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宅男随笔

跳动的麦粒

芒种过去几天了,眼瞅着就要收割小麦。吴叔跛着那条瘸腿,一瘸一拐走到了自家田头。   他小心的挪着瘸腿…

芒种过去几天了,眼瞅着就要收割小麦。吴叔跛着那条瘸腿,一瘸一拐走到了自家田头。

 

他小心的挪着瘸腿坐在田垄上,望着长势喜人的成熟麦穗,想起了那年儿子回家探亲的情景。

 

儿子入伍前,特别的调皮有主意。那一年,儿子考上了高中,吴叔长舒了一口气。经过三年学习,儿子考上了一本大学,本来准备去上学。

 

有一天,儿子打电话说去验兵了,如果验上他就去。说心里话,儿子当兵,吴叔一开始说啥不同意,孩子妈去世的早,自己和孩子相依为命。他最大心愿是:儿子将来大学毕业找个好工作、结婚生子。

 

吴叔祈祷儿子千万别验上兵,但是怕啥来啥,儿子还是验上了兵,是消防兵。那一天,吴叔围着自家的田地转了好几圈,最后他把烟头扔在地下,用脚狠狠的碾了碾,“也罢,你不去我不去当兵,谁来保国?”吴叔为自己的狭隘自私惭愧,自己打了自己一个耳光。

 

儿子入伍三年 ,本来有一次探亲机会,都因为部队有任务,直到第三年麦收才回家。儿子回来帮着平整了田头的沟壑,让收割机来地里收割了小麦,儿子很轻松的扛起一袋麦子,倒在大路上早铺好的帆布上。

 

吴叔看着他用耙镂翻晒麦子,麦粒不住地在耙下翻滚。吴叔看到曾经娇嫩的儿子,脸被晒得黝黑,胳膊腿壮硕了许多,但是却觉得莫名心疼。

 

他心想部队真是个大熔炉,自家儿子要是退伍回来,干什么活计一定是把好手!他庆幸让儿子当兵,看到儿子利索的搬动百十斤麦子,一点不觉得累的样子,他略显苍桑的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儿子长大了,是在部队里锻炼的。

 

吴叔的脸如刀刻般苍老,阳光仿佛也照不到他脸上的沟壑,白发随风在他头上乱摆。刚过了年,镇政府来人说儿子立功了,接他去部队看看。

 

走时他心里惴惴不安,生怕儿子出什么事,儿子曾来电话,说部队附近的山林失火,他们消防队去救火,可能有段时间联系不上。

 

到了部队他才知道,儿子立了功。他看到换上新军服的儿子,只是脸被火烧的焦黑看不清,他一度不相信是儿子,但是DNA鉴定是不会错的。

 

他不相信唯一的儿子就这么走了,一瞬间,他的发白了,脸也老了。自他回家,整天恍惚,骑着三轮翻了车,砸断了腿,经过治疗,腿还是瘸了。

 

他正陷入沉思,忽然身后有人叫他,“吴叔,今天大伙来平整地沟,明天收割机就来割麦,你尽管在家歇着,甭操心麦收的事,有大伙帮忙,保证颗粒归仓。”吴叔听到这里,心里一热,强忍着眼泪,没流下来。

 

麦子割了,摊在场院里晾晒。大伙给他拿了马扎,让他坐在阴凉处。他看到几个人拿着耙镂翻晒自家麦子,麦子在阳光下翻滚,那在阳光下跳动的麦粒,颗粒饱满,金光灿灿。眼泪不知不觉从他脸上滚落下来 ,儿子长眠在地下也放心了。

粉波网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abcminc.com/517.html

作者: 粉波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