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宅男随笔

鲸海

我习惯唤它阿蓝。 在斯里兰卡生活的那五年时间里,大海成了我最向往的天地,阿蓝成了我最亲密的伙伴。 每每想起它,…

我习惯唤它阿蓝。

在斯里兰卡生活的那五年时间里,大海成了我最向往的天地,阿蓝成了我最亲密的伙伴。

每每想起它,我才觉得不虚此行。

20年前我不顾父母的反对,受动物保护组织的号召,来到斯里兰卡担任海龟保护志愿者。语言上的不通让我在斯里兰卡的生活屡屡碰壁,所幸,这里的大海湛蓝且深邃,这里的海风温和且舒服,那可以让我暂时忘记一切的烦恼,也是在那里我第一次看见了阿蓝。

阿蓝煽动起自己的尾巴,尾巴落下之处泛起大大的水花,全身都呈现着鼠灰色,背脊上带着一条扎眼的疤痕。我站在岸边,远远地欣赏它带给我的视觉盛宴。

阿蓝不是我见过的第一条鲸鱼。

当年下海浪潮一经风起,千千万万的如我一样的背包客开始扔下背包,踏上征服海洋的道路。

当时我是一行人里年龄最小且最没有什么主见的人,于是在身边的朋友不断走上下海探险的道路时,我也跟着大流,坐上了船。

为什么说我不是第一次见过鲸鱼?

因为第一次,远比我想象的更加不堪回首。

自1962年世界国家公园大会提出了海洋保护区的概念时,人们对于海洋环境的保护以及对海洋动物的呵护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峰。并不是大部分地区都如日本太地町一样把猎杀海豚当成传统,但也不是大部分地区都生存着与利益背道而驰的大慈大悲的活菩萨。

1996年是我在海上漂泊的第二个年头。当时在海域交界处,常常有来往的大型商业货物船只,这些船只主要作用是联系各国的贸易,其中不乏有黑色贸易往来的船只,正常人大多是对它们避之不及的。第一次看见鲸鱼的画面非常触目惊心,那是一只打眼看去就知道是刚刚成年的蓝鲸,在它即将跃出水面的那一刻,它的左鳍狠狠的撞上了过路的一艘大型船只,虽然在我们看来,蓝鲸的体型庞大,但面对过往行驶速度较快的大型船只来说,它们远比我们想象的要脆弱的多得多。

结局也许可想而知。

当商船慢慢驶向远方,所有人都当一切没有发生时,那条成年蓝鲸的左鳍被撞破一长条口子,我们在离它不远的地方眼看着鲜血霎时染红了那片海,归来的深潜员回来告诉我们说,它伤的很重,也许当血流尽了,它将落到最深的海底,养育更多的生命。

人们常常说,世界上有很多比他们更强大的生物,因此它们敬畏自然,老实本分的存在于这个地球之上,不曾想,其实它们人人都在说谎。

那次事件之后,我离开了整个海洋探险的队伍,置身于海洋保护的队伍中去。

也是在千禧那一年,我收到的斯里兰卡海洋保护协会的邀请,不顾一切踏上了远离家乡的道路。

这也是为什么我后来有幸遇到了阿蓝。

阿蓝是幸运的,在它意外受伤时,它遇到了善良的人群将它救起。

我是幸运的,有生之年,投身海洋,遇见它,不枉此生。

粉波网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abcminc.com/530.html

作者: 粉波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