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宅男随笔

一帘清梦

那一天,我趁着族长不注意时偷偷溜了出去,遇上了他。 我本在海中畅游着,发现不远处有一个不明物体在漂浮着。我好奇…

那一天,我趁着族长不注意时偷偷溜了出去,遇上了他。

我本在海中畅游着,发现不远处有一个不明物体在漂浮着。我好奇的游了过去,发现是一个人类,我查看他的呼吸及其微弱,赶紧带着他游向海滩处。将他安全送到目的地正准备离开时,他握住了我的手。我从来没有被人握住手,顿时羞红了脸颊,忘记挣扎。

“咳咳咳”他吐出肺中的水后慢慢醒来,他看见了我的模样。我当时很害怕,因为族长曾告诫过我们不要让人类发现我们,他们会杀了我们。我努力地想挣脱他的手,却怎么也挣脱不了。“你放开我!”我只好怒声说道。

他静静地看着我,却没有放开。“是你救了我吗?你可真美,美得像仙子一样。”

我听到这话,脸颊发热,挣扎的力气也渐渐小了。“恩,是我救了你,不过你可不可以先放开我的手。”他听到后,赶紧放开。我揉了揉被他使劲握住后红肿的手腕。

“抱歉,弄痛了你。”他一脸歉意的看着我。

“没事。既然你醒了那我就走了,别对其他人说是我救了你。”正准备离去时他叫住了我“我们以后还能再见吗?”我没有回答他,一头扎进海里准备回到我们的领地。

可是就在不久后我们又见面了。继上次偷溜出去没被发现,我又悄悄地离开领地出去玩。

我在海滩附近探出海面,发现没人这才靠在一块礁石上晒着太阳。

“原来你在这。我可算等到你了。”听到声音我吓了一跳连忙潜回海里。他一看我进了海里赶紧喊道“是我啊,你上次救得那个人。”我听到后慢慢的漏出头看着他“你找我做什么?”

“自从上次一别,我每天都在想你,就连做梦的都是你。我可能喜欢上了你,所以我每天都在这等你,想着总有一天我会等到你,没想到今天让我等到了你。我好开心。”他激动地对我说道。

她讲到这停顿了下,擦了下眼角的泪,虽然它很快就变成了珍珠。

从来没经历过情爱的我哪是他的对手,很快就沉陷在他编制的情网中,无法自拔,我每日都会偷溜出去见他。直到有一日他问我你们的领地在哪,他想远远看一看我生活的地方。我犹豫着该不该告诉他,毕竟族长一再警告我们不可随意将领地的方位说出去。

但看见他失望的眼神,我也不再管什么警告,告诉他我们领地在不远处的一座小岛上,但平时都在海里活动。没有人带着是不会找到那座小岛。不过三日后是我的成年礼,族人们都会在小岛上为我祈福。

在我告诉他后,他低下了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过了一会才问我可不可以那天带他去参加我的成年礼。我想如果不被族人发现悄悄地带他进去应该没问题。

“好,那天你来此处等我,我带你去。”我看见他笑了,期待他参加成年礼的我却没有发现他的眼里并无笑意。

三日后我按约定带他去,因为他是人类,只好让他趴在我的背上带他游过去。一路上我都在跟他说我们的领地是多么漂亮,没发现身后不远处跟着一艘船。

到了小岛后,我将他藏在一块石头后告诫他万不可出现在族人面前,它们对人类深恶痛绝,会杀了你。他听话的躲在石头后。

我按时辰来到小岛中心,正准备接受族长对我的祝福,一滴血打在了我的脸上,我眼睁睁的看着族长倒在我的面前,嘴里不断咳出血。“族长!”听到族人的呼喊我才回过神来,低头看着不断沉下去的族长连忙游过去,拖着族长的身体轻轻地放在小岛上,抱着尸体哭喊着“族长!你醒醒啊!”。

“乔儿。”听到熟悉的声音我抬起了头,看见李瀚站在岛上,身后跟着一批穿着铠甲的人。他们肆意杀害着我的族人,并将我族至宝龙绡装上他们的船。我质问李瀚为什么这么做,我们不是互相喜欢吗?他蹲下身子抬起我的下巴“乔儿,你太傻了,我怎么会喜欢一条鱼,我早已与丞相府的嫡女叶云定下婚约,我与你谈情说爱不过是因为云儿想要你们的龙绡做婚服。我才虚与委蛇于你。”

我听到这眼泪停了下来,只是怔怔的看着眼前这个我熟悉却又陌生的李瀚。族人们的嘶喊声在岛上回荡着。我恨恨的看向李瀚“你这个小人,你不得好死!”我想起身咬他却被他的手下按住。

“既然你我谈过一场情爱,那我也就不杀你了,带下去找人送给李大人,他一定会喜欢我送的这个礼物的。”

“李瀚!你不得好死!就算我做鬼了我也不会放过你!”然后我就被那些人带走,也就是我们目前的这艘船上。

静静地听完这些话,我看着这个可怜的女子。“那你的头发是怎么回事?”

她拿起一缕头发“你说这个啊…这是我们鲛人伤情至深时,头发便会慢慢变成白色。”

这时,船舱门被打开,来了一伙人将我们带了出去。我回头看向笼子里的她,她在讲完故事后就地下了头,不再言语。

走出舱门,刺眼的阳光让我眯上眼睛,适应后才完全睁开眼睛。在此期间我早已经用密语告知师兄弟来此救我。

在去往李大人的路上我被赶来的师兄的救了出来,同样的还有同行的孩子们。但是那条鲛人我却不知道在何处。后来得知,那晚她咬死了李大人,然后自我了断了性命。而李瀚此人在娶了丞相女儿后,官场生活各种不顺,不知道是不是乔儿这条鲛人对李涵的诅咒,后来李瀚因贪污之罪被秋后问斩。

回到山上,我被师傅责罚面壁思过三个月。经过此行我不知道世上是否还有鲛人一族,但相比人们害怕传闻里中凶残的鲛人,人心往往却更为可怕。

粉波网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abcminc.com/534.html

作者: 粉波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