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宅男随笔

有你心不空

他发现她倒在血泊中时,已经晚上10点了。   她是被电动车撞晕的。当他开车路过这里发现她时,肇事者早…

他发现她倒在血泊中时,已经晚上10点了。

 

她是被电动车撞晕的。当他开车路过这里发现她时,肇事者早就跑了。

 

他把她送到医院时,因为疼痛过度,她紧紧地抓住了他的袖子,等到了医院他的一只袖子已经只剩半截了。

 

她不但脸血肉模糊,偏偏大姨妈又来了,下身鲜血淋淋。医生见状报了警。

 

他没想到自己被当成了罪犯,被派出所的人叫去接受审查。

 

“没错,就是我强暴了她,又怎么样?”

 

他被带到派出所,直到她从手术室出来为他作证,他才被放出来。

 

当他知道她是一个人在这个城市漂,就每天来看她,想办法逗她开心。照顾她的时候,他得到了一个男人作为强者的满足感,而她也越来越对他有依赖感。

 

“如果我毁容了,没人娶我怎么办?”她摸着脸上的绷带,担心地说。

 

“只要你愿意,一出院我们就结婚。”他向她发誓。

 

一个月后,她的脸去掉绷带。脸上并没有落下疤痕,他们走进了结婚殿堂。

 

新婚的热情渐渐消退,婚姻之痒来了。他的火爆脾气爆发了出来,加上生意上竞争越来越厉害,压力越来越大,心情经常不好,回家就发火。开始她还忍耐,渐渐地不再忍耐了,她开始摔盘子砸碗。

 

有一次,她气的离家出走,到宾馆开房过夜。宾馆服务员用异样的眼光看着她。进了房间,她发现没有关房门,走到门口关门。

 

“就是她,被人强奸了,不但不报警,而且还和强奸犯结了婚。”门外的一个保洁员小声对另一个保洁说。

 

“是啊!还装感情好,现在全露馅了吧。”另一个保洁员撇着嘴说。

 

“还不是仗着自己脸蛋漂亮去蹭车才被强奸,自作自受。”

 

她实在听不下去了,跑出去想与她们理论。她们看见她气冲冲地出来了,就躲开了。

 

她气的她把钥匙扔给了前台,跑办公室过了一夜。

 

上班时,同事看她怪怪的,扎堆议论她。她蹑手蹑脚地走到人群后面,听到大家正在议论自己。议论内容和宾馆保洁员说的差不多。

 

她听不下去了,冲了过去。大家看见她,表情尴尬地散开了。

 

晚上回到家里,他没有在家,很晚才醉醺醺的回来。看见她赌气的坐在沙发上,开始吵。

 

她也憋不住了,两个人一边争吵,一边砸东西。他一气之下,摔门走了。而她,蹲在地上,看着一地的狼藉,眼泪“叭叭”往下掉。

 

从那天起,他们两个几乎天天吵架砸东西。

 

无论他走到哪里,就觉得人们在背后指指点点。实在受不了了,他跑到酒吧去寻找解脱,喝的烂醉,就与酒吧女去宾馆开了房。正赶上公安局突击查房,他被拘留了。

 

那个酒吧女是个新人,还差一个月才14岁。他被公安局按照强奸罪判了3年刑。

 

这时,她发现自己怀孕了。她第一反应就是去做掉孩子,朋友同事都劝她做掉孩子,赶紧离婚,父母也多次打电话来劝她这么做。

 

探监时,她来到了劳改车间,透过玻璃窗,看到了正在机器前忙碌、身穿囚服的他。

 

他比以前瘦了,脸色蜡黄,但他的眼神却是镇定的。无意中,他抬头看到了窗外的她。虽然几经努力,还是有几颗晶莹从他眼眶下坳的眼中流了出来。他不忍多看,回身走开了。

 

不知道为什么,往事一下子都涌上了她心头:当年那个活泼善良的小伙子,在医院陪她度过了最艰难的时刻;婚后你恩我爱度过的幸福时光;为了生活得好一些,他起早贪黑的去跑生意;为了拿到订单,不顾死活的陪人喝酒……

 

她是这个世界上最了解他的人,今天的这一切,到底谁是真正的黑手?

 

她茫然的走在小区里,有人过来安慰她,她吼道:“滚,滚远一点!”

 

二年多过去了,他因为表现好,提前释放了。

 

在狱中,他给她写了几封信,反省了自己的错误,同时附上了一份已经签署好了的离婚书。

 

遗憾的是,他没有听到下文,估计她肯定同意了,不肯来见他。离婚书上写明了他放弃所有的家产,不过他不知道她已经怀孕了。

 

这两年她也没有来看过他,他知道她肯定恨死了自己,可他不怪她,毕竟自己有错在先。

 

他还是回到了以前的公寓,等待他的是晴天霹雳:她死了!

 

她去了一家黑诊所,想做掉孩子,结果大出血,死在了手术台上。

 

“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会这样?”他野狼般的嚎叫。

 

他离开了伤心地,来到C城。他重操旧业,继续承包建筑工程。哥们帮他介绍对象,被他一一拒绝了。

 

周末,他推掉了应酬,到江边散步。江水倒影出她的影子,身旁还有他和她孩子的影子。

 

不对,是真有孩子的倒影。他急忙回头,见一个4岁左右的小女孩站在身边。

 

小女孩呆呆地看着自己叫:“爸爸,妈妈说你是爸爸。”

 

他惊呆了,抬头看到不远处一个女人领着另外一个4岁左右、长得一模一样的小女孩站在那里看着自己。

 

是她!还有两个双胞胎的女儿。

 

他什么都明白了,抱起身边的小女孩,飞奔了过去,把女人紧紧的抱在了怀里。

 

她没有死。那个故事是说给家乡人听的。谣言可以杀人,她选择了和昨天彻底的告别。那个介绍她去探监的老同事,一直和他们两个都有联系,经常和她讲他最新的行踪。

 

粉波网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abcminc.com/513.html

作者: 粉波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