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宅男福利

ATID-412:岬奈奈美结婚之前发生的故事

大家好啊,我是波波,我们又见面了。今天波波给大家请来了岬奈奈美老师,现在得IP社波波就喜欢两位女艺人那就是岬本…

大家好啊,我是波波,我们又见面了。今天波波给大家请来了岬奈奈美老师,现在得IP社波波就喜欢两位女艺人那就是岬本奈奈和枫可怜,但是今天跟大家聊得不是她们IP社时候拍得作品,ip社的那个主线不是很清晰,整体不是很明朗,剖一下真得是没有什么可以叙述得,所以说还是今天好好得给大家来普及一下她在Attackers上的课程ATID-412,她是一位非常朴素得夫人,已经是跟丈夫结婚好几年了。自从结婚之后呢她也没有时间打理自己了,变得非常得普通,好像是有点菜市场大妈得感觉了,其实在毕业之后她谈过一个男朋友,就是她现在得老公,他们现在过得生活就跟一瓶水一样,平淡无味,其实在她们结婚之前还是发生过很多得事情得。





岬本奈奈得养母却不管不顾,嚷嚷道,“让她留在身边有什么不好?互相都有个照应,这叫肥水不流外人田。”
 “为她好,也不能这么干。外人会怎么看我们?真把她当我们家童养媳了?”养父丝毫没有让步的意思。
 一直以来,岬本奈奈都以为是因为手有残疾才导致没有媒人上门提亲,到今天才知道原来是养母在其中作梗。
 手疾是小薇心中永远的痛。她曾问养父母导致她手疾的原因,可是他们在这件事上口径出奇的一致,说那是娘胎里就有的。他们越是讳莫如深,她就越好奇,越不相信,就越想打听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是个有心眼的孩子,表面上装着对这件事若无其事,私下却暗暗打听。她跑到村卫生室,问大夫她的手伤是怎么造成的?大夫告诉她,只可能是烧伤或者烫伤。
 从那以后,每当养母因为她做错事,责骂她的时候,就会在头脑里想着这样一个场景:养母因为讨厌她,恶毒地把她的小手摁进滚烫的开水里。
 这样想的次数多了,内心里就真的相信自己的手疾一定和养母有关。
 整个少年时期,多愁善感的她把自己想象成灰姑娘,而养母就是那个狠心肠的继母。她希望快点长大,有个白马王子来拯救她,带她脱离苦海。
 可如今这样的希望也要落空,岬本奈奈心里对养母充满了怨恨。
 不久,家里出了一件大事,养父为救学生被学校的围墙砸成重伤,抬到医院不久就咽了气。学校为表彰他,答应让他的一个子女来学校顶替他。
 她想这么好的事肯定落不到自己头上。可是没想到,学校却通知让她接替养父上班。
她很上进,没几年,不但通过考试入了学校正式编制,而且找到了志同道合的爱人,有了可爱的宝宝。
 童话故事果然没有骗人,灰姑娘终于找到自己的白马王子,从此过上幸福的生活。
 每年清明,岬本奈奈都会到养父的坟前,给他烧堆纸钱,希望他在另一个世界有钱花,不会为没钱买零件修理他的那些宝贝发愁。她感激他,是他让她有了工作,有了爱人,有了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家。
 从前那个家,自从唯一让她牵挂的养父去世后,她便理直气壮的断绝和她们所有来往。
 现在的她很幸福,她要找到自己的亲生父母,孝敬他们。
 分离三十年后,终于带着爱人和孩子与他们相认。母亲抱着她痛哭流涕,诉说当初如何如何因为家里太穷,不得已才把她送人。
岬本奈奈原谅他们,毕竟自己是他们的亲生骨肉,不是不得已,谁会舍得不要自己的孩子呢!
时间慢慢流逝,小薇几乎快忘了那个从小长大的家。
