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宅男随笔

遇-第六篇

许忻然和林倾许从双桂寺机场出来时已经是正午了,机场的人不多,时不时走过几个穿着皮夹克花长裙的顶着玛丽莲梦露同款…

许忻然和林倾许从双桂寺机场出来时已经是正午了,机场的人不多,时不时走过几个穿着皮夹克花长裙的顶着玛丽莲梦露同款发型的时髦妇人。

1991年的中国人民生活水平已经有所改善,各种高楼大厦在神州大地拔地而起,无数农民走出大山,到城市打拼。街边四处都是车夫拉着三轮车,黝黑的皮肤在太阳底下映得发亮,时不时有几颗汗珠掉落。街两边阴凉下坐着三三两两的居民,男的光着膀子、女的拿着摇扇、年纪小的在小摊排着队买着北冰洋、年纪老的拉一扯二地唠着家常。理发店门前坐着三四个穿着黑白裙子的洗头小妹,不断的在招揽着客人,马路上都是骑着二八来来往往赶去上工的工人,音像店里还放着Beyond的《光辉岁月》,黄家驹的声音依然那么清晰。空气中弥漫着街两旁香樟树樟脑的气味。

五月的天气,气温还在不断上升,许忻然看着眼前这个她可能这辈子都不曾想过的世界,耳边的歌声,仿佛好听的有点不太真实。她上学时就很喜欢听Beyond的歌,在身边的人都听着周杰伦、林俊杰的时候,她的耳机时常响起的是Beyond的《喜欢你》。而1991年的人想不到的是再过两年,这位红极一时的乐队主唱会永远成为31岁的样子。身边的林倾许到时高兴的很,身为一个殖民文化下长大的孩子,巷子里老大爷们闲来扯趣的话题到他那也成了愿闻其详的怪事奇谭。

许忻然并没有一味的沉浸在眼前的景象里,她和林倾许花了大部分的积蓄在路上,到了成都时,身上所剩已经不多了,等吃完饭、找到住下的地方, 真成了兜比脸还干净。许忻然曾想,从前的自己被迫安于现状,在梦想与现实面前,她总是那个为现实折腰的人。现在的她,不再是许忻然,不再是那个表面光鲜靓丽的女孩。现在,她是林瑾,一个在贫民窟长大的女孩。

许忻然从来没和人说过自己其实是一个天文爱好者。她习惯于周末坐在阳台上,晒着日光浴,啃着厚厚的天文杂志。甚至于大学时期还选修了天文课程。而且要不是为了观赏天文奇观,她也不会来到这个世界。因此,当她站在这片土地的那一刻,她发誓自己再也不要当那个令她讨厌的自己。她想爱一次这个世界。

为了早日摆脱窘迫的现状,许忻然在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里,和林倾许奔波于各大劳务市场,几天下来,手上都磨出了茧子,宛如琼瑶剧的苦情主角。林倾许因为还没成年,没有人敢冒着招童工的风险录用他。因此,生活的重担全都落在了19岁的“林瑾”身上。

每天按部就班的生活还在继续着,清晨的阳光从窗帘的罅隙中透过。窗外已经能听到卖早餐的吆喝声。刺眼的眼光促使许忻然慢慢睁开了眼睛,身上的疲惫好像一丝都没有递减,肚子还咕咕地叫着。来到成都已经半月有余了,许忻然渐渐适应了这里的生活,每每梦中还会出现那个女孩的身影。

林倾许一手拿着油条,一手拿着今早的报纸,不只是手上、嘴角处,就连衣襟前都留下一大片的油渍,俨然一个偷吃油灯芯的小老鼠。而另一边,许忻然废了九牛二虎之力催眠自己,终于拖着疲惫的身躯走下床,来到餐桌面前,徒手抓起一根油条吧唧着嘴,边吃还边看着早上的报纸。

“什么?!旧馆改造?!”许忻然猛得站起来,手里的油条差一点就要飞了出去。

“什么旧馆改造?”林倾许被她吓了一跳,嘴上的油条还剩下一大截。

“北京天文馆啊”

“阿瑾,你什么时候开始关注…”林倾许话还没说,餐桌边的许忻然却早已起身离开,走回卧室,啪的一声把门关了起来。

许忻然人算不如天算,偏偏忘记了北京天文馆在1991年提出过改造的日程,自己本来想着可以借由这次大好的机会一览过去天文馆的胜景,虽不一定有2018年天文馆的设施更好,但那就好比永远不复存在的壮丽圆明园,人们只能看到的是如今的断壁残垣。并不是说现如今的景象不堪入目,而是每个时代都有每个时代的文化,每个时代都有每个时代的记忆。这就是为什么参观了无数次北京天文馆的许忻然想去看看旧馆的原因。许忻然知道,自己不能在等了。

粉波网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abcminc.com/582.html

作者: 粉波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