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宅男随笔

杀猪

大寒小寒杀猪过年! 大寒已过,我们家养的那头大黑花也膘肥体壮了。腊月二十这天,大黑花把一盆撒着格外多些玉米面的…

大寒小寒杀猪过年!

大寒已过,我们家养的那头大黑花也膘肥体壮了。腊月二十这天,大黑花把一盆撒着格外多些玉米面的泔水咕咚咕咚地一口气喝完,然后摇摆着肥肥的屁股,撅着直立黑白相间的尾巴在圈(卷)里踱来踱去,逡巡流连。许是稀里哗啦的鞭炮声,让它知道自己大限已至,许是平常吝啬的主人近来慷慨大方了许多,让它明白距离极乐的日子不远了,或许圈里居住环境的明显改善,让它感觉自己也要快过年了!

是啊,大黑花,主人也舍不得啊!二百多天没黑没白的对你精心侍养,天不明就去村边田埂地头砍最嫩的青菜给你当早餐,全家一日三餐的泔水汤一滴都舍不得浪费掉,让你鼓着肚皮每天仨饱一个倒,每天晚上清理一遍圈里你鼓捣乱的那堆烂摊子,每周换一换新沙土,让你生活得尽量舒适一些,你也该知足了。

父亲进入到圈里,心里对大黑花一边说,一边用手指划拉着它毛茸茸的總,似是给它挠一挠,又似对它安抚安抚,因为专司屠宰的远房亲戚石头舅,今天一早就在我家后院置好了案板,母亲在灶间也已煮好了一大锅热水,窗台上那把明晃晃的气刀,冷冷的横在那里,父亲心里也是那么地忐忑,那么地不舍。但是,一年到头养到现在,一家老小过年的新衣服,孩子们新学期的新书本,尤其是来春的良种肥料都全依靠着它呢。

我也有我的不舍。大黑花的生长也凝结着我的心血。节假日里,我要替大人承担喂猪的任务。生产队为了积肥,统一在村南为村民修盖了猪舍,集中供养,但却造成了饲养的不方便。为了解决长途送食的劳顿,暑假里我制作了一辆双木轮小推车,把喂养猪的泔水饲料桶挂在推车上,要走近一公里的路才能到猪舍。每次把食料水桶送入圈中,大黑花都会摇摆着尾巴迅速地拱过来,随后会听到它呱唧呱唧吃食的声响。

不舍归不舍,毕竟养猪就是用来杀的,它原本就是为改善人们生活而生的。在大人们七手八脚用力将大黑花一起抬出猪圈,抬上案板时,大黑花奋力挣脱,且发出撕心裂肺的嗷嗷叫声。我实在不能忍视忍听,只瞅了一眼,立马转身走出家门。在门口大槐树旁刚刚立稳脚步,即听到大黑花发出“嗷”的一声叫声和呼哧呼哧喘气的声音。我心想,大黑花终于完成了它的使命。转了不一会儿,返回家时,正遇见弟弟手中,牵着被一根线系起被吹大了的大黑花的尿(碎)泡,像气球般随风飘飞着往门外跑,去找小伙伴们显摆一番……

粉波网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abcminc.com/595.html

作者: 粉波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