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宅男随笔

医闹未遂

半夜一点,干瘪的小老头把小老太拖进了急诊室。 小老太一看就病得不轻,脸色如灰白的墙皮。然而她仍哑着嗓子叫:“你…

半夜一点,干瘪的小老头把小老太拖进了急诊室。

小老太一看就病得不轻,脸色如灰白的墙皮。然而她仍哑着嗓子叫:“你个死老头子!我没病!糟践钱!死老头子!”

小老头默默无言,费劲地把她拽上诊疗床,掏出一条皱巴巴的格子手帕擦了擦脸。

急诊的大夫没费什么事便诊断出了小老太的病情——肠穿孔。

急需手术。

大夫让小老头速去交费。

小老头掏出口袋里的钱数了一遍,包括1元2元的零钱。

一共有2359元,手术押金最少要5000元。

大夫问他:“明天能把费用缴上吗?”

他讨主意似地看了看床上躺着的小老太。小老太急了,挣扎着要起来:“我要回家!我没病!”

小老头上前箍住小老太乱挥的双臂,自己拿了主意——能!

小老太又吵嚷了几句,休克了。

大夫一看情况紧急,上报领导,启动了先救人后收费的绿色通道。

手术做了好几个小时。

出了手术室,大夫对小老头说,幸亏手术及时,再晚些,命就没了。

不过……大夫叹口气,病人肠子生了瘤,所以才会肠穿孔,只怕……

小老头愣住了,这是得了绝症了?大夫默认。他又愣了一会儿问,还有救不?大夫说,来得太晚了。

小老头听了,拉住大夫的手便要下跪。

大夫下死劲拦住了。

老头混浊的眼睛里噙着泪光,救救她。

大夫安抚老头,我们尽力,不过病人病情很严重,要有思想准备。

小老头在走廊里靠墙蹲了半天才缓过来。

等小老太从麻醉中清醒了,小老头跟她讨存折要去取钱,小老太哭了:“咋还真病了呢?这得花多少钱呀?”

小老头坐在病床前不说话,脸上各处的肌肉,向以鼻翼为中心的方向集中。

“咋了?我这病不中了?”小老太突然不哭了,他俩在一起过了五十年,她跟他肚里的虫一样了解他。

小老头仍不说话,起身佝偻着背出去找大夫。

见了大夫,他问:“我家老婆子还能活多长时间?”

大夫推了好几次眼镜才说:“大概一两个月,但也说不准,早做准备吧。”

小老头回了病房再次问存折在哪儿,小老太不理他,直嚷嚷着要出院。

她这是逼他说实话呢,小老头也了解她。

他一辈子一回也没拗过她去,这回也拗不过。

坚持了没半天,他把大夫说的话告诉了小老太。

临病床的病人和家属在旁边听着,都用诧异眼神看他——这不是给病人贴催命符吗?

可家里这几十年大小事都是小老太拿主意,瞒着她,家里的事,他跟谁去讨主意呢?

小老太听了啥也没说,过了一会儿又哭着说:“死老头子,都怨你,非要来医院,这钱都白花了。”

她正数落着老头,护士进来给了一张缴费通知。

老两口一夜无眠。

第二天早晨,老头终于得了首肯去交费。

他一来一去也就个把小时,回来病房里已乱作一团。

枯槁的小老太躺在病床上跟一大堆大夫护士对峙,一对被皱纹团团包围的小眼睛泪眼婆娑。

没血色的双唇间吐出的话铿锵有力:“你们管子没放好!掉了!我死了你们得负责!”

小老头手足无措地在人圈外,听见这句话吓坏了,分开人墙近前来。

“死老头子都怨你!非要来医院送我的命!”

小老太看见他,声音大了一些。

小老太就这样跟医院的护士大夫领导僵持了两天两夜,不准任何人上前检查。

主治大夫急得火上房,不得以在小老太输液的药里下了镇定剂。

小老头没有小老太本事大,眼睁睁看着一群人围住了小老太。检查完毕,大夫冷笑了一声——原来是想讹人呀!

跟领导一汇报,又来了一群人直接把小老太推进了手术室。

手术室的灯一会儿就灭了,大夫一出来,就把手机屏幕点开,举到小老头脸前头。

胆子太大了,引流管都敢剪断?亏我怕引流管掉,内皮还缝了两针!要不你们直接拽出来扔了,真会死人的!

小老头的手抖起来,又在走廊里靠墙蹲了半天。

小老太醒来,对小老头喃喃地说:“护士让看好那管子,说掉了会死人,我这两天咋就没死了呢?”

小老头不发一言。

没几天,小老太就出院回家了。

躺在自家老旧的木床上,她始终耿耿于怀,为啥引流管断了两天她还活着?

如今,她死在自家床上毫无价值。

弥留之际,她还在喃喃自语:“两天咋我也没死呢?”

小老头坐在床边垂泪。

他们瘫痪在床三十年唯一的儿子,躺在外间屋小床上,听着母亲的含糊不清的话,无声地流着泪……

粉波网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abcminc.com/570.html

作者: 粉波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