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宅男随笔

原谅我没有认出你们

原谅我没有认出你们 网上放了一张十分陌生的植物照片,让网友猜猜是哪种植物。 我知道自己孤陋寡闻、见少识浅,连蒙…

原谅我没有认出你们

网上放了一张十分陌生的植物照片,让网友猜猜是哪种植物。

我知道自己孤陋寡闻、见少识浅,连蒙的资格都不具备,就直接翻到后边找答案。看到答案的一刹那,我简直惊呆了。

这竟然是番茄秧!

这是我多么熟悉的植物啊。每年,我家的院子里都有属于它们的一块地方,多汁、口感酸甜、绿色无公害的西红柿就从这些秧苗中源源不断地摘下来,成了漫长的夏季我家餐桌上最常见的蔬菜。而我,竟认不出照片中的它们了!

自此,我才发现我身上存在的一个问题:我一直就很难把实物和照片对应起来。

于是,有些本该非常熟悉的植物,若出现在书本上或屏幕中,我就凌乱了。

和几个朋友去郊外。

我们的根都在农村。

其实离城没多远,没想到和自然竟如此接近,简直就是走进了自然的怀抱,见到了许多或熟悉或陌生的植物。

菜地里发现了一畦熟悉的植物。朋友甲问是什么,我和朋友乙斩钉截铁地说是茄子,我还顺便挖苦了朋友甲忘本,竟然也四体不勤五谷不分起来。朋友甲默默无语,估计正在心里为自己的忘本反省。

可是,接着过来的朋友都说那是洋芋,朋友甲终于反应过来了,说他就觉得是洋芋,因为我和朋友乙都很肯定地说是茄子,他以为自己错了。朋友甲真冤啊,可谁叫他不敢坚持呢?可见心里还是似是而非的。

我回头又观察了一下地里的秧苗。说实话,我还是没搞清楚,我觉得这两种秧苗长得太像了。

我不会退化到连实物也区分不清的地步吧?

漫步在田间地头,依稀仿佛好像又回到了儿时的乡间,原来我们有那么多共同的记忆。

喇叭花是乡间最常见的,也叫牵牛花。这种自生自灭的花儿虽然单薄,但颜色娇艳,虽不及玫瑰名贵,更比不上牡丹雍容,却也自有一种乡野的单纯和烂漫,我们叫它打碗花。不知从哪朝哪代传了下来,说是摘下这种花儿,吃饭的时候就会打破饭碗。小时候我们很是相信这种说法,看到打碗花,心里虽痒痒的,却极力克制蠢蠢欲动的双手,只能站着看,没有勇气摘下来欣赏。

也许,大人之所以这么说,只是为了让我们爱惜花儿?

后来从书里知道,土气的打碗花还有朝颜、朝荣的美称,也有人说夕颜也是打碗花的别名。如果没有注解,打死我也猜不到土里土气的打碗花还有这么些文艺范儿的名字。这很像乡里的二丫、毛妞进了城里的写字间,换了个rose、 Angelia这类高大上的名字。单看rose、 Angelia,我是无论如何也猜不到她们就是我熟悉的二丫和毛妞啊。

知道了朝颜、朝荣和夕颜这些名号,我想从我的脑海中擦掉打碗花寄身的藤蔓那更土气更俗气的名字,请允许我最后一次叫它们——母猪蔓。

那些蔓扯扯、拉架架、咪咪毫、雀儿蛋……你们的学名到底叫什么呢?原谅我一直稀里糊涂,几十年了还是只知道你土里土气的乳名,甚至,我只知道你乳名的发音,写下来的这些词儿还有可能跟你的乳名也相差千里万里啊。我知道你一定还有至少一个正儿八经的学名,被写在书里,也许我还曾经很多次看到过,只是我不知道这些陌生的称谓就是我曾经熟悉的你们啊。

这种遗憾可能没有办法弥补了。

粉波网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abcminc.com/54.html

作者: 粉波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