 偶尔有一天碰到小妹,小妹对她说有空回家看看母亲吧!说她得了癌症,日子不多了。
 小薇想虽然自己不欠她什么,但毕竟母女一场,还是决定去看看她。
 来到自己曾经无数次想逃离的家,那个吵吵闹闹,充满烟火味的家,如今满是冷寂,只有土墙上弟弟妹妹们用烧焦的树枝写的“二哥是大坏蛋”“小妹是鼻涕虫”等等仍在记录着曾经属于小孩子的快乐。
 透过门缝看着床上躺着的养母,曾经那么壮硕能干的一个人,如今瘦的皮包骨头,棉被盖在身上,都害怕压垮了她。
刚想推门进去,就听小妹对着养母的耳朵问:“想不想你的大丫头呀?”
 床上的养母使劲点着头:“想,可她忙啊!她比你们有出息。”
 “当初你要是把顶替的名额给我们,我们也一样有出息。”小妹假装嗔怪地说。
 养母摇摇头,“你们几个都是好胳膊好腿的,到哪儿都能寻碗饭吃。她不行,手有残疾,干不了重活,你爸又不同意让她嫁给你哥哥,如果嫁去别人家会被欺负的。”停顿了一会,她又上气不接下气地说“有个工作总能养活自己。”
原本她以为当年自己能够顶替养父上班是养父的遗愿,却没想到原来是养母一力促成。
 第一次小薇对自己误解养母感到愧疚。
 屋里小妹又问养母:“那大姐的手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也是我们有缘分,本来我和你父亲同她父母说好抱养她家四丫头,可他们却送来手有烫伤的她。本想送回去,看她小小的、瘦瘦的,手因为没有及时医治已经开始溃烂发炎,我和你父亲就没忍心再送回去。”养母说。
 小妹忿忿不平地说:“她父母可以管她呀!”
 “她家那时兄弟姐妹多,饭都吃不饱,哪有闲钱来医治她啊!”养母心疼地说。
 “你们为什么不对大姐说清楚呢?”小妹问母亲。
 养母摇头,“对她说,她会觉得自己是被亲生父母遗弃的,该多难受啊!再说,所有父母如果不是实在万不得已,哪能忍心丢掉自己的孩子呢!”
 “光为别人考虑,你们为自己考虑过吗?”小妹背过身,擦着眼泪难过地说。
 “别怪你大姐,她跟着我们也没过上几天好日子,刚到咱家没两年,你和你哥哥们就相继出生,我和你父亲实在分不出身来照顾她,现在想想,她那时也不过才三四岁。”
“现在好不容易过上几天舒心日子,你们一定要答应我,不许去打扰她。”养母一口气说了这么多,好像把这辈子最后一点力气都用完了,累的再也说不出话来,只能使劲攥着小妹的手,直到看到小妹点头,她才松口气,把小妹的手放开。
岬本奈奈在外面听得目瞪口呆,脸色变的煞白。
 小妹走出来,对她说:“其实这些事,我们兄妹早就知道,本来准备烂在肚子里,永远也不告诉你。可是现在母亲快死了,我不忍心让她带着你的怨恨去见父亲,那样对她不公平。你如果还有一点良心,就当作什么也不知道,陪她最后一程吧!”
岬本奈奈感到自己很可笑。一直认为自己是童话里的灰姑娘,被坏继母迫害。其实自己才是寓言故事《农夫与蛇》里那条在雪地里冻僵,被好心的农夫揣在怀里救活,却反咬救命恩人的那条恩将仇报的毒蛇。
 她很想扑倒在养母面前,让她狠狠打一顿,打她这么多年对她的误解,打她对这个与她有养育之恩的家却如此忘恩负义、冷酷无情。
 可她始终迈不进去,隔着门,冲着养母深深地跪了下去。
这就是岬本奈奈结婚之前的故事

编号:ATID-412

粉波网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abcminc.com/503.html

作者: 粉波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