了!咱赶紧回家我给你做好吃的,犒劳犒劳你,然后慢慢的想办法。”

他们一边走一边说着,一抬头就到了小区门口。回到家里,只见女儿已经往餐桌上摆了满满当当的一大桌,色香味俱佳的菜肴,暖气让房子里温暖如春。她脱下外套边洗手边冲着女儿笑着说:“有女儿的感觉真好!”女儿也如同小燕子一样飞快的跑过来,环住妈妈的腰说:“有妈妈的感觉特妙!”
 
“好啦别腻歪啦,菜都凉了!你们母女再不来我开吃啦!”高建军已管不住肚里的馋虫了说道。女儿急忙放开妈妈,拿出酒精喷壶给她俩从头到脚消了个毒,并把爸爸推进洗手间让彻底洗了手和脸后,这才一家三口吃了新年第一顿团圆饭。
 
原来在临近新年时,新冠肺炎从武汉爆发,并随着春运开始蔓延了。青青凭记者职业特有的敏锐目光感觉到事态的严重性。下了班她去买口罩,跑了几家药店都被告知售空或无货。心中一紧感觉到口罩一定是个大缺口。回到家她让女儿赶紧在网上买,结果一打开网店也大多没货,有货的价格也比平时翻倍。她让女儿赶快下单,再贵也要订。饭桌上,她同丈夫商量:“建军,我建议你去采购造口罩的设备吧?
 
“你疯了?傻婆娘那可不比你写文章那么容易,得几万甚至几十万人民币呢!再说我的企业是生产钛工艺品的,风马牛不相及。”
 
青青把剥了壳的大红虾肉夹到建军的碗里说:“你先别否定,资金好说。把你帐上的流水划拉哗啦,我再把咱们家的存款给你匀一些,买台二十五六万的差不多了。我在网上查过,这个价位的机器不错。”
 
“设备解决了那原材料不花钱吗?再说咱们也没有工人呀!”
 
“我的先生往日你那么聪明,今天怎么犯傻了?你可以先和咱们金鸡市的“巨宁”服饰厂联合吗?让他们购原材料,顺便把隔离服的材料也购上,我估计咱们周边的医院、警界、机关单位等社会各行业都需求量大着哩。”
 
“哈哈,老婆你太厉害我听你的,吃完饭就去洽谈。”说着把青青剥好的虾连米饭快速扒进了口中。晚上建军向青青汇报谈妥了,机票都定了明天一大早就出发。并且敲定买回来后就在“巨宁”服饰厂生产,于是便出现了本文开头那一幕。
 
夜已经深了,青青还辗转反侧着,建军迷迷糊糊的说:“快睡,别多想啦,工人的事明天再说吧。”青青扭亮床头灯,扳着建军的脖子说:“你先别睡听听我的想法可行吗?”建军坐起来揉着眼睛说:“快说,我已困得不行啦!”
 
“我知道“龙腾”路社区有好几个开缝补、制衣店的个体户,让她们来“巨宁”赶制口罩和隔离服怎么样?她们基本上家都在市上,没有外出的风险,还是熟练工,你看如何?”建军左手按灭电灯,右手一把搂过妻子说:“妙,老婆,快睡吧!”说着拥抱着妻子钻进了被窝。
 
没过两天他们出成果了,生产的各类口罩和隔离服送相关部门检验,全部合格批准生产。在金鸡市第三批,第四批驰援武汉的医护人员所带的物资中,就有他们及时生产出来的产品,而且还是无偿捐献的。
 
晚上青青调侃丈夫说:“看不出来你的姿态还蛮高的吗!”
 
“那当然了,谁让我老婆年年是区上的优秀共产党员哩?你老汉我也不能落后。”青青故意逗他:“别高兴的太早,明天给敬老院捐五箱怎么样?还有斗鸡那一片下岗工人挺多的,还有……”
 
“老婆大人你高抬贵手饶了我吧!”建军扮着哭丧脸,躬着手说:“咱们家的房贷还没有还清,我们请的工人要付高薪的,生产费用一大摊呢。”看到建军的告饶是故意装出来的,青青乐了,笑着说:“别装了,我还不了解你。你若没有这种社会责任心的话咱们家早就富得流油啦!其实我早就知道你偷偷的资助着十个贵州的贫困大学生,只是不想说穿而已。”
 
“嘘,小声点!”建军把食指竖在嘴唇上说。
 
“不用嘘了爸爸,其实你那点事我早就知道喽,否则你一个月才给我1千块钱生活费,我早就抗议啦!你想想在北京消费那么高,我一个女娃娃对漂亮衣服是抵挡不住诱惑的,关键是我现在抵挡住了,我挺乖的吧。”说着她走过来挤在爸爸妈妈的中间,一会挠挠爸爸的脖子,一会给妈妈编头发……
 
外面天上的星星躲到云层里面去了,但丝毫没有影响到这一家人温馨融洽的天伦之乐。
粉波网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abcminc.com/493.html

作者: 粉波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