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宅男随笔

太阳下的中药

陈勇上午开完会就径直来到父亲的小院。已是初夏,早起有些微凉,一到上午,往太阳地里一站,陈勇就忍不住地脱了外套。…

陈勇上午开完会就径直来到父亲的小院。已是初夏,早起有些微凉,一到上午,往太阳地里一站,陈勇就忍不住地脱了外套。

此时父亲正弯着腰在给采回来的艾草翻边,好使底下那一面露出来晒太阳。除了艾草,院子里还晒着其他一些常见的如雏菊,蒲公英,苍耳,龙葵等等十几种从山上采摘回来的野中药,或铺在水泥地上,或摊在大斗腔里。

陈勇并没有像以前那样帮着翻晒,而是在门前的藤椅上坐了下来,脸色有些凝重。父亲瞟了他一眼,心里想着莫非遇到什么难题了?但还是不露声色地问:“咋啦?”

陈勇在那张宽大的藤椅上狠狠地伸了伸双臂,接着站起来,双手背后,来回踱步。父亲就淡淡地翻着那些中药,静静地等着。

“爸,下个星期镇里就换届选举了,我听人说有人开始在活动,私下拉票,还开出了天价……”他顿了顿,咳嗽了几下,带着询问,用一种寻求帮助和支持的眼神看着父亲继续问:“爸,我不是想做官,我们村几十年来就窝在这山里,大家穷了一辈子,我就想帮着大家脱贫致富。我一毕业就回到家乡,好不容易做了书记,能好好地干一把,可是我这才有起色,要是换了人,不能按我的路线坚持下去,那我前几年岂不是前功尽弃?……你说,我是不是也应该做点准备?”

陈勇望着父亲,希望他能给出好的建议。但是父亲并没有急着回答,而是放下手里的活进了屋,陈勇有些不解,就又坐下来等着。

不一会儿,父亲出来了,手里拿着一把晒干的蒲公英递给陈勇说:“你闻闻?”

陈勇不解,接过来放到鼻子下,吸了口气,再缓缓吐出来。

“闻出什么了吗?”父亲笑着问。

陈勇摇了摇头,不知道父亲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接着父亲又走下台阶,抓起一把太阳下晒得干燥的蒲公英又递过去,陈勇接过来,这次他狠狠地用鼻子吸着,再吐出气了。

父亲笑眯眯地看着他说:“你手里两把蒲公英有啥区别吗?”

“这个好像更香,应该是太阳晒过的原因。”陈勇如实说。

“是的,另外那把是前几日阴天里的。这中药最是奇怪,见过光的,好好晒过太阳的,味道,口感,药效都是一流的好。你看那些用烘干机的,看起来是自动化,烘干了直接切片,但是远远没有见过光的好!”

父亲又指着院子里的那些在晒太阳的中药继续说:“我宁愿费事些,自己辛苦些也不用烘干机,大家说我固执,说现在有几个人还去管你是晒太阳还是烘干机,而且有几个人能分辨呢?可是,真正懂的人他心里有数,不然为什么每次收购商总是先找我呢?”

父亲缓缓地走下台阶,来到院子中间。正午的太阳金光闪闪地洒在父亲身上,照得他脸上棱角分明。父亲语重心长地对他说:“孩子,是选择站在太阳下还是在阴影里全凭个人自己选择啊。”

陈勇若有所思地站起来,拿起椅背上的外套走到父亲面前说:“爸,我懂了,谢谢您。我知道该怎么做了。”说完走出了小院,父亲望着他的背影笑了。

粉波网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abcminc.com/572.html

作者: 粉波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