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宅男随笔

长      裙

太阳回去了,马路变得清凉了好些。 停留在广州洛溪大桥的旁边,一个女人一直在看我,不知为什么。 “你这件长裙很好…

太阳回去了,马路变得清凉了好些。

停留在广州洛溪大桥的旁边,一个女人一直在看我,不知为什么。

“你这件长裙很好看!”女人突然扔过来一句话,哦,原来是看上我的长裙了。

我低头看了一下自己穿的长裙,给了她一个微笑。这黑色长裙是在珠海拱北步行街买的,裙边点缀了少许图案,腰间两条长带可松可紧,穿在身上,摇曳的长裙既有民族韵味又有旗袍的风情。

女人守着几部公用电话,说话轻声细语的,觉得是个有修养的人,便走近她,再说彼此都欣赏裙子的妩媚,有共同话题也就聊了起来。

“对面那家ktv原来是我和未婚夫开的。”女人指给我看,然后叹了口气说:“现在沦落为靠几部公用电话过生计了。”

“为什么?”我掩饰不住心中的惊奇。

“他吸毒了!现在什么都没有了,说不定哪天我也消失。”女人的语气满含忧伤。

吸毒!听到这两个字我摆弄了一下裙边想马上离开。

“你别害怕,我没吸毒,以后就不一定了。我的未婚夫是个好男人,因为交友不慎弄成了现在这个样子,我只能用特别的方式来拯救他了。”女人轻轻地叹息了一下幽幽地说。

“他喜欢看我穿摇曳飘逸的长裙!就是你穿的这种!”女人的唇角漾起柔情的笑,昏黄的街灯刹那间明亮了少许。

晚风徐徐,路边的木棉树坠下了几片轻云。我和女人的目光同时落在那几片轻云上,沉默了几秒,不约而同地说了句:“一叶知秋了。”我和女人相视而笑。

一辆车靠在了马路边,朋友来接我回珠海。

车在启动的那一刻,女人跑了过来。我摇下车窗,她递给我一张名片和买长裙的钱,女人的眼神让我无法拒绝!

我在原来那家店帮她买了件一模一样的长裙,约了时间和地点,将裙子和剩余的钱交给了她珠海湾仔的朋友。

“哪有心情打扮呀!”她的朋友摇了摇头。

“她长得那么漂亮,这件长裙适合她高挑的身材。”我似是替她又似是替这件长裙惋惜。

女人之后偶尔会发短信给我,说说天气之余也浅浅告诉我她的一些情况,而我每次都会关心地提示她:要善待生命,好好生活。

之后的之后没了联系。我做了加拿大“茹梦”系列产品的广东代理商,忙得一塌糊涂。

叮咚!手机轻轻响了一下,是山的信息,山说广州那家卷了所有商家货品逃跑的超市有线索了。

山是我在拱北上岛咖啡店认识的,他长得很高大,四四方方的国字脸透着沧桑,山像颗成熟的果实。

山总是在我最需要帮助的时候出现。

往深圳东门一家酒店送货的时候,车在珠海唐家湾坏了,滂沱大雨中,山来了,一箱箱‘“茹梦”被搬到了他的车上,他被雨淋得落汤鸡似的。

山从不刻意说煽情的话。他告诉我,他与珠海湾仔的朋友合伙开了家室内装修公司。山似乎不愿意提他的过去,只说以前在广州,家也是。对于我,山像迷一般。有那么几次,山像是要对我说些什么,我静静地看着山,感觉他离我的距离越来越近,可是,山的眼睛里飘起了一层雾,之后便低头搅拌起杯里的咖啡。

我与山的关系不能前进又舍不得后退。

上个礼拜天,一家有规模的超市开业前一夜之间凭空消失,坐在乱哄哄的仓库里,我的大脑一片空白,这是铺货丢得最多的一次,若追不回来会影响资金链。

“山,怎么办?”我无助的打电话给他。

“你别走,我去找你。”他在电话里回我。

偌大的仓库里,走了一拨又来了一拨愤怒的供应商。天不知什么时候黑下来了,只见窗外升起一轮明月,仓库里剩我一个人,山没有来。

“嘣”一声!我吓得转过了身子,门被一阵风带上了。

远处传来急促的脚步声,“嘎吱”门给推开了。

山高大的身影投在仓库的墙上,他大步冲了进来,我的鼻头一阵发酸,冲上前抱紧了他,眼泪哗哗的流。

“塞车了,对不起!”山举在半空的两只手犹豫了片刻最终还是没落下来。

月亮突然给一层黑云遮住了,我松开抱着山的手,心隐隐作痛。

“别担心,我来想办法。”山说。

我和山一路沉默。“山和水两两不相交,何必呢?”我关车门的时候幽怨地给山扔了一句话。

叮咚!山来信息说,半个小时后到我办公室对面的海边等我。

山风尘仆仆的,像是刚从远方归来。

海边,浪花儿轻拍海岸,树枝摇曳,一片橡树叶子缓缓地飘落在了山的自来卷发上,山静静地看我,山的眸子里亮起一盏灯,那盏灯让我觉得心痛。

“洛溪大桥的长裙!”山递给我一个袋子,山磁性的声音划破了黄昏。

“你是,你是她的未婚夫!”我的声音被海风吹得东倒西歪。

“她走两年了!”山高大的身子颤抖了一下,声音带着哽咽。

“她和我说过,要用自己的方式拯救你!”

“我错了,我一辈子都无法弥补!她要求我必须有健康状态的时候才把裙子交给你,很抱歉!我,我……”山的眸里噙着泪。

“为什么会是你?为什么啊?!”我大声质问。

那个精致的袋子,里面是那女人托我买的长裙,标签还没剪开,裙里夹着一封信:

“妹妹安好!我不得不走了!我爱他,唯有此种方式才能让他彻底醒悟。因为利益冲突,我们中了朋友的圈套。我希望他能回到从前,他曾经那么优秀。我亦希望妹妹能与他成为朋友,我一眼就喜欢上你了,那件长裙只是想认识你的借口而已……”

又一阵海风掠过,眼眸的泪往左往右都没隐藏住。

“我是自己去强制戒毒的,我不能辜负她!也不能辜负你!”山认真地看着我坚定地说。

黄昏里,夕阳透过云层,给西边天一抹血红。泪眼婆娑中,我似看见一个穿着摇曳长裙的女人从海里向我走过来……

粉波网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abcminc.com/568.html

作者: 粉波